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第1582章 888释然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582章 888释然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两盏茶后,闻讯的萧奕以最快的速度从青云坞赶到了碧霄堂的舒志厅,他平日里总是漫不经心的脸庞上此时透着少见的凝重与锐利。

    厅堂中央,站着刚从和宇城赶回碧霄堂禀话的何护卫,他看来风尘仆仆,四周的空气有些压抑。

    “到底是怎么回事?”萧奕看着那何护卫冷声问道。

    “回世子爷,世子妃,老太爷是被气病的……”

    何护卫言语间透着丝丝紧张,语调僵硬地对着坐在上首的萧奕和南宫玥抱抱拳禀起事情的来龙去脉。

    自打两日前,方老太爷回到和宇城的方家祖宅后,一连好几房方家人都带着孩子上门探望。

    他们心里都打着如意算盘,觉得方老太爷这把年纪了必是喜欢小孩的,自家的孩子聪明伶俐,指不定运气好就得了方老太爷的眼缘,过继为长房的嗣孙了。一旦成了长房嗣孙,那可是双喜临门,不仅能继承长房的万贯家财,还能成为世子爷的表弟——还有不到十日了,马上越国就要建国了,届时世子爷就是堂堂太子,日后更是一国之君,君临天下!

    虽然这些人都没明说,但是方老太爷一见这些孩子,就知道他们所图为何。

    想着当年谋害自己的罪魁祸首已经伏诛,方老太爷也就没迁怒方家其他人,他们既然都来了,他就吩咐下人安顿他们在祖宅住下,却不想反而埋下了一些隐患……

    昨日一大早,五房和七房的两个孩子在花园里散步玩耍时撞上了,两个孩子刚见面就吵了起来,都口口声声说自己才是长房未来的嗣孙,这宅子、这产业都是自己的云云,两个孩子都不过七八岁的年纪,越吵越凶,先是五房的方世恒朝着七房的方世阙丢了石子,然后方世阙大怒,恶向胆边生,居然把方世恒推下了湖。所幸,下人救得及时,落水的方世恒只是有些受惊呛水。

    之后,两家人就带着各自的孩子跑去找方老太爷理论,互相诋毁对方,闹得不可开交。

    方老太爷气得不轻,将他们全都训斥了一番,并断然表示,长房就算要过继,这样顽劣任性的孩子也要不起!

    那些大人知道利害,不敢得罪方老太爷背后的萧奕,只能唯唯诺诺地应声。

    但是两个小孩子大概平时在家里耳濡目染地听到了一些大人暗地里对长房的非议,方世阙骄横地脱口而出,表示方老太爷是绝户,若想将来有人送终,就该对他们客气点,还有方世恒也接口嘲讽方老太爷老眼昏花,无识人之才,所以才会落得一身残废,老无可依,把方老太爷气得怒极攻心,差点没晕厥过去……

    眼看着萧奕面沉如水,何护卫的头垂得更低了,不敢直视萧奕的眼睛,接着道:“……当时就已经请大夫替方老太爷看过了,大夫说,老太爷只是一时气急攻心,接下来服几剂安神汤药,好好调养几日,就没大碍了,但切不可再轻易动怒。”

    话落的同时,萧奕霍地站起身来,对南宫玥道:“阿玥,我要即刻去一趟和宇城。你和两个臭小子就留在家里吧。”南宫玥才刚出月子,不能赶路,而且小萧烨才两个多月,也离不开他的娘亲。

    南宫玥应了一声,她知道萧奕有多关心方老太爷,所以方才听画眉来禀说方老太爷重病后,就已经吩咐下人替萧奕收拾好了行囊,此刻,她心底的千言万语只化为一句叮咛:“阿奕,你别着急,一路小心。”

    南宫玥的一个眼神、一句叮嘱就让萧奕冷静了不少,他抿嘴微微一笑,就带着何护卫大步离去了。

    须臾,就有两匹高头大马自碧霄堂的东街大门飞驰而出……

    这时天上的日头正盛,夏季的烈日火辣灼热,晒得那官道上的砂砾反射出刺眼的白光,飞扬的马蹄驰过之处,沙尘飞舞,弥漫在官道上。

    和宇城距离骆越城约莫一日半的路程,萧奕与何护卫连夜赶路,一路快马加鞭,在次日鸡鸣声响彻天际时,抵达了和宇城。

    城门正好打开了,萧奕马不停蹄地径直赶到了方家祖宅。

    一石激起千层浪,萧奕的到来让这整座宅子的方家人都为之震动了,就算是那些原本还在睡榻上的人也一下子被惊醒,睡意全无。

    方家的族长方四老太爷也在祖宅里,闻讯后,就带着长子胆战心惊地赶来正厅迎接萧奕。

    方四老太爷当然心知肚明萧奕此行恐怕是为了方老太爷被气病的事来兴师问罪的,心下惶恐,暗暗埋怨那五房和七房这次可把大家都给连累了!

