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神道 > 1034.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魔刀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1034.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魔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苍天没有打出十成拳力,苍拳已经被自己修炼到大圆满境界,要是打出十成拳力,恐怕,现在的青年就不是受点轻伤了。 ()

    苍天收回阴阳命盘,走向青年,青年像五行神山五行天尊的弟子。如果是敌人,虽然,现在败,以后,会对自己构成巨大的威胁。

    土行说过他的四位师弟,每一位主修一门系法,他是土系,火孤独是火系,说过四位师弟的样子,青年和土行说的样子差不多。

    青年站起,擦去嘴角的血:“苍天,果然,如我大师兄说的,力量强悍。”

    “哦。哪个大师兄?”苍天尽量平复心情。和青年交战,有些不平静,很少有人能影响自己的心情。

    “土行。”

    “你是?”苍天疑惑地问。

    “火孤独。”

    “你就是火孤独。真如你大师兄说的,面对比自己强的人,总会先出手,交战后再分是敌是友。”

    苍天想起和土行在一起的日子,不知道现在,在至尊界的土行怎么样了?

    “我找大师兄,没找到,遇到了你,也算有缘。”火孤独清澈的眼看着苍天说。

    黑暗魔界,死神弹着六弦琴,琴声悲伤,‘叮,’弦断,死神愣愣看着这根断了的弦,一片叶子落下,落在死神的手背,死神拿着叶子,忽然,甩了出去,打在对面的树上,树断了,几只鸟惊恐地叫着飞走。

    天黑了,死神望着天,黑色的眼眸充满杀气,‘苍天,我要杀了你。’

    “黑渊,你过来。”死神神识传音。

    此刻,黑渊正盘坐修炼,身体周围飘着黑色魔气,识海响起死神的声音,睁开双眼,起身,飘了出去,落在死神面前。

    “死神大人。”黑渊看着死神。

    “黑辰已死,想必你早就知道了,杀黑辰的是苍天,现在,苍天在至尊界参加青年至尊战,本来,我不想你去,既然,你快突破神皇境,苍天打不过你,你去吧。带着苍天的头见我。”

    “是。”黑渊双手抱拳。

    黑渊回到魔屋,触摸墙上的机关,墙壁转身,黑渊走了进去,里面很黑。黑渊点亮壁灯,盘坐中间,吸收浓郁的魔气。

    黑渊的眸子黑得透明,望着墙上的一盏壁灯,壁灯熄了。

    看着石椅,石椅碎了,能用眼神毁灭物体,杀人,这世上有几人能做到?打开抽屉,拿着黑色珠子,这黑色珠子黑得发亮,共有八颗,用魔绳串在一起,这黑色珠子叫魔珠,每一颗有毁天灭地的力量,黑魔珠放进储物手镯,黑渊背着魔刀出发了。

    夕阳西下,黑渊来到青州城,青州城繁华,走进客栈:“这位客官,您要开几间房?”

    黑渊伸出一根手指。

    戴着帽子的老板离开柜台:“客官,请跟我来。”老板上楼,黑渊跟在老板身后,踩着木梯,每踩一下,咯吱响,黑渊皱了皱眉,二楼,有很多房间,老板打开一间:“您看行吗?要是不行,还有别的。”

    黑渊看了一下,有窗,有花,白色被子折叠得整齐。

    “行。”黑渊走了进去。

    “客官,您要住几天?”

    “一天。”

    老板的眉毛皱了皱:“您先把帐付了吧。”

    “多少神石?”

    老板犹豫了一下说:“二十神石。”

    “外面的招牌上写着住一天,十神石。”

    老板尴尬的笑着说:“那是以前,现在物价上涨,我也没办法。”

    黑渊掏出二十神石给老板。

    老板接住:“下面有好吃的,只要十神石,客官想吃什么就可以吃什么。”

    黑渊望着窗户:“我要吃时会叫你。”

    “哎哎。”老板微微弯着腰出去关门。

    老板掂了掂神石的重量踩着木楼梯下去。

    进来两人,一男一女:“老板,有房吗?”男的问。

    “有、有、有。”老板眉开眼笑说。心想今天的生意怎么这么好?

    老板把神石放进抽屉,抽屉用大锁锁住:“看好了。”对旁边的青年说。

    青年点头。

    老板领着两人到二楼的走廊,打开靠着黑渊住的房间门:“两位客官是开一间?还是开两间?”女的脸红了。

    “开两间。”青年说。

    女的嗔怨地白了青年一眼,青年没看见。

    男的住在黑渊隔壁,女的住在青年隔壁。

    “你们住几天?”老板问男青年。

    “一天。”男青年说。

    老板的脸瞬间黑了。

    “只住一天不行?”男青年问。

    “行。四十神石。”老板舔舔嘴巴说。

    “外面的招牌上写着住一天十神石。”

    “那是以前的价格,现在物价上涨,住一天只给十神石我就亏了。”

