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天命相师 > 1764.第1762章 意外结局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1764.第1762章 意外结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唐丁一共挡住了张珺婕的二十多剑,他身的剑伤已经越来越重,丹田也已经空空如也,体力严重不支,此刻连挥剑都困难。品書網

    不过张珺婕用精神力操控的法剑,却鏖战正酣,没有一丝一毫力竭的迹象。

    唐丁不知道自己还等挡住张珺婕几剑,或许一剑,或许两剑,两剑过后,算能侥幸不死,恐怕也要身受重伤。

    张珺婕的飞剑再次飞来,唐丁顺手挥出法剑,想要磕飞张珺婕的飞剑,但是他实在是力不从心,他感觉手的降龙法剑重逾千斤,虽然唐丁能勉强挥动,但是速度却之前要慢很多,唐丁这一剑差点没碰到张珺婕的飞剑,只是扫在了她的剑尾,这一剑只是稍稍偏离了方向,从唐丁身侧的肋骨间穿过,几乎给唐丁身穿了一道贯穿的伤口。

    “不要!”几声女声,同时喊道。

    这几声女声,包括行慕柳,宗笑颜,苏菲,姬娜等人,还有张珺妤。

    行慕柳等人呼喊是正常的,凤菲菲和姬娜,还有姚依兰都对唐丁有好感。宋提娜等人是自己的徒弟。

    “不要,姐姐,不要杀他,求求你。”张珺妤看到姐姐一心要置唐丁于死地,她在间是最难受的,她不希望姐姐杀唐丁,但是她也知道姐姐的心意,不知道怎么劝说姐姐,只能此时大声呼喊,阻止姐姐下手。

    唐丁对张珺妤的这声喊是感激的。她的喊,跟行慕柳等人的喊是不同的,行慕柳是自己的爱人,而张珺妤不过是见了一两面的朋友,她能在这时候喊出这声不要,足可见她是真的不想让姐姐杀自己。

    唐丁没空去感慨,因为这一剑伤他伤的太重了。

    不过幸运的是这一剑距离唐丁的心脏只有两寸,要是再偏一点,唐丁的心脏要被张珺婕的这飞剑穿透。

    虽然唐丁捡回一条命,但是这一剑的伤势却非常重,这一剑仿佛把唐丁的全身力量都给卸掉了,现在,唐丁连一只小手指都抬不起来。

    如果不是唐丁最后碰在了张珺婕的飞剑剑尾,那这一剑妥妥的会要了唐丁的命。

    从这一剑看出,张珺婕是真的想杀了唐丁。

    虽然唐丁挡住了张珺婕的这一剑,但是唐丁知道自己绝对无法挡住她接下来的这一剑,这一剑,唐丁是必死无疑。

    张珺婕大概也看出了唐丁已经是强弩之末,不过张珺婕却没想到唐丁竟然能在自己的全力施为之下,坚持这么久。

    要知道,张珺婕是有凝聚金丹的实力,她的全力施为,不亚于一个金丹境的高手,而唐丁却能在自己的全力施为下,坚持了三十剑有余。

    这种功力的人,张珺婕从未见过。

    从这方面来说,唐丁也是一个难得一见的天才,跟张珺婕一样,他们都还这么年轻。

    不过,张珺婕的这一剑下去,她要亲手终结这个天才。

    张珺婕的飞剑力道用尽,她又操控飞剑一个转弯,然后飞剑有个短暂的悬停,张珺婕要趁着这短暂的时间蓄满力道,然后向唐丁发出致命一击。

    张珺婕之所以这么郑重,而不是随便一击,打不死,再来一击,那是因为张珺婕惊叹于唐丁的身手,他是个一个值得尊重的对手,一个让人尊重的对手,不应该死于乱刀之下。死要死的壮烈。

    这种对手有的人终其一生也难以遇到,她要给对手以应有的尊敬。

    张珺婕要让唐丁死的绚烂,唐丁值得这个荣誉。

    张珺婕并没有因为唐丁无力抵挡,加以轻视,相反,张珺婕在飞剑短暂悬空的那一刻,她迅速凝聚起全身的所有功力,灌注于她的银色飞剑之,这一剑她准备把唐丁带空,让他死在空。

