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韩警官 > 第一千零五十章 拼尽全力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零五十章 拼尽全力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3月25日,星期天,遇害女孩儿杜佳芝吃完午饭准备去外公外婆家,她爸爸杜梦海打算跟往常一样开车送她去。手机端 韩剧搜 女孩子早熟,虽然才13岁,身高一米五六,像个小大人,提出希望能自己坐202路公交车去。杜梦海起初不同意,孩子说202路公交车在外公家的小区门口有站牌,可以先打个电话,让她外公外婆在小区门口接。杜梦海没觉得不妥,也同意了。”

    去过现场,听过分局刑警大队汇报。

    后来分局破不了,市局介入,案情分析会开过无数次,案卷材料都快翻烂了。程明介绍其案情,不光不需要再去看材料,甚至不用刻意去回忆。

    他点支烟,接着道:“杜梦海是本市人,做石材生意,在新华装饰城斜对面的大桥下面有一个石材加工厂,确定女儿不需要送,一个人开车回加工厂了。结果傍晚时去老丈人家,不仅没接到女儿,而且岳父岳母说芝芝没给他们打过电话,根本不知道芝芝要去的事。

    他以为孩子撒谎,以为孩子下午偷偷去哪儿玩了,当时也不是很在意,遂驾车回位于新港花园的家。回家发现防盗门紧锁,开门一看空无一人。他急忙拨通老师的电话,管老师打听孩子同学家长的联系方式,证实女儿下午两点左右和另外两个女孩一起逛过商场,三点半左右道别,然后离开了。”

    “韩局,杜梦海家在这儿,孩子外公家在这儿,这是孩子下午去逛过的商场。”周素英很默契地掏出手机,打开电子地图。

    南港变化不小,老城区变化不大。

    看着电子地图,韩博脑海有了一个大概印象。

    程明和王解放对视了一眼,继续道:“联系完其他孩子的家长,再联系亲朋好友,杜梦海一边频频打电话一边等,甚至跑到小区门口等,结果等到晚9点多女儿还没回来。他心急如焚,连忙通知正在江城进修的妻子单蕊。单蕊感到事情不妙,叫他赶紧去派出所报警,担心孩子被拐卖走了。”

    “孩子妈妈是做什么的?”韩博低声问。

    “医生,确切地说应该是技师,是给人做X光、做ct、做核磁共振的,在市二院班。”李佳琪对小女孩的不幸遇害很痛心,禁不住补充道:“学见过单蕊,只是没怎么说话,对她有点印象。”

    毫无疑问,这本来是一个很幸福的家庭。

    韩博同样痛心,微微点点头,示意程明继续说。

    “韩局,我们南港总体治安你是知道的,对拐卖案件很重视,而且这是过去三年内发生的第一起儿童失踪案件。对于儿童丢失,派出所直接立案侦查,并及时报市分局刑警大队。分局启动预案,很快派出一些志愿者、治保人员和民警,在新港花园、红星商场及孩子外公这一条线展开地毯式搜索。

    在进行了11个小时的搜索无果后,分局决定扩大搜寻范围,通过市局给各分局发协查通告。丢失这么长时间,当时分析有被拐卖和被绑架两种可能,如果是绑架需要有人在家等待绑匪的电话,分局让杜梦海和连夜从江城赶回来的单蕊在家等,同时回忆他们是否得罪过什么人。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搜寻了近二十九个小时,没有任何消息传来,绑架勒索的电话也没有。直到3月29日下午4点21分,有散步的人打电话报警称在南州永禾社区附近的一个小公园里发现一具烧焦的尸体,尸体很娇小,像是个孩子。”

    接下来是南州区的事,南州分局刑侦副局长王解放当仁不让地接过话茬。

    “收到110指挥心的指令后,我们立即出警,由于之前收到过协查通报,我们同时和城东公安分局联系,让他们派人来看看尸体与丢失的女孩是否为同一个人。城东分局询问过杜梦海,孩子丢失当天所穿的衣服,以及孩子身有什么特征,皮肤的疤痕或者有特点的挂饰。

    杜梦海说孩子的腹部有很长的疤痕,是小时候阑尾炎动手术留下的,左手有一块卡通电子表,表带是粉红色的。城东分局刑警们带着这些线索赶往现场,同我们一起在烧焦的尸体身发现一块面目全非的手表,从形状看应该是杜梦海所说的那款儿童手表,且表带未烧毁部分是粉红色的。至于疤痕,后来佳琪在检验孩子尸体时也确认了,确实是阑尾炎手术留下的。”

    “为确保万无一失,我们还提取生物检材,做过亲子鉴定,遗传标记性特征显示被害人确实为杜梦海的女儿杜佳芝。”李佳琪连忙又补充了一句。

    “这个结果出乎所有人预料,又不能隐瞒,只能通知家长孩子遇害的消息。据城东分局分局刑警说,听到这个噩耗,杜梦海放声大哭,单蕊当场晕厥。”

    城东分局的刑警们只考虑到拐卖和绑架,不曾想会有杀人的结果,或许他们想到了而不愿意提及,然而这些现在都已经不重要了。

    程明暗叹口气,凝重地说:“由于单蕊精神遭受重大打击,无法正常回答问题,分局专案组民警当时仅询问了杜梦海,通过询问基本排除仇杀的可能,但不能完全排除死者的死亡和其同学或同学的家长有关。为了不耽误侦查,我们一边等待法医的鉴定结果,一边对死者周边展开排查。

    专案组分了许多的‘关调组’(人际关系调查组),对全班同学及其家长们进行调查。经过一个星期的走访排查,没有划定嫌疑犯名单,因为所有人都不具有作案动机,几乎全有在犯案时间的不在场证明。”

    “我们也做了大量工作,”王解放倍感无奈地说:“孩子尸体是在我们辖区发现的,我们分局刑警大队一个副大队长和十六名干警加入专案组参与侦查,光询问笔录做了五百一十九份,对所有与杜梦海尤其与被害女孩有关的人都进行了不在场证明调查和确认,连新港花园的扫地大妈和门口保安的活动轨迹都进行了落实。

    有明确人证的好办,没明确人证的只能去调阅监控,再和其他不能够直接证明受调查人的间接证人的证词进行交叉对相互认证,直到能够认定该人的不在场证明。说句不夸张的话,为了找到那个残害孩子的凶手,我们真是拼尽全力。”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