    “我们路过这里,看见招牌上写着,住一天十神石,觉得划算才进来,现在你说二十神石,你宰客,我报道官府,官府不会放过你。”

    “哼,要住就住,不住就请离开。”

    “我们住。”

    老板下楼,踩空了,摔在地上,帽子滚在吃饭的客人脚边。客人放下筷子,弯腰捡起老板的帽子,抛给老板。

    许多客人朝这边看,知道老板在这么热的天,还带帽子的原因,真是苦了老板,要是不戴帽子,也许没多少人愿意来这吃饭。尽管饭菜色香味俱全可口,只要看见老板头顶的疤,保证没几个人能吃进饭菜。

    老板慌张的戴上帽子进柜台,坐在椅子上,又想起小时候家里着火了,自己的头被烧了,至今也不知道是谁放的火?爹娘在那场大火中丧生,烧得尸骨无存。

    有些伤不会随着时间走远,人老了,淡去和被遗忘,它一直呆在心的角落,偶尔如刀刺心,不进坟墓这伤不会愈合。

    黑渊用魔布擦魔刀,魔刀周围飘着魔气,黑渊的手停了,从隔壁屋传来波动强烈的能量,隔壁屋的人在修炼,桌上的茶杯在颤抖,‘砰’掉在地上破碎。黑渊看向隔壁屋的方向,在想着什么?

    男的和女的从西方神界来,他们要去参加一万年才举行一次的青年至尊战,从西方来到东方飞行了一天一夜。

    男的叫法克烈,头发金黄,眼睛碧蓝,高鼻梁,薄嘴唇。

    女的叫法离,头发也是金黄色,眼睛碧蓝,高鼻梁,嘴唇丰满。

    两人走在一起,经常被别人误以为是兄妹,因为他们长得太像了。曾经,有的人打赌,‘他们要不是亲兄妹,我愿把我的头给你。’

    对方问他们‘你们是不是亲兄妹?’

    两人摇头;‘我们不是亲兄妹,但是,我们比亲兄妹还亲。’

    打赌的人输了,打赌的人也是条汉子,说把头给对方,真的拿出刀对着自己的脖子砍,刀生锈了,砍了很久才把脖子砍断,拿着自己的头给对方,对方跑了。

    拿着自己头的人追对方,对方跑到河边:“饶了我吧,我不想死。”

    “可以饶你,你得答应我,不要我的头。”

    对方连连点头:“我答应你,我不要你的头。”

    打赌的人把头往自己的脖子上一放,接好了,好像从没被砍下来过,对方吓得喘不过气两腿一蹬死了。

    砍下自己头的是冥神,冥神化身凡人,能砍下自己的头也能接上自己的头。

    冥神早就知道他们不是兄妹,那天心血来潮要捉弄凡人,被选中的凡人被吓死。弱者不能主宰自己的命运,强者能主宰自己的命运。

    此刻,法克烈在修炼,眉心有红光,红光射着对面的椅子,对面的椅子弯曲,化为一滩水。法克烈又用红光射这滩水,这滩水成了椅子。法克烈结束修炼,空气中波动的能量消失。

    法克烈隔壁,法离背着手,在屋里走来走去,坐在圆凳,拿着圆桌上的茶杯晃着,放在圆桌,拳头打圆桌,气鼓鼓地站起来。

    墙壁有镜子,法离照镜子,用手指梳着头发,嘟着嘴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屋外有影子,法离坐在圆椅,背对着门。

    门被打开,穿着黑鞋的一双脚进来,到法离身后,法离正要回头狠狠揪哥的肉,法离的哑穴被点了。

    法离的面前站着戴着黑连衣帽,黑面具的人,戴着黑连衣帽,面具的人把法离扛在肩上,打开窗户,从窗户跳了下去。

    法离想叫,喉咙被什么东西堵住,只能张动嘴巴,一句话也说不出。

    扛着法离的人跳到街上,街上的人很多,受惊吓乱成一团,扛着法离的人踩着人头飞到街外。

    “光天化日之下敢偷人!追!”光头喜欢管不平事,很有名,大家给光头起了个外号,叫光头不平。

    ‘光头不平。’打铁的人叫。

    ‘铁牙齿,叫我干什么?’光头摸着头说。

    ‘没干什么?’叫着玩玩。

    ‘光头不平来我这儿吃饭。’给孩子喂奶的妇女说。

    光头看着妇女肿胀的"ru fang"说,‘不了。’

    光头扬着斧头像风追扛着法离的人。

    河边,戴着面具的人放下法离,摘下面具,挺英俊,是黑渊。

    “在那儿!”光头扬着斧头,身后跟着一群人。

    光头到黑渊面前:“放了他。”光头说,光头发亮。

    很多人包围了黑渊。

    黑渊一掌拍在光头的肚子,光头从天空掉下,脑壳撞到尖石,血溅出来。

    光头跳起来,摸着头上的伤口,扬刀怒劈黑渊。

    黑渊握住光头的手腕,‘咔嚓,’光头的手腕断了:“啊。”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