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最强厨霸 > 第五百四十九章 可怕的刀法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百四十九章 可怕的刀法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第五百四十九章 可怕的刀法

    王城公园前方的广场喜气喧天,人山人海之中,喧闹异常,而某一处的区域却较为安静一些,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望着场地中的四人,尤其是其中年龄最小的王铭。

    席位上方,上官静儿心头暗道,对于天下美食以及八大菜系的一些事情她也非常关注,而鲁菜孔府一脉的泰斗大师魏天祥老先生收徒弟的事情,她也听过一些,关于那个小徒弟的种种事迹,上官静儿亦是有些耳闻,可因为王铭太过低调的缘故,使得上官婉儿根本没敢将眼前的少年与王铭结合在一起。

    “应该不会吧,据说那个王铭一手刀法也极其了得,不过似乎走的并不是寻求美食的路子,更多的是很低调的在做餐饮,怎么会无缘无故的跑来洛阳。”上官静儿的目光望着场地中央的王铭,旋即自嘲一笑,有些不大确定的再度开口说道。

    而在众多的目光注视下,场地中央的几人则是快速的处理着自己身前的原材料,王铭手掌心中的苹果圆润光滑,若非呈现黄白色的果肉裸露在外的话,会让人看出浑然天成的感觉,丝毫没有任何刀削的痕迹,娴熟到了极点的刀法,也使得不少人叹为观止。

    无论是淮扬菜的崔永清还是徽菜的大厨葛天,两人手中的刀法都非常的娴熟,可比起眼前的王铭,则是有些小巫见大巫,而让众人意外的是,方才还很谦虚的大胖子周强,此刻一手刀法也是非常的霸道,看似充满着艺术的美感时,也是快速的处理着手中的原材料。

    “这咋跟玩是的,还能这样子切菜...”

    “你还别说,还怪好看哩。”

    “搭配上他那喜庆的长相,这画面还真是不孬。”

    围观的群众之中,有人开始窃窃私语的望着河北地方菜的大厨周强,笑呵呵的开始议论,而席位上方,上官静儿眉尖一挑,旋即一对目光带着饶有兴致之色的望着周强的方向。

    “甩刀法。”上官静儿轻声说道,对于周强所施展出来的刀法,她一眼便将其辨认了出来。

    这甩刀法属于河北地方菜系之中的一种颇为具备艺术效果的刀法,施展的时候犹如手掌与刀柄直接连接着一条丝线,随着手中菜刀每一次的划过一道特定的轨迹,以此来达到切配的效果,颇为具备观赏性。

    而在周强施展着甩刀法的同时,王铭的目光亦是带着些许的惊讶之色,从周强的身上收回,对于这所谓的甩刀法,他也觉得有些奇异,但也仅仅如此。

    看着眼前墩上被削的光洁的苹果,王铭手中的菜刀划过一道弧度,旋即只见刀光闪烁,环绕着王铭所在调理台的墩旁,使得无论是席位上的众人还是围观的群主,豁然爆发出一股强烈的轰然,无数的目光带着难以置信的神色,望着场地中王铭所在的席位,看着王铭身前弥漫的刀光,可却看不到他出手的动作,而这,是王铭施展出浮灵刀法第四张上面的九式与之后的刀法衔接,已然达到了一个极其娴熟的动作,在任何一个场合,王铭都会检验自身的刀法,也因此,对于周围的嘈杂声响,他也是自动屏蔽了去。

    “这是啥速度,这还是切菜么?我的天哪,看起来好炫酷啊。”

    “俺咋看着跟表演魔术一样,刚刚还看着那个刀一甩一甩的怪得劲,这会这个厨师的刀法更厉害了,这天花乱坠的,要是不知道是在切苹果,还真嘞以为是在耍魔术。”

    “果然是人不可貌相,刚刚上去的时候,我看着就他最小,谁知道这一出手,直接就把证明了自己。”

    数以千计的围观者目光皆是汇聚在了王铭身上,对于这炫酷的刀法,许多人都惊讶出声,一时之间,导致这原本还算安静的场地周边,哗然的声响此起彼伏。

    “听说,鲁菜孔府一脉和胶东一脉的刀法非比寻常,看样子,这就是孔府一脉的三通刀法了,果然名不虚传。”上官静儿轻声的开口说着,一对深蓝色的眸子望着场地之中的王铭,此刻她已经几乎可以断定,眼前不远处的这个少年,应该就是王铭无疑了。

