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种田吧贵妃 > 446 烂杏出墙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446 烂杏出墙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杭玉清也是难得见秦王妃发火,尤其当着他的面,向来是他印象中所有姨母脾气最好,最温柔的,说话柔声细气,生怕大声把自己都给吹跑了的。哪里见过这阵仗,小白兔变大老虎了,吓的他也不敢吭声再添油加醋告黑状了,闷头抓着杏脯使劲往嘴里塞。

    让你嘴欠!

    “这么爱吃就多吃点儿!柴苏!去再上一碟!”

    这么生气的情况下还能想到让他吃好,杭玉清由衷地表示感谢,可是能不能别这么冲,吓的他小心肝扑通扑通的,杏脯好悬卡嗓子眼里憋死他。

    “不不不不不,不用。”

    “去!”

    “……”好吧,他吃。

    让他嘴欠!

    就在杏脯第二碟即将告罄之时,李嬷嬷总算进屋来回话,只是赵二不在府里,派去的小丫头机灵,怕王妃怪罪下来承受不起,好说歹说把赵二公子的媳妇靳式给带了过来,如今正在屋外候着。

    “让她进来!”

    秦王妃满面怒容,姣好的柳叶眉拧成了一团,这样的情景让恭谨的缩着脖子进来的靳氏看了心里又是一哆嗦。

    没人比靳氏更知道王妃有多讨厌他们二房,已经厌恶到连看都不想看到,搓摩都嫌浪费心力的地步。全当他们是臭狗屎臭着,而她甚至不用说什么,下面的世子妃也好,管事的和下人都自动自发地将他们给看低了,在王府里他们是主子,可过的却不是主子的日子,连在其他主子面前得力的下人都能随意给他们脸色看……

    这日子过的,她只当熬日子。

    却不曾想居然天上掉馅饼,真砸到他们头上,秦王也是脑袋不知怎么抽到了正处,终于想起来有个二儿子,给他请旨封了郡王。而她,人人都瞧不起,看热闹的她也跟着也成了郡王妃。

    她听到王爷身边人过去传话,没把自己给乐疯了。可惜她家那货不知道浪哪里去了,这么天大的喜事都错过了,她赶紧叫人四处找,可老二没等到,却把王妃身边的人给等来了。

    ……莫不是王妃气他们有了爵位,叫她过来听训?

    靳氏虽然现有郡王妃身份护体,可嫁进来至今受到的冷遇早形成习惯,愣是没半点儿底气立马就给王妃跪了,腿肚子还直转筋。

    “见过娘娘。”她颤声道,可是没关系,王妃爱怎么说就怎么说,他们的爵位又不会让她给说走。

    “你家老二做的好事!”秦王妃一拍床榻,把靳氏吓的又是一哆嗦。

    她家老二?

    她家老二才一岁半,乍乍着手路都走的东拧西歪的,话还没说全呢,能做什么惹王妃了?

    “我、我家老二我来时还和奶娘玩儿呢,不知……老二咋了?”靳氏真诚地问。

    她十七岁嫁进王府,如今已经六年光景,肚皮倒也争气,接连生了俩儿子。老大四岁,老二才一岁多。赵二公子的后院相对秦王世子赵嘉又干净了许多,可是再怎样也是王爷的儿子,通房小妾肯定也是有的,可也不过两个通房,一个正经生了女儿抬了姨娘的,人丁不算兴旺。

    秦王妃闻言气了个倒仰,“我说赵二,赵老二,你相公!”

    她指着靳氏的鼻子,全忘了赵二的全名,只是一直老二老二的喊。“赵老二做的好事,当街调、戏人家姑娘,非要抬回府里作妾,人家不干,都要闹到王府了!你是怎么管教你相公的,做出这等丢人现眼之事!?他跑哪里去了,又调、戏哪家姑娘了!”

    靳氏不听还好,一听彻底急了,她比秦王妃还急。

    “娘娘,这可是真的?老二他真要往府里抬人?”她嗷一声就哭开了,“这没良心的,居然去大街上耍流、氓,他对得起我和他同甘共苦,给他生儿育女吗?”

    “娘娘,你可要给儿媳作主啊!他怎么能做出这么丧心病狂的事?!”

    不止杭玉清,秦王妃也让靳氏这泼妇的架式给吓着了。

    她平时见的除了身边这些下人,再就是偶尔过来各家姑娘小姐,个顶个儿大家闺秀,端的是仪态万方,哪里见过靳氏这般撒泼,放开嗓子直接开嚎的?若不是衣裳不方便,她是不是直接撸胳膊挽袖子劈开腿往地上就甩开了?

    “你、你住嘴,快别哭了!”秦王妃让她哭的头疼。

    靳氏哭声稍稍小些,可是抽抽搭搭的让人听起来更烦。“娘娘,您给我作主。”翻来覆去就是这句话。

    她有借机撒泼,躲开秦王妃追究她的想法,可是也的确有心想让秦王妃能站出来打消赵二的美梦。

    吃苦的时候她和他一起吃,受人白眼,现在咸鱼翻身,他成了郡王了倒把别的美人往府里接,和他一起享福,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事?

    秦王妃不耐烦听她哭丧,手直往外甩:

    “快快给我拉出去,跑我这儿哭什么——你回你院子吧,老二回来你让他来我这里一趟!我有话和他说!”

    靳氏感恩戴德:

    “儿媳妇遵命,定照娘娘吩咐的说,谢娘娘主持公道,那等来历不明的姑娘可千万不能往府里带——娘娘您给儿媳作主啊!”

    滚!

    要不是多年来的教养,秦王妃当真就直接给她骂出去了。

    知道的是她家相公烂杏出墙她在这儿嚎,不知道的还当她这婆婆死了她在这里哭丧呢。

    靳氏让紫苏并两个二等丫环给半扶半架着出了屋,之后她马不停蹄地就带着还没干透的泪珠回了自家风荷堂。

    她回去的时候正赶上派出去的家丁把赵二公子赵潘给找了回来,显然是收到了喜讯,一张堪称秀气的脸上挂着止不住的笑意,嘴巴几乎咧到了耳根。

    本来是喜事,可一想到他做的事,靳氏就怎么也喜不起来。

    “你去哪了?找我回来,你倒不见了。”见靳氏进来,赵潘忍不住抱怨。“我刚去谢了父王,本想带着你,怎么你也封了王妃——父王嫌麻烦,就不要你去了,你得空去一趟王妃那里吧。”

    “——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他顿了顿,觉得媳妇的眼神有点儿吓人。“你吓傻了?”

    靳氏咬着牙就往他身上扑,手上握紧了拳头就冲他身上砸。

    “你对得起我,你这浑蛋!就你这熊样,也就我一心和你过日子,主子不像主子,奴才不像奴才的,你倒好,还没怎样就想着出去花——你还有良心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