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最强厨霸 > 第二百三十五章 我回来了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三十五章 我回来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长途车上,王铭嘴角噙着冷笑,随着他的声音落下,整个车厢之中一片安静,任凭谁也没有想到,这看似年轻的少年,居然随身携带了一把明晃晃的菜刀,而且看他玩刀的熟练程度,明显是用刀的行家。

    “咕嘟……”

    干瘦青年咽了口唾液,目光落在身前仅有不到两米距离的王铭,嘴唇有些发干,下意识的退后一步时,目光扫过一旁捂着手掌的同伴,看着以往凶神恶煞的同伴脸上都有惊慌之色时,他心里莫名的有了恐惧。

    王铭再度的前行一步,手中的二号桑刀闪烁着寒芒,窗外细雨绵绵,长途车也正好停在了荒野的范围,尽管车上乘客极多,可那干瘦青年,依旧心里有了惊慌。

    “你…你干什么?”

    干瘦青年脚步移动,缓缓后退时,他的喉咙发干,瞳孔都有了一些涣散,眼睛睁大中,声音干涩,也有了颤抖。

    “你不是喜欢玩刀?”

    王铭轻笑着,手中的二号桑刀在手掌内刷刷刷的转了好几圈,被他再度的一把抓住,猛然间一步再度跨出时,清冷的声音带着一丝冷厉,骤然落下时,随着他的声音落下,身影再度前行一步时,持刀的右手猛然抬起,寒光闪烁中,引起车上一阵骚动的瞬间,那干瘦青年双腿一软,手中的刀片啪嗒一声掉在地上,与此同时,伴随着咕咚一声,跪在了王铭的身前。

    “大哥,我错了,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

    干瘦青年双膝跪在地上,目光带着惊恐之色的望向王铭,开口求饶时,王铭的菜刀已然临近他的脸侧,使得他的声音戛然而止。

    “啪……”

    一记清脆的声响传出,回荡在车厢内,使得所有人都吃了一惊,接着目光落在王铭持刀的右手上,不知何时,手中的二号桑刀早就成了刀背朝下,刀刃在上的反握状。

    清脆的声响落下,引来一阵目光注视的同时,那干瘦青年发出一道闷哼,脸上一片通红,可却不敢大声呼痛,望向王铭的目光,有了闪躲。

    “刀背而已,这点胆量还学人家玩刀?”

    王铭轻笑一声,接着,他侧过身,望向身后不远处的凶恶青年,此刻的后者两只手握在一起,表情有些痛苦,看到王铭的目光望来,想着刚刚同伴传来的闷哼,此时那脸上已经肿了起来。

    “我……我错了。”

    凶恶青年也低下头,开口认错,知道今天栽了,心里后悔的同时,也不禁有些后怕,以往即便失手,也没有遇到这种主,一言不合就是菜刀,心有余悸的从那明晃晃的二号桑刀上收回,凶恶青年低着头,一言不发,身体也都有了一些瑟瑟发抖。

    将这两人制服了下来,王铭轻吸口气,接着,目光扫过后方的干瘦青年,干咳一声。

    “别跪着了,过来,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才是受害者,我才是好吗,你看我这外套,刚穿了没几天,就让你划个口子。”

    王铭撇了撇嘴,缓缓的开口说道时,用手里的菜刀指了指外套上的口子,使得两人连连点头时,干瘦青年摸着高高肿起来的脸颊,而看似凶恶的青年,也是依旧捂着手,诚惶诚恐的样子,使得车上不少人都笑出声来。

    “你们两个把我衣服弄这么大个口子,不表示一下么?还有,刚刚你在阿姨身边****逼个没完,不该跟阿姨表示一下么?因为你们两个的原因,车子在这荒郊野外停了半个小时了快,而且,你们两个把大家也都惊扰的不轻,不跟全车的乘客和司机师傅……表示一下么?”

    王铭话语连珠,随着他的声音落下,车上的人再次愣了一下,很多人早就从刚刚的惊恐中回过神来,也看明白了过来,眼前的小伙子制服的这两个青年的身份,居然是小偷。

    此刻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王铭身上,对于眼前的这个看着年龄不大的小伙子,有了敬佩。

    两名小偷哭丧着脸,对着王铭低头道歉,态度之虔诚,声泪俱下,且保证不会有下次,听的一旁热心肠的阿姨也都有了一丝不忍心。

    “阿姨,我们错了,我们混蛋,我们不是人,不该做小偷,刚刚更不该骂您,您大人不记小人过……”

    干瘦青年两人低着头跪在地上,对着先前正义感十足的阿姨开口说着,使得那阿姨也都有些不忍心,可对于两人先前的作风却特别不爽,无奈的摆了摆手之后,两人也是千恩万谢的站了起身。

    “都怪我们两个,影响了大家的行程,我们道歉……”

    两人再度的开口说道,态度之虔诚,使得不少人也都无奈的摇了摇头。

    “我也不为难你们两个,自己滚蛋吧,留在车上大家也都不安宁,不过,记住一点,以后再看到你们两个偷窃……”

    王铭轻声的开口说道,话音到了最后,微微一顿,手里的二号桑刀陡然挥出,顺着干瘦青年的手臂,以一种快到了极点的速度划过,众人只觉得王铭突然手臂移动,接着白光一闪,已然再度的恢复到了方才的样子。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使得干瘦青年差一点便尖叫出声,此刻目光带着惊恐,身体颤抖时,感受着右臂传来的阵阵凉意,他有些艰难的转过头,望着那已然裸露在外的手臂,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液…