    王铭速度极快,刀光弥漫之间,吸引着无数的目光望来,仅仅过了不到十秒钟的时间,墩上的三个苹果,已然被他切配成了大小均匀的滚刀块。

    将切配好的苹果块清理干净之后,放入到了一旁的糊中浸泡,苹果去皮之后,裸露在空气中的果肉会在短时间内氧化,从而使得果肉外层浮现出一层锈,影响美观的同时,也会使得菜肴的口感有所偏差,也因此,在切配完毕之后,王铭便将其放在了硬糊之内,搅拌均匀之下,将其包裹了起来。

    做完这些,王铭点燃火焰,放入清油,旋即看着油温慢慢的被加热,伸手从一旁的保鲜盒内拿出一块通体洁白的冻冰。

    这种冻冰极其坚硬,比之王铭平常所用的冰块更加的纯白,也更加的坚硬,不易溶化,如今艳阳高悬天际,空气中都弥漫着温暖的光,然而这冻冰却没有丝毫融化的痕迹。

    伸手拿过一旁的平口刀,王铭一把将其反握,没有丝毫的沉吟,手起刀落之间,那坚硬的冻冰顿时冰屑纷飞开来,这般景象,使得围观的群众再度一怔,旋即一股比之前先更为哗然的声响,也是从人群之中直接沸腾了开来。

    “我咋觉得这个比刚刚切菜的速度还快,看这个小师傅挺稳重的,这应该也是一种刀法吧,真是长见识了。”

    “俺滴娘嘞,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我以为这个只能在电视上看到,没想到现实里也能看到,这简直已经不是在做菜了,感觉像杂耍一样,不孬。”

    “我的天哪,这简直太好看了,感觉比看武打片还过瘾,厨师会武术,谁也挡不住啊...”

    围观的群众窃窃私语,议论纷纷,而看台上先前对王铭抱有一丝不屑的苏东脸上一阵青红交替,他如论如何也没想到,眼前这个看似还不到二十岁的少年,竟然有这样鬼斧神工的伸手,此刻他的目光,死死的望着眼前不远处的王铭,那脸上的表情极为的精彩了起来。

    “好犀利的刀法!”上官静儿脸色异常凝重,她对于美食的任何一个环节和步骤都有一些研究,传闻中的鲁菜三系之中,胶东一脉的凝神刀以及孔府一系的三通刀,都是烹饪界之中排名前三的刀法,然而一直也是闻名而已,可却不曾见过,如今看到王铭施展出来这诡异莫测的犀利刀法,即便是上官静儿,也是折服在王铭的刀法之下。

    不光是席位上方的专业厨师和围观的群众脸上布满惊讶,即便是场地之中的其他三人,也都有些目瞪口呆了起来,手中的动作几乎是条件反射般的停了下来,三人的目光带着些许的呆愣,望着眼前王铭的神色,犹如看到鬼了一般。

    “我尼玛...这还是人么?”崔永清手掌微微颤抖了一下,淮扬菜对于刀功和火候的要求就极其严格,单单是一道拆烩鱼头,对于刀法的要求就苛刻到了极点,然而如今看到身旁冰屑横飞之中的王铭的刀法,他也不得不承认,其他的先不说,单单是论及刀法的话,他...差的很远。

    “鲁菜一系的...三通刀?还是凝神刀?”葛天的脸色也是变幻不定,一对目光死死的盯着眼前的王铭,徽菜能够跻身进入八大菜系之中,对于鲁菜这两道分支的刀法,他也曾经有过耳闻。

    “好屌。”周强伸手挠了挠肉呼呼的脸,手中的甩刀法早就停了下来,一对目光带着惊奇的望着处于雕刻之中的王铭,带着些许火热的舔了舔唇。

    对于外界的反应,王铭没有关注,浮灵刀法一经施展便需要全神贯注,而且王铭每次烹饪之中,无论是做什么东西,精神也都会自主的高度集中,这是一种习惯,也是对于烹饪和美食的一种尊重。

    而在王铭快速的刀法加工之下,一尊造型精美的灯盏外胚的形状,逐渐的开始展现在人们的视线之内。

    灯盏的造型很奇异,下方的地盘与上方的支撑点竟然有三支冰柱,且交叉开来,至于上方灯头的下方外围一圈,则是被留雕琢着一些造型的各异的花朵,而因为是粗坯的形状,使得人看不清上面的花朵,到底是什么花。