    “世子爷,”方四老太爷那布满皱纹的老脸轻颤了两下,诚惶诚恐地小心赔罪道,“说来都是老夫的错,没能约束好族人。”说着,他拔高嗓门对着身后的两个男子厉喝了一声,“还不赶紧向世子爷请罪!”

    那两人早在得知萧奕抵达的时候,就吓得心神不宁,两人匆忙从榻上起身就即刻赶来了,看着衣冠不整,失魂落魄。

    此时再听方四老太爷一声厉喝,两人腿脚一软,“扑通”一声跪在了冷硬的青石板地面上。

    “世子爷,我们错了,都怪我们教子无方!”

    两人在地上连连叩头,心里痛骂着这次犯事的两个逆子,更怨家里的婆娘不省事,在这么小的孩子面前乱说话,平白给家里人招祸!

    三房的下场还历历在目,这要是世子爷一怒之下命族长把他们两房驱逐出族,谁又敢违抗世子爷的意思?!想着,他俩心中更为忐忑了。

    萧奕冷冷地扫了他们一眼,根本懒得与这二人说话,只是意味深长地对方四老太爷说道:“四外叔祖,好自为之。”

    话音未落,萧奕已经跨步离去,留下一道高大冷峻的背影,在旭日柔和的光线中显得尤为挺拔。

    目送萧奕离去,方四老太爷一方面松了一口气,一方面又是怒火中烧,狠狠地瞪了那两个男子一眼,冷哼一声后,甩袖而去!

    至于萧奕,在一个青衣小厮的指引下直接去了方老太爷的房里。

    “阿奕,你怎么来了?!”躺在床上的方老太爷一看萧奕来了,便是眼睛一亮,神采焕发,他迫不及待地想要起身。

    “外祖父!”萧奕快步上前,挥退了一旁服侍的小厮,亲自把方老太爷扶坐起来,不着痕迹地打量着外祖父,见他老人家看着精神还不错,这才完全放下心来,笑吟吟地说道,“我是来接外祖父回骆越城啊!”

    “……”方老太爷刚才也只是一时惊讶,所以脱口而出,他稍微一思量就猜到了萧奕忽然出现在这里的原因,自然是为了自己这把老骨头!

    外孙待自己真是再孝顺没有了!

    方老太爷心里涌过一阵暖流,眼眶一酸,催促道:“阿奕,我没事的,你赶紧回去吧。”他絮絮叨叨地念着,“现在立国在即,诸事繁忙,你这么匆匆跑掉,算怎么回事啊?!还好你没带阿玥、煜哥儿他们一块儿来……”

    萧奕笑眯眯地听着方老太爷叨念,心道:这要是他带着阿玥和那两个臭小子没打一声招呼就突然离开骆越城,指不定他那个父王又要胡思乱想,觉得是不是因为大裕的大军要打过来了,所以他们一家四口才先走为上了!

    方老太爷数落了萧奕好一会儿,而萧奕一直笑容满面地坐在榻边聆听,一副恭听长辈训话的样子。

    方老太爷突然噤声,好笑地叹了口气,然后话锋一转,道:“反正也祭完祖了,阿奕,明儿我们就一块儿回骆越城吧。”

    “好。”萧奕乖巧地笑了,还对着方老太爷眨了眨眼,仿佛在说,外孙一切听外祖父吩咐。

    方老太爷不由得想到了他的宝贝外曾孙煜哥儿,爽朗地大笑出声。煜哥儿的性子还真是像阿奕,不过阿奕这调皮的性子也不知道是像谁,反正是不像自己……

    外祖孙俩又说了一会儿话,方老太爷算算时间也能猜到萧奕肯定是连夜赶来和宇城,便急忙让厨房给萧奕弄了一碗蘑菇鸡丝面,之后又催促他早点去休息。

    等萧奕离开后,屋子里又静了下来,仿佛阳光被阴云遮挡,屋内一下子阴沉了不少。

    方老太爷浑浊的眼眸中变得极为复杂,其中似乎闪过了许许多多的情绪,片刻后,眼神渐渐沉淀,表情渐渐坚毅……

    他的妻女在天有灵,应该会支持他的决定吧?!

    忽然,一阵带着凉意的微风透过半敞的窗户吹了进来,庭院里隐约传来枝叶摇摆的簌簌声,似乎在回应着什么……

    这一日似乎在弹指间转瞬即逝,次日一早,护送方老太爷的车队就从和宇城出发,目的地自然是骆越城。

    车厢中的方老太爷撩开一边的窗帘,回头看着后方的和宇城越来越远,越来越模糊,到后来几乎快看不到了,这才收回了视线。

    他正要放下窗帘,就见萧奕策马来到了他身旁,笑吟吟地说道:“外祖父,你以后想回和宇城的时候,我和阿玥就陪您回来住几天!”萧奕以为方老太爷是舍不得故乡,舍不得老宅。

    方老太爷怔了怔,抬眼直愣愣地看着外孙明亮清澈的眼眸,须臾,才恍若初醒般笑了,颔首道:“好。”

    似乎是在这一瞬,他终于下定了决心,做出了决定——

    过继之事,还是算了吧!

