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电影教师 > 第847章 拉奈岛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847章 拉奈岛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拉奈岛没有直航航班,需要在欧胡岛上的檀香山国际机场搭乘岛际航班,或者从茂宜岛坐船,而张然他们选择了飞机。

    经过30多分钟的飞行,飞机降落在了拉奈机场。

    从飞机上下来,张然转头看了看,发现机场非常小,就像个火车站。

    不过张婧初却是满眼的惊醒,从最近天气一直阴沉沉的洛杉矶来到阳光明媚的夏威夷,简直像到了另外一个世界,整个人心情一下都明朗起来了。张婧初闭上双眼,张开双臂,满脸享受地道:“天气真好,阳光真好!”

    张然也露出了笑容:“这个时候应该念一首诗才是,苟利国家生死以!啊,不对!念错了,应该是,啊,夏威夷啊夏威夷,你可真的是夏威夷!”

    张婧初忍禁不禁地道:“你这叫什么诗啊?”

    就在这时,一个中年男人迎了上来,恭恭敬敬地问好:“张先生,你好!我是四季度假村的导游约瑟夫,欢迎你们到拉奈岛来。请往这边走!”

    张然他们听到约瑟夫是导游,就跟着他出了机场,上了等候在机场外面的巴士。

    汽车启动后,约瑟夫兴致勃勃的向张然他们介绍起拉奈岛景点与历史来。

    16世纪前拉奈岛一直无人居住,是个神秘之地。传说这里本是众神的花园,因为教士之间起了纷争导致众神花园化为焦土。1922年詹姆斯-都乐买下拉奈岛,开始种植热带水果。其中菠萝最多,全盛时期菠萝园面积一度达到一万九千英亩。拉奈岛也成了世界上最重要的菠萝种植地和出口地。在20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拉奈岛都被称为“菠萝岛”。

    然而到了1980年以后,拉奈岛的菠萝农场在与世界其他国家菠萝农场的低廉劳工的竞争下败了下来,都乐开始将菠萝种植搬到了更加廉价的东南亚。1985年,亿万富豪大卫-默多克从公司经营不善的都乐手中购入拉奈岛,成为新岛主,用于旅游开发。

    在介绍完拉奈岛的历史后,约瑟夫绘声绘色的讲起了那场让拉奈岛闻名世界的婚礼:“比尔包下了岛上所有轿车、直升飞机和四季度假村250间客房,整个婚礼花费一百万美金,结婚典礼就在四季度假村高尔夫球场第12洞的位置。当时比尔穿了一条黑色宽腿裤和白色晚装夹克,梅林达婚礼服超过一万美金,由西雅图的维多利亚-格伦设计。婚宴名单上起码有六个亿万富翁的名字,为了凸显私秘性,婚宴周边用黄金做的警戒线围了起来,而且梅林达惊喜地发现岛上一家珠宝店整个上午只为她一人开放。”

    张婧初这次到拉奈岛,最关心的这个岛适不适合做结婚地点。现在听到约瑟夫说比尔-盖茨的婚礼,她忍不住问道:“到岛上结婚的人多吗?”

    约瑟夫连连点头:“很多,每年都会有不少人到岛上结婚,呼罗普海滩、波利胡亚海滩、度假村等等,有太多地方适合结婚了。比尔在拉奈岛结婚后,给了默多克新的灵感,就是筹办亿万富翁的婚礼,这是岛上经济的一个热点。”

    张然一直在看窗外的景色,他发现路边很多民居上都挂着标语,上面写着各种抗议的口“拉奈岛不要风车”,“默多克是个可恶的商人”之类。张然有些好奇,指着那些标语问道:“这些标语是怎么回事?”

    约瑟夫神情有些尴尬,不过还是解释道:“默多克在接手拉奈岛后将经济发展重心转移至旅游业上,一开始,默多克展现出了非凡的眼光,经营得不错。但08年的经济危机让他亏了大钱,随之而来的是岛上人口下降、店铺倒闭、社区的维护也一落千丈,岛上经济几近崩溃。默多克打算在拉奈岛修建一座风力发电场,将电力出售给夏威夷主岛欧胡岛,以此为拉奈岛创收。不过这一举动却遭到了岛上居民的强烈反对,大家打出了各种标语进行抗议。”

    张然突然想起上一世拉奈岛被甲骨文的ceo拉里-埃里森以高价买了下来,应该就是这一两年的事,好像花了5,6亿美元,应该是大卫-默多克经营不下去了,故而转手卖掉,不由问道:“那默多克打算怎么办呢?”

    约瑟夫微微叹了口气,无奈地道:“听说默多克先生在经济复苏计划受阻后,便对拉奈岛失去了兴趣,打算卖掉,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张然心道,是真的,买主就是甲骨文的拉里-埃里森。

    不久之后,张然他们顺利入驻了呼罗普海湾的四季度假村,房间沿错落的山体各自安插在面海的不同位置上,整面墙都是落地玻璃推拉门。张婧初拉开衣橱,准备挂衣服的时候,发现衣架上系着一小包当地的干花,散发着淡淡地香气,难怪房间里有淡淡的花香。

    挂好衣服,张婧初来到玻璃窗前,伸了伸懒腰,看看楼下的花园,又看看远处碧蓝的大海,感觉心里面都是暖的,惬意地道:“这里的风景真的太美了,碧海蓝天,感觉天地特别宽阔,要是夜晚不拉窗帘,应该能够看到大片大片的星星吧!”