    张珺婕正在凝聚全身功力,突然感觉自己气息一滞,所有汇聚到丹田的气息,在腹部拥堵成团,张珺婕感觉头脑一空,坏了,自己最担心的的事情发生了。

    张珺婕在马要进行最后一击的时候,再次功力全失。

    虽然她人还站着,这是因为她的站姿处于天地最和谐的站姿。身体不偏不倚,所以她站的笔直。

    张珺婕此时虽然还有意识,但是身体内的真气却因为胸腹部的这处阻滞,不光内劲提不起来,而且精神力要受到了影响,飞剑根本无法施展。

    唐丁并没有等着张珺婕的飞剑,因为他已经根本无力挑飞张珺婕的飞剑了,所以他准备了最后一击,准备跟张珺婕来个两败俱伤,尽管她并不知道自己的这最后一剑,能不能伤到张珺婕。

    但是唐丁放出了法剑却看到张珺婕的飞剑并没有飞来,她在等什么?唐丁不知道,不过他降龙法剑已经发出了,已经来不及多想。

    但是唐丁却并没有看到张珺婕启动飞剑,难道她并不想杀了自己,之前自己看到的都是假象?

    唐丁硬生生的让降龙法剑在空“刹了车”,把降龙法剑硬是停在了距离张珺婕的脑门三寸处,差一点点,张珺婕的头要被降龙法剑给穿透了。

    唐丁终于还是没下的去杀手。

    “不要!”张珺妤见唐丁发出了飞剑,而姐姐一动不动,她急的大喊,但是她的喊声哪有唐丁的飞剑速度快?不光没唐丁的飞剑速度快,而且唐丁飞剑刹车,也她的声音快。

    等张珺妤喊完,唐丁的剑早已经停在了张珺婕的眼前。

    “姐姐?不要,不要杀我姐姐!”张珺妤见唐丁并没有动手,她又向唐丁喊了一声。

    张珺妤跑到了姐姐张珺婕的面前,一把扶住她,而此时张珺婕头顶悬浮的飞剑仍旧在那,唐丁的降龙法剑也没收,依旧悬在张珺婕的眼前没动。

    张珺妤跑到了台,行慕柳等人也几乎在同时,跃到了台,围在唐丁的周围,帮他包扎伤口,但是被唐丁阻止了,对于唐丁来说,这场斗还没结束,而且他完全搞不清楚其的状况。

    众女见唐丁阻止,她们也不再动手,而是站在唐丁的旁边,同进退、共生死的意味很明显。

    对于张珺婕,唐丁说不有什么心思,也并没有见她是美女,有什么非分之想,唐丁见过的美女太多了,张珺婕除了那飘然出尘的气质外,跟自己身边的女人,无论容貌,论智慧,论可爱,她可没有任何优势。

    不过毕竟张珺婕在最后一刻没对自己下杀手,而且张珺婕还是张珺妤的姐姐,而张珺妤对唐丁也算是不错,唐丁不好这么杀了张珺婕,更何况他还曾经看过张珺婕的身体,当然只是半身,而且还是在误以为是妹妹张珺妤,急着要救人的前提下。

    现在看来,唐丁感觉自己收剑是收对了,因为自始至终,张珺婕的飞剑始终悬在头顶,唐丁不知道维持飞剑在头顶悬空不落,这是张珺婕可以指挥精神的最大程度了。

    刚刚在唐丁降龙法剑飞来时,张珺婕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剑自己的剑速度丝毫不差,张珺婕急的怒火攻心。

    张珺婕着急,不是因为她怕唐丁的飞剑杀了自己,因为她知道自己一直压着唐丁打,没给他一点机会,给他身留了不下二十处伤口,现在,现在唐丁终于有机会了,他的飞剑终于要发动反击了,可想而知,这反击在自己毫无还手之力的情况下,一定是致命的。

    张珺婕着急的不是怕死,而是自己的功败垂成,只差了最后一步。

    张珺婕甚至有些恨自己,恨自己为什么非要给唐丁一个体面的死,如果她不运起全部功力,不会引发身体的这处阻滞,也不会连累自己内力和精神力都无法提起。

    看来,这好人还是不能当。

    不过,张珺婕见唐丁的降龙法剑悬停在自己额头之际,她才知道,唐丁并没有像她预想的那样直接杀死自己,这岂不是要给自己一次机会?

