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神道 > 1031.第一千零三十章 找抽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1031.第一千零三十章 找抽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散了吧。 ”血仇说。

    苍天跳到屋顶。

    血族人查苍天,跳进屋,看是不是苍天?虽然,不知道苍天的样子,苍天的武器是帝龙,只要看见帝龙,就知道谁是苍天?

    查苍天时,有的弟子想喝人血,血仇大人不准喝。想喝血的弟子舔舔嘴,咽了咽口水。看着躺在石床上的人的脖子出去,血仇大人的话不敢不听。不听血仇大人的话,血仇大人会杀了自己,不要心存一点侥幸。血仇大人说一是一,说二是二。要杀必杀,说打残废,必打残废,说奖励一百神石,必奖一百神石,不会多奖也不会少奖。

    残月如弓,残月凄冷。

    四百多名血族弟子汇集一处,汇报自己的发现。血族弟子中间,血仇凌厉的眼神扫过众人:“没查到,继续查,晚上查不到,白天查,一天查不到,两天,两天查不到,一个月,一个月查不到一年。”

    四百多名弟子散了。

    苍天修炼,努力突破神皇境,残月钻进乌云,离突破还很远。回屋,晨鸽没睡着,前夜差点被夏转年强暴,现在,心里还有阴影。

    苍天躺在石床,很快睡着了。

    晨鸽看着苍天,心里升起别样的情愫。

    晨鸽做了噩梦,被人追杀,疯狂奔跑,披头散发像个疯子。身后的人穷追不舍,穿着黑衣,扬着大刀,两只眼睛血红,脸黑黑的,看不清五官。

    晨鸽跌在坑里。

    黑衣人一刀劈下。

    “啊。”晨鸽捂着胸口起来,脸上有汗,对面的石床空空的。

    晨鸽推开石门出去,天已经亮了,天空蔚蓝,飘着几朵白云。

    苍天盘坐修炼。

    几个人走过来:“血雨,你觉得他的血怎么样?”

    叫血雨的说:“血荒山,你打头阵。”

    “又是我?”血荒山看着同伴,指着自己的鼻子,同伴笑嘻嘻地看着血荒山。

    “好吧,看在你们胆小的份上,我就再打一次头阵,反正连日来,我打的头阵也不少。”

    血荒山大步朝苍天走去,抽出腰间的刀,拿出血袋,要是只有自己一个人,不会这样做。直接扑到这人身上,牙齿咬断这人的脖子,贪婪地吸干这人的血。这次不同,有同伴,不能自己一人喝。

    用刀划破这人的脖子,血装进血袋,和同伴一起喝。血荒山很兴奋,能杀人,喝人血。

    血荒山到苍天面前,蹲在苍天面前:“喂,别修炼了。”

    苍天睁开两只眼睛,古井无波。

    血荒山脸上的肌肉跳了跳:“你都要死了,还修炼有什么用?”

    苍天回头看着身后的几人。

    看起来,这些人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苍天知道,这几个人是血族人。

    他们知道自己是苍天?自己隐藏得够深,帝龙也没有拿出来。

    这人的手中拿着装血的袋子,也许他们不知道自己是苍天,他们只是偶遇在这儿修炼的自己。

    “我不想杀人,滚。”苍天平静地说。

    “我好怕,好怕怕哟。”血荒山故意装得很怕的样子。

    “哈哈哈哈哈,血荒山,别和他废话,杀了他。”同伴们嘻嘻哈哈。

    血荒山的眼睛眯了眯,舌头舔着刀,忽然,刀斩苍天的头。

    苍天消失,一刀斩空,血荒山的脸变了,血荒山同伴的脸也变了。

    苍天在血荒山身后。

    血荒山神色狰狞,以为凭这些雕虫小计就能躲过自己的刀?对能杀苍天,血荒山势在必得,刚才砍苍天的头,只使出一成功力。

    血荒山再扬刀,没有砍下去,对面跑来一个人,这个人跑近,血荒山才看清是女的。苍天也看见,晨鸽跑过来做什么?

    “我终于找到你了。”晨鸽跑到苍天面前说,神色惊喜。苍天的眉毛皱了皱,这时候不希望晨鸽来,晨鸽好像没有看见这些人。

    血荒山看着晨鸽:“好美的妞,送上门的货不要白不要,兄弟们我们的运气好啊。”血荒山回头对兄弟们说。

    晨鸽这才看着他们,看出来,他们在找苍天的麻烦。

    晨鸽的胸一挺:“你们想干什么?”