    “阿奕,阿玥,过继之事……还是算了吧。”

    回了碧霄堂后,方老太爷在南宫玥和萧奕带着两个孩子来请安时,终于说出了他深思熟虑后做出的这个决定。

    此时此刻,一家四口都在看方老太爷,小萧煜似懂非懂,小萧烨傻乎乎地对着他笑,南宫玥目露惊讶,然后便看向了萧奕。

    而萧奕根本就不在意过继的事,方老太爷说是什么就是什么,他只是随口应了一声。对他而言,过不过继都无所谓,反正萧烨都是他的孩子。

    方老太爷慈爱的目光落在了小萧煜和襁褓里的小萧烨身上,脑海中想起了这次回和宇城方四老太爷与他说的那番话。

    其实,在那日祭祖之后,方老太爷就已经找族长方四老太爷说了他想过继小萧烨的事,然而方四老太爷并不赞同,兄弟俩在书房里谈了很久,方四老太爷反复劝方老太爷三思。

    方四老太爷心里自有他自己的计较。

    若是以前,作为方氏族长,方四老太爷当然不希望长房过继“外人”作为嗣子,但是如今却又是另外一种想法了。

    以前是不愿,现在则是不敢。

    今时不同往日啊!

    镇南王府马上就要立国了,新的越国疆土辽阔,还包含了百越、南凉、西夜以及一干小国为郡,虽然比起大裕中原还是差了一截,可是大裕周边也已经没有别的国家能与未来的越国抗衡了。

    等六月十四日,镇南王正式登基后,萧奕就是大越太子,萧烨自然就是皇孙,龙子凤孙,金尊玉贵,而他们方家不过是平民,哪敢把皇孙萧烨过继过来!

    这恐怕不是福,而是祸了!

    只是这么想想,就足够方四老太爷胆战心惊的了。

    他干脆就动之以情,劝方老太爷多为小萧烨考虑,虽然他们方家是南疆世家,家财丰厚,又有铁矿在手,但是立国后,小萧烨姓萧,是皇孙,待将来太子萧奕登基为帝,小萧烨就是皇二子,以后怎么也能封一个亲王或藩王!

    倘若方家过继了小萧烨,那岂不是让一个堂堂皇子平白就低了好几等?!

    方四老太爷虽然是为了劝说方老太爷才想出这么一番说辞,却是句句说到了方老太爷的心坎上。

    当年,方老太爷会萌生出过继外曾孙到长房的想法,说到底是源于对外孙萧奕的喜爱,想要把长房的这片家业留给女儿和外孙的血脉……眨眼就几年过去了,如今的情况大不一样了,外孙的身份变了……

    以后萧家就是大越皇室,是天家,贵不可言。

    自己又怎么能因为一己之私而害了烨哥儿的将来!

    这件事已经在方老太爷心中盘旋了好几天,方承令的事令得方老太爷寒了心,实在不愿意再过继其他的方氏男儿……

    可如此的话,那长房也就绝户了。

    想到“绝户”,方老太爷心中隐约有一丝痛,但痛过后,便是豁达透彻,仿佛是终于抛掉了什么沉重的枷锁一般,浑身一轻。

    “阿奕,阿玥,我已经想好了。”方老太爷看着萧奕一家四口,和蔼的目光在他们脸上一一掠过,“待将来我百年之后,我名下的产业,一半就先交由你们,等你们的孩子们长大了,就平分给他们。至于,余下的一半,就归入方家宗族吧。”想必也足以堵上方家的悠悠众口了。

    萧奕低头看了笑得傻乎乎的小萧煜一眼,在他额心轻弹了一下道:“臭小子,还不谢过你外曾祖父!”

    小萧煜虽然听不懂,但是爹爹让他说什么,他也就照样说了,然后又附带一堆他和弟弟有多想念外曾祖父的甜言蜜语。

    方老太爷被他哄得笑得合不拢嘴,这些天空荡荡的心头一下子就被盈满了。

    回头再想起他缠绵病榻、人不人鬼不鬼的那些年,方老太爷还颇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对他而言,能像现在这样活着看到他的外孙萧奕建功立业,看着他一家子圆满和乐,那已经是他曾经连想都不敢想的美梦。

    他已经很满足了。

    人生又怎么可能事事如意!

    所以,过继之事,他也不再强求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