    张珺婕这么想着,她赶紧集注意力,疏解她任脉的这处郁结的真气。

    张珺婕如果能够先一步把自己胸口的郁结疏解开,那自己可以重新操控飞剑,到时候,已经受了重伤的唐丁不是自己的对手了。

    到时候,他还是要死在自己手。

    张珺婕这么想着,越想快点纾解经脉郁结真气,越是无法纾解,造成的结果是堵的更严重。

    台这局面,有些诡异,观战的众人,都一头雾水,不知道这一战到底应该怎么算?

    按理说这场斗,一直是张珺婕压着隐仙派的唐宗主打,而唐宗主只有被动防守,丝毫没有半点进攻的机会,这让所有对他吃惊的人吃惊。当然因为对手是一位超级美女,也有希望唐丁输的。

    反正,不管是输赢,唐丁和张珺婕的这场战斗,被大家都很关注。这是一场绝对的高手的对决,用的也是古武世界早消失了的飞剑之术。

    斗,一直是张珺婕压着唐宗主打,唐宗主身那帅气的道袍,也变成了片片碎布条,挂在身。不光如此,随着战斗的深入,唐宗主身添了越来越多的伤口,尤其是张珺婕的最后一击,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唐宗主只差一点点,要被这一剑穿透心脏。

    在这场几乎是唐宗主必输的斗,那张珺婕张大先生,竟然突然被唐宗主一剑顶在额头,而她的飞剑竟然没有发出去。

    这是什么意思?是张珺婕故意相让?她有让的必要吗?而且看先前的样子,她也根本没有让的意思。

    那是唐宗主在扮猪吃虎,之前是故意让着美女,让她先得意一阵,然后最后一举反败为胜,这样不光能赢了赛,而且还有可能赢得美人心。

    不得不说,众人真是脑洞大开,思维不拘泥固化。说的好像唐丁是个登徒浪子一样,可是有谁见付出这么大代价的浪子吗?

    再说了,人家唐宗主的身边没人早已成群,也丝毫不亚于这张大先生,有必要为了博她欢心,差点连命都搭吗?

    不过持这种观点的人,也被反驳了“这个世界永远都是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得到了的,往往不容易珍惜,这是男人的共性。”

    唐丁大概也发现了张珺婕的异样。

    唐丁拖着受伤的身体,努力的想移动到了张珺婕眼前,他想看看张珺婕到底怎么回事?见唐丁的举动,行慕柳等人赶紧搀扶他一下,来到了张珺婕的眼前。

    因为暂时没有了生命威胁,唐丁也有空仔细的看张珺婕的气息了,这一看,他立刻发现了张珺婕的胸腹间的任脉处的拥堵,敢情这不是她放过了自己,而是一着急自己把自己堵住了。

    唐丁感觉自己的运气真好,命也真大。

    运气这东西,虽然虚无缥缈,而且捉摸不定,但是却不得不承认,运气有的时候是生命最好的礼物。

    唐丁也发现了张珺婕在努力冲破阻滞的意图,他的望气术能看到张珺婕的内气运行路线。

    唐丁心一凛,危险还没过去,而且随时都会降临。

    唐丁知道张珺婕这次的经脉拥堵,昨天晚那一次要轻的多,昨天晚,张珺婕意识全无,是唐丁帮助她纾解了经脉拥堵,而这一次,她不光有意识,而且还在自己尝试纾解经脉。

    唐丁完全想象的到,一旦张珺婕纾解了经脉的拥堵,重新“满血复活”,那等待着自己的将是万劫不复。

    可是,唐丁也有为难的地方,自己不能因为可能到来的危险,杀掉一个无法抵抗的人,而且还是女人。

    更何况,杀了人,唐丁也没法跟张珺妤说。

    可是不杀,那她恢复后,有可能杀了自己。

    “唐宗主,这场战斗你胜了,我们输了,”张珺妤大概也知道唐丁心里的矛盾,她率先代姐姐认输。

    张珺妤这是聪明的做法,其实即便她不认输,众人也早看出了输赢,而且这是一场五局三胜的武,隐仙派早已经胜了三场,再加这一场,是第四场,算胜不胜,都无关大局了。

    可是如果把张珺婕放走,那等待唐丁的可能是张珺婕的卷土重来。

    唐丁现在身受伤不轻,算他不受伤,也不是张珺婕的对手。

    放她走?还是不放?这是个让唐丁纠结的问题。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