    手臂上的衣袖,被王铭一刀之下,从胳肢窝对着手掌处的衣袖,尽数的切成了两半,裸露在外的手臂丝毫未伤……

    “如果再有下次,伤的可就不是衣袖了。”

    王铭淡淡的开口说道,随着他的声音落下,两人皆是有些艰难的点了点头,起身时,对着车下近乎疯狂的跑了下去…

    “这刀法掌控的程度,太厉害了,刚刚吓死我了,就看到一刀下去,以为你这孩子要切他胳膊呢。”

    望着那慌不择路疯狂逃窜开来的两人,车上的人都收回目光,司机松了口气时,汽车再度发动,对着前方缓缓行去,而距离王铭最近的阿姨则是拍了拍胸膛,对着一旁的王铭笑着说道。

    “阿姨,伤人可是犯法的事,我可不敢做,不过,今天的事,谢谢您了,今天要不是您,我可能就真被偷了。”

    王铭笑着开口说道,随着他的声音落下,阿姨也是摆了摆手,脸上同样浮现出笑容来。

    “小伙子,你是干啥的啊,这出个门还拿把刀,太吓人了,不过,今天这刀算是拿对了,这种小偷,就该好好的收拾收拾,太可恨了。”

    “是啊,这种偷偷摸摸的人太欠揍,有手有脚的,做点什么不好,非要学这歪门邪道,人家谁的钱不是辛辛苦苦挣来的,遇到这种人,说没就没了,该打,打的好。”

    先前只是围观的众人此刻都纷纷出声,使得王铭也是无奈的撇了撇嘴,若非这热心肠的阿姨,即便是划烂了自己的衣服,这种事他也不会太过于较真,此刻随着车辆再度的正常行驶,王铭的目光望向最先开口的大叔,微微一笑。

    “我是个厨子,酒店做饭的厨子,玩菜刀玩习惯了,下手也有分寸,这种事,可别模仿,不然会出大事的。”

    王铭笑着开口说道,话音中带着开玩笑的成分,惹得车上传来一阵阵笑声时,他的脚步迈动中,已然回到了自己的位置,接着,深吸口气时,缓缓的坐了下来。

    耳旁再也没有那优美的旋律,王铭的目光望向窗外,随着车子出了东江市,雨似乎也逐渐的大了起来,窗外的景色不断的从眼前划过,王铭的脑海之中,却掠过刚刚三通刀法中的一式,若非这熟悉到了骨子里的三通刀法以及二号桑刀的锋锐,他也不会拿干瘦青年开刀。

    刚刚那一刀快速畅快淋漓的挥出时,王铭隐隐觉得,似乎,整合身体之中兴奋的细胞,都有被点燃的兆头,甚至他在想,若非胸口处的**白玉牌扩散出的阵阵温凉,他都有一股冲动,用手中的二号桑刀直接将那干瘦青年的衣服,尽数的划破而去。

    将心头的那一抹杂念甩了出去,王铭深吸口气,接着,望着那逐渐熟悉起来的景物,脸庞上浮现出一抹笑容来。

    “按照这种速度,再有十分钟,应该也就要到家了。”

    王铭嘴角呢喃,眼前略微熟悉的景色不断的从眼前划过,他的心也被在度的牵动了起来。

    而在王铭思绪飞扬中,距离这里二十里外的大柳滩村,熟悉的破旧房舍中,王政半蹲在院中,干瘦的身躯带着些许的疲惫,将手中的烟蒂扔在地上,粗糙的布满了老茧的双手轻轻的拍了拍,接着,从地上站了起来。

    “霞,下午的话,我带你去镇上看看吧,老这么拖着也不是回事,再说,儿子不是寄回来钱了么,身体要紧。”

    王政沉吟片刻,从院中走向房间中,窗外的绵绵细雨,将整个院子淋湿,泥土的地面,脚掌踩上去时,都有些泥滑……

    “我没事,上次开的药还没吃完呢,再说,儿子挣钱也不容易,这点钱,他不知道付出了多少辛苦,做父母的,给不了他其它的,这些钱存起来,等将来给儿子娶媳妇的时候用。”

    杨霞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对着王政开口说道,而随着她的声音落下,王政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你啊,没钱的时候不治病,有钱的时候还再拖…”

    王政眉头皱起,对于老婆杨霞,他是真的已经没话说了,儿子王铭性子里的执拗,可都随了她了…

    “不行,今天说什么,咱们也要去县城里看看去。”

    王政下了决心,脸上的表情也都郑重起来,望向杨霞时,眼中噙着一丝心疼,开口说道时,杨霞再度执拗的摇了摇头。

    “当初生王莉大出血,能保住一条命,而且能拖到现在,我已经知足了,王政,你说,我这么多年都已经这样了,花那么多钱把我救过来,我还能做点什么?”

    杨霞有些低沉的声音传出,两滴清泪,也是从她眼角滑落,这种老病症,治疗起来极为麻烦,而且不知道要花多少钱,她……舍不得。

    而就在杨霞的声音落下之后,王铭的身影,也是出现在小院之中,母亲的话犹如一柄重锤,狠狠的敲击在他的心头,使得王铭脸上露出复杂时,轻叹一声。

    “爸,妈,我……回来了。”(未完待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