    张然走到张婧初的身后,搂住她的腰,在她耳边轻声道:“对啊,你喜欢看星星的话,那晚上我们就到海边去看星星!”

    张婧初扭头,笑道:“好啊,不过我们现在就去海滩看看吧!”

    张然知道她是想看看海滩适不适合作为结婚地点,轻笑道:“我早是你的人了,肯定跑不掉的,你就这么急着啊!”

    “赖皮!”张婧初白了张然一眼,认真地道,“把地点定下来,才可以早做安排啊!”

    张然见她这么说,就道:“行,那我们去看看吧!”

    因为要去海滩游玩,张然换了一件有夏威夷味道的花格子短袖衬衫,并配了一条大裤衩,脚上蹬着一双人字拖;张婧初换上了连体泳衣,又在外面套了一条波西米亚风格的连衣裙。

    从房间里出来,张然他们敲开助理的门,叫上他们,一起来到酒店的商店。张然给大家一人买了一顶草帽,然后一起向呼罗普海滩走去。走了大概五分钟,就到呼罗普海滩了。

    现在是淡季,而拉奈岛本身又是私人岛,游客相对比较稀少,因此整个海滩也空旷异常,只有小猫三两只,还在几个帆板爱好者者,正在海中冲浪。

    张然给助理们说了声,让他们自己玩,而他和张婧初就把鞋子脱了提在手上,开始在沙滩上漫步,享受着海风的吹拂。

    张婧初的长裙刚好到脚踝处,在海风中裙角随风舞动,显得灵动非常,从远处看就像在海滩上起舞的波西米亚女郎。

    这片海滩的海水非常清澈,漫过脚面时凉丝丝的,像是恋人的温柔抚摸,特别舒服;沙子也是又细又软,赤着脚在走在沙滩上,那种感觉非常奇妙,就像踩在白色的地摊上,松软的地方,细沙从指缝溢出,痒酥酥的。

    张然和张婧初携手而行,彼此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走着,走在宁静的沙滩上,任由清澈的海水不时拍打着他们的双腿,而在他们的身后是两行浅浅的脚印。

    在他们走过后,海浪翻滚上岸,脚印渐渐变淡,直到最终完全消失。

    走在寂静的海滩上,享受享受着阳光普照,享受着海风的吹拂,张然和张婧初内心一片宁静,整个人的心情都完全放松下来。

    漫步一阵后,张然和张婧初来到一张摆有两张沙滩椅上的太阳伞下,坐在椅子上轻声说话。呼罗普海滩很美,但在张婧初看来却不如想象中的好,她觉得沙滩应该更白,海水应该更蓝才是,她希望结婚的地方是个特别梦幻的地方。

    张然听张婧初这么说,就道:“夏威夷什么都缺就是不缺海滩,肯定能够找到合适的。”

    就在此时,张婧初像发现了什么,冲张然努了努嘴,示意在张然身后。

    张然扭头一看,旁边的太阳椅上,坐着一个年轻的女孩,大概二十来岁。女孩穿着红色的比基尼,腰间系着一块方巾,乌黑的长发在海风之中略显凌乱,鲜艳欲滴的红唇在阳光下格外诱人。女孩眼睛很大,此刻她正用一种激动而又纠结的目光看着自己,似乎是想打招呼,但又有点犹豫。

    张然见女孩看自己的眼神,知道自己被认出来了,冲女孩笑了笑,温和地道:“你好!”

    女孩见张然跟自己打招呼,满脸惊喜,赶忙用中文回道:“你好!”

    张然一怔,女孩中文说得不错,吐词也相当标准,就用中文问道:“你会说中文?”

    女孩见张然满脸震惊,轻笑起来:“是的,我爸爸是魔都人,我妈妈是美国人。我在北平和魔都住过的。差不多两年,哦,其实是一年半,今年年初才回美国。”

    张然这才知道女孩是混血,只不过女孩长得比较西化,晒得又比较黑,要她自己不说,张然还以为是拉丁裔呢!张然对abc的印象其实不是太好,他刚到美国的几年遇到的abc大多很奇葩,难得见到一个对中国有好感的,对内地人有好感的也是屈指可数。这些人在美国被主流社会排挤,往往以自己的血脉为耻,恨不得扒了自己的黄皮,为了获得白人认同,特别喜欢说中国坏话,想要通过贬低中国、贬低自己的种族来获得白大爷们的认同。

    其实这种人是最可笑的,如果你连自己的种族都看不起,谁又会真正看得起你呢!

    不过最近几年随着中国经济发展,现在移民海外的华人在文化上倒是比较自信了,绝大多数在家里都坚持跟小孩说中文,一到暑假,大堆家长都想方设法把儿女送回国内接受中国文化的熏陶。

    眼前的女孩显然不是那种你一说他是中国人,就跟受了多大侮辱似的那种abc,这让张然对女孩印象不错,就笑着道:“认识一下,我是张然,这是我妻子张婧初!”

    张婧初听到女孩是华裔,微笑着招呼道:“你好!”

    “你好!”女孩冲张婧初笑着点点头,然后看着张然,笑容灿烂地道,“我认识你,我哥哥和弟弟都很崇拜你,我父亲也说你是华人的英雄!哦,忘了自我介绍了,我是汪可盈!”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