    场地中央的三人收回目光,平复着心情的同时,也开始再度的投入烹饪之中,而王铭的速度,则是由于胚胎的成型,逐渐的有了一些缓慢了下来,与此同时,锅内的油温升腾之下,王铭转身将火焰调制到最小的状态,这才再度的转过身,开始精雕细琢了起来。

    无数的目光汇聚在场地中央,看着那速度逐渐缓慢了下来的王铭,看着那一把平口刀或削或磨,进行最后的打磨雕刻,而随着时间的流逝,数分钟之后,王铭雕刻的冰盏完成,将其放入保鲜盒内之后,他转过身,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

    这是王铭第一次使用冻冰来雕刻,其坚硬的程度让他有些意外,而且质感脆硬,稍不留神的话,便会使得冻冰开裂,也因此,在之后的环节,王铭选择了将速度放缓了下来。

    第一次没有使用玉佩中的寒气,凭借着自己的手艺,在这阳光普照之下完成冰雕,王铭心情愉悦,来到炒锅前方之后,将火焰再度的调开,随着火焰声音直接,油温慢慢再度回升。

    抓起硬糊之内的苹果,将其小心的包裹上一层淡薄的硬糊之后,下入到了锅中,包裹着硬糊的苹果入锅,在热油之中翻腾之下,快速的浮了上来,表皮的硬糊快速的成型变色的同时,其内的苹果也被热气熏腾,使得口感有了一些变化。

    将锅内漂浮的其余硬糊碎打捞出来,同时也轻轻的搅动着其中的苹果,使得它受热均匀,不多时,当外面的一层硬糊呈现金黄色之时,王铭将其快速的打捞出来,热油被倒入油古之中后,快速的清理炒锅,加入白糖以及清油和清水之后,快速的搅动了起来。

    拔丝系列的菜肴,拔丝的炒糖很关键,火候轻了,挂在原材料外面的糖汁会在冷却之后重新的浮现出来些许,称之为挂霜,而若是火候重了,则是会使得糖汁的口味略苦,而且如同火轻一样,很难拉出糖丝来。

    在小火将糖汁熬煮的略显浅黄,粘稠无比,且泛着密集的小气泡之后,将火焰关闭之后,旋即放下手的里炒锅,清洗干净手之后,开始冰雕的最后一步。

    再度的从保鲜盒内将冰雕拿出来,上面原本的冰屑已然慢慢融化,可却显得更加的圆润自然,王铭心念一动,胸口处的乳白玉牌扩散出一阵阵的寒意,顺着手掌倾注进入冰雕,使得冰雕的颜色更为纯白之下,一丝丝的寒气,也是从上面飘荡而出。

    王铭将冰雕取了出来,放在了调理台上的圆形瓷盘内,灯盏冰雕的圆形地盘与瓷盘很吻合,放在上面也很牢固,看着弥漫着一层淡薄冷气的冰雕灯盏,王铭拿起一旁的一包准备好的粉末,其中以青红两色为主,隐隐还夹杂着一些犹如荧光粉一般的东西。

    将粉末凑近灯头下方溢散着冷气的各种花朵上面,王铭轻轻的吹出口气,带着荧光粉的粉末飞散,轻轻的沾在了冰雕灯盏下方的各种花朵上,使得整个灯盏的层次和颜色,一下子就提升了一个档次。

    做完这些,王铭测过身,看着已然准备完成菜肴的三人将目光望来,微微一笑,将炒锅的火焰再度点燃,加热之后,将炒的浅黄的糖汁倒出一部分,接着,将炸好的苹果放入其中,关闭火焰之后,慢慢的翻炒起来,而随着翻炒,温度逐渐的散开之后,使得糖汁更为的粘稠起来,均匀的挂在苹果上方之后,被王铭用筷子小心的摆放在冰盏上方。

    “呼。”看着已然即将制作完成的灯盏拔丝苹果,王铭拿过先前倒出来的糖汁,右手不知何时已经换上了一个密集的犹如打蛋器一般的网状,放入糖汁碗之中后,轻轻的搅拌着,某一刻,在糖汁逐渐的开始有了些许温却的瞬间,王铭手腕一抖,旋即那网状的犹如打蛋器一般的器皿,带着粘稠的将要滴落的汤汁,被王铭瞬间提起,在灯盏的上方,以一种迅疾的速度,在恒定的面积之内,快速的甩动起来。

    “恩?甩糖么?”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