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都市神级强者 > 第126章 庄浩的烦恼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26章 庄浩的烦恼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沈莹莹偷偷戳了戳叶娇的胸,道。

    “你呀,都爱他无药可救了,真不知道这个小色鬼有什么好的,说话做事都狂得没边,怎么值得你这么死心塌地”

    叶娇咯咯笑道。

    “你错了,其实李阳只是随心所欲而已,并不是狂傲。而且,李阳拥有这个资本,你没有发现么,和他在一起,你总有一种安全感,仿佛这个世界没有任何东西能难为到他,伤害到他一样”

    “这小子,哪有你说的那么神......”

    沈莹莹想反驳,却想起基地里李阳和朱迪丝他们的对话,撇撇嘴说不出来话。

    面对那些可以让任何人恐惧的力量,李阳好像一点都不怕。

    “好吧,就算是这样,我觉得他还是很让人头痛!一天到晚老子老子的,牛的像二五八万一样,一点礼貌都没有”

    叶娇狡黠地看了姐妹一眼笑道。

    “看你三句两句就聊他,该不会,你也爱上他了吧”

    沈莹莹脸色一红,呼吸一窒,赶紧道。

    “怎么可能,他一天天我往东边说,他就往西边说,还杀了人,我怎么会喜欢他,你可要管好他,如果他做坏事被我发现,我可要抓他呢!”

    沈莹莹有些色厉内荏道。

    叶娇哈哈一笑,也不揭穿沈莹莹刚才的尴尬,小声道。

    “抓他,你未必舍得吧”

    “说啥呢,时间长没闹,皮痒了吧,看我收拾你”

    沈莹莹迅速地伸出手,咯吱叶娇的痒穴,二人又开始玩闹起来。

    沈莹莹休养了半天就从李阳家离开了,她被绑架到回来,也就过了不到一天,但沈莹莹心里却大起大落,虽然最后和李阳吵嘴还是让她颇为不爽,但是她却再也忘不了那一幕。

    自己被困在暗无天日的房间里,毒素渗透全身,马上就要死了的时候,李阳一脚踹飞铁门冲进来,告诉她

    “老子来救你”

    “这个小混蛋,想左拥右抱......我,我才不会答应他呢!不过,要是有个超人做男朋友,好像也挺酷的”

    沈莹莹对自己想着想着就想到李阳,感到非常羞恼,殊不知李阳从来也没说过要左拥右抱,这完全是她自己个想出来的。

    心思复杂,沈莹莹觉得自己再留在中海,肯定会被李阳“毒害”的,便直接回到了上京城。

    ................................................

    中海市古玩会馆里,几个年过半百的老人围坐茶桌,高声畅谈着。

    “庄老,听说你近日要去缅甸平洲,是要去看看翡翠料子吗?”

    “哈哈,庄大哥去的话,应该又要大赚一笔了”

    一个老者说完,其余人都盯着一个仙风道骨的老人,如果李阳在这里,定然会认出,被盯着的人,正是号称南方玉王的庄浩!

    庄浩长叹一声道。

    “我确实是要去缅甸,不过不是为了翡翠料子,而是去参加一场私人的赌石大会”

    “赌石大会?”

    其余几个老人精神一振道。

    “那庄老您去还不是手到擒来?”

    庄浩连连摆手,眉宇间有一丝忧色道。

    “这赌石大会不同往日,是一场私人的赌局!去的都是各界赌石界高手,而且,邀请我那位华侨老板说,如果我赢了,就会把他珍藏的几件明代正统青花瓷器还回华夏”

    “什么?!”

    几人都震惊地惊呼出声。

    “正统青花瓷,那可是国宝,他怎么会有?”

    “而且这国宝价值非凡,我说句不好听的,即使庄大哥赌石给他赚了不少钱,也未必值得上这几件瓷器的价钱吧”

    几人说完,庄浩点点头道。

    “按理说,是这道理,只是这下老板好像有其他的赌注吧。我庄浩虽然被人称为南方玉王,但这还是第一次如此迫切想赢一次赌局,把国宝赢回来”

    那几人点点头,眼中出现一丝钦佩之色。

    “不过庄老,您的赢面还是很大的,我们等你的好消息吧”

    庄浩饮了一口茶水。

    “这事很难,据我所知,除了国内各界赌石高手之外,号称北方玉王的李天翼,也会到场,作为另一个老板的帮手,我没把握赢下来”

    他说完,几人眼中精光一闪。

    “什么,华夏南北玉王齐聚,这些人真是大手笔啊”

    “没错......只是,说实话,这几年李天翼风头正劲,庄老哥想赢下来,不容易”

    “真是难为庄老哥了”

    几人脸上都有些愁容,他们都是古玩爱好者,自然对这些流散在海外的国宝也有很深的感情,希望国宝能够回归华夏。

    几人沉默半晌,有一人突然灵机一动,道。

    “咦,对了,我想起一件事,听闻前一阵子庄老哥赌石,输给了一位年轻人,不知是真是假,如果是真的,那不如你把他带上,如何?您亲自教授翡翠知识,想必他肯定会乐意之极的”

    他说完,见旁边几人瞪了自己一眼,有人道。

    “什么赌石输给一位年轻人,不知道情况别乱说话,那次只是庄老随便挑了一块石头,赌局也是别人私自定的,和庄老哥没有任何关系,怎么能叫输了”

    “没错,能在赌石上胜过庄老哥的,怎么可能是年轻人”

    几人有些气愤,议论纷纷。

    先前说话那人自知失言,讪讪低头道。

    “我也就是提个建议,庄老哥你别生气”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