    “你问问他,我们想干什么?”血荒山说。

    晨鸽看着苍天。

    苍天淡淡微笑着什么也没说。

    “你们要是找他的麻烦,先过了我这关。”

    苍天特意交代过,’不要说我的名字。‘刚才,晨鸽差点说了出来,想起苍天交代过的连忙说‘他。’

    “小妞,这没你的事,你要真是屁股痒了,爷在床上好好为你挠痒,保证让你舒舒服服,以后还会想要我挠。”血荒山淫笑着说。

    晨鸽的脸红了,柳眉倒竖,抽出黑鞭,挥鞭,黑鞭如蛇缠绕血荒山的脖子,血荒山轻轻挥刀,刀气震开晨鸽的黑鞭,两人打起来,苍天没帮忙。

    血荒山的刀气震断晨鸽的黑鞭,晨鸽扔了黑鞭又抽出一根,渐渐地,晨鸽落在下风。

    苍天站在远处看着。

    血雨的眼神如箭,射得苍天也看着血雨。

    ‘这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血雨在心里问自己。‘这女人打不过血荒山,他还能那么悠闲地看着,好像一点也不担心,他很快会死在血荒山的刀下,看起来,他的功力不怎么样。’

    血荒山的脚踹在晨鸽的肚子,晨鸽像断线的风筝落在地上。很快,晨鸽站起,手甩黑鞭,黑鞭缠向血荒山的脖子。

    又是这招,血荒山嗤之以鼻,刀斩晨鸽的黑鞭,黑鞭在快要触到血荒山脖子的时候,忽然转变方向。

    血荒山挥刀,斩空,这时,血荒山才知道被晨鸽耍了,晨鸽使得是虚招,黑鞭真正攻击的方向是血荒山的大腿,血荒山感觉大腿很疼,像被烫红的几根针同时扎进大腿,黑鞭打到血荒山的大腿,立即收回。

    血荒山很愤怒,扬刀斩晨鸽的大腿,晨鸽看出血荒山真正攻击的位置是自己的脖子,晨鸽故意装着不护着脖子,在血荒山的刀快砍到晨鸽大腿的时候,晨鸽在空中翻滚,到了血荒山身后,血荒山的刀快触到晨鸽大腿的刹那,嘴角露出势在必得的笑,忽然转变方向斩晨鸽的脖子。

    晨鸽是对的,血荒山猛然回头,晨鸽没用黑鞭打血荒山。两人的距离很近,用黑鞭打血荒山威力不大,而血荒山能迅速出手把自己杀了。

    ‘啪啪啪啪啪,’晨鸽连扇血荒山五巴掌,扇得血荒山分不清东西南北,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哪儿?在干什么?

    晨鸽一脚踢向血荒山的下阴,血荒山惯性地防备,晨鸽没踢到血荒山的下阴,连忙退到很远,血荒山的脑子清醒,想的不是怎么样才能杀了晨鸽,想的是自己的同伴怎么看自己?刚才自己被晨鸽连扇五巴掌,他们肯定看得清清楚楚,自己的脸丢尽了。

    血荒山扬刀怒劈晨鸽。

    晨鸽到血荒山头顶,黑鞭无情鞭下,血荒山躲开,地被鞭出裂缝。

    血荒山飞到空中,晨鸽的黑鞭和血荒山的刀缠在一起,两人悍然相撞,又很快分开,晨鸽的内脏翻滚,血荒山的反应比晨鸽轻得多。

    晨鸽的脸色难看,知道自己不是血荒山的对手。不过,不怕,这正可以锻炼自己,晨鸽冷冷看着血荒山,血荒山的嘴角翘起得意地笑,这女人打不过自己,不想杀了这女人,要好好玩玩这女人。血荒山收刀,两只手掌合着,血荒山的身体周围漂浮着密密麻麻的血刃,晨鸽的脸色变了,晨鸽知道血荒山会用这些血刃攻击自己。

    ‘杀。’血荒山一声厉喝,密密麻麻的血刃射晨鸽。

    晨鸽的身上环绕着防护壁罩,血刃射在防护壁罩上纷纷掉了。

    血荒山知道这女人会来这招,早准备好,两指一夹。两指间出现一把薄薄的刀片,甩向晨鸽,见到这血刃飞来,晨鸽要躲来不及,血刃在晨鸽的眼里扩大,晨鸽以为这次自己在劫难逃,不过,下一秒,晨鸽的眼前黑了,当晨鸽的眼里再有光明,发现血刃并没有砍中自己,望着地上的苍天,苍天还站在那儿,好像从没动过。

    晨鸽知道,刚才眼前的黑影就是苍天的身影,苍天刹那间接住血刃又回到原地。

    血荒山也看着苍天,这人的功力到底有多强?不过,这人的功力再强,血荒山也不怕,血荒山是谁?血族人只要听到这名字就会露出恭敬崇拜的神色,他们心中的血荒山从不惧怕敌人,从不惧怕失败,即使对手比自己强悍很多,尽管明知会失败,尽管能清楚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死,也不怕,还怕这人?这女人的功力不怎么样,他的功力也不会强到哪里去。这样想,血荒山更有力量攻击晨鸽。

    见到血荒山攻来,晨鸽也全力反攻,两人又撞在一起分开,苍天还站在那儿,一动不动,神色平静。

    ‘血族大法,’血荒山厉喝,身上环绕血光,这血光不是血刃,翻滚着扑向晨鸽。

    苍天动了,手掌成拳,对着正攻击晨鸽的血光打去,从苍天的拳头上出来的白光,打进翻滚的红色血光中,红色血光消失,白光回到苍天的手中消失。

    血荒山脸上的肌肉跳动,这看似平静的人原来是高手,他隐藏着自己的实力,现在,血荒山觉得自己碰到了硬茬子。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