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电影教师 > 第846章 时代年度人物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846章 时代年度人物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张然在看到戈达尔对自己的评价后相当惊讶,他以为戈达尔会很讨厌自己的电影,毕竟自己的电影虽然也有作者性,但实际上还是比较商业的,属于戈达尔革命的对象。

    仔细想了想,张然觉得戈达尔大概是喜欢自己对电影语言进行的各种尝试吧!

    张然没把戈达尔的话太当一回事,前辈对后辈的夸奖有时候不能太当真的。他知道自己才刚刚走进伯格曼说的那间屋子,跟格里菲斯他们差得老远了。不过张然很年轻,而且有非常远大的目标,他相信等到自己真的创造出一整套全新的电影语言时,就真的可以和格里菲斯他们相提并论了。

    在这之前,张然只能继续探索、继续实验,一步步向着那个目标前进。

    戈达尔在业界影响无与伦比,他的言论出来后,立刻被国内众多媒体转载,标题都特别夸张“世界上最好的导演在中国”、“戈达尔钦点张然为他的接班人”等等。新琅娱乐觉得转载别人的文章不过瘾,专门搞了个“谁是华语电影第一人”的投票调查,列了十个导演:台弯地区的李鞍、侯孝闲,香江地区的王佳卫、吴雨森、徐可、杜其峰,以及内地的张然、张一谋、陈凯哥、冯小钢。最终,张然凭借着粉丝强大的刷票能力以56.3%高居榜首,成为大家心中的华人导演第一人。

    这下李鞍和张一谋粉丝不干了,李鞍有两座金熊、两座金狮,还有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和最佳导演奖;张一谋有一座金熊、三座金狮,以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在奖项上的干货特别足,而张然只有一座金狮奖,他凭什么是华语电影第一人。

    张然粉丝也有自己的理由,张然奖项虽然不如李鞍和张一谋,但票房比他们好太多了,而且电影口碑都出奇的好,此外,斯科塞斯、伯格曼、甚至是戈达尔这些顶级大师都对张然的电影非常推崇,凭什么不能是华语电影第一人。

    三家粉丝谁也说服不了说,先是争吵,然后变成谩骂,最后变成粉丝的疯狂互掐。

    就在粉丝们掐得昏天黑地之时,一条突如其来的消息夺走了所有人的目光。

    12月15日,美国《时代》周刊宣布了2010年年度人物的评选结果,张然战胜了社交网站脸书的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美国茶叶党、阿富汗总统哈米德-卡尔扎伊、维基解密创办人阿桑奇和智利矿工后,成为2010年的年度风云人物。

    在2008年张然凭借奥运会开幕式的轰动效应,成为获得了《时代》年度人物的提名,但在最终评选中输给了美国总统***,排名第二;这一次张然终于战胜了所有的对手,登上了《时代》周刊的封面,并当选年度人物。

    《时代》周刊选年度人物的传统是从1927年开始,当时那周没有大新闻,编辑没有写的,就思考究竟该怎么搞个大新闻出来。这时总编辑突然想起,这年查尔斯-林白首次飞越了大西洋,但《时代》杂志却没有把他放在封面上。他眼睛一亮,决定把林白放在封面上,并称为年度风云人物。

    从那年开始,《时代》周刊就在岁末以双周刊的篇幅介绍、评价当选的年度红人。从1927年到2010年,《时代》周刊总共进行了82次年度人物的评选,在历年的年度人物的评选中,美国总统当选的次数是最多的;除此之外,商界人士、医生、科学家、甚至计算机和地球都当选过年度人物。

    在《时代》周刊82年的评选历史中,只有三个中国人当选过年度人物,分别是1937年的蒋介石和宋美龄夫妇,这也是首次由一对夫妇获选;然后就是邓总设计师,他在1978年和1985年两次当选。

    张然是第四位当选为《时代》周刊年度人物的中国人,也是第一位非政治人物的中国人!

    《时代》周刊在给张然的当选人物小传中写道:“张然通过虚拟世界的平台把全球5亿多人联系到一起,绘制他们之间的社交地图,这是从未有过的创新之举;他创立的新型信息交换体系如今对公众而言必不可少;他以更具创意乃至更积极的多种途径改变了公众日常生活方式,fly已经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

    不过在《时代》周刊的评选结果出来后,引发了巨大争议,许多人对这个结果表示质疑。因为在入围者中维基揭秘网站创始人阿桑奇的呼声相当高,在网民投票中和张然一直处于焦灼状态。现在张然赢了,阿桑奇支持者就很不服气,他们认为《时代》周刊是因为担心承受美国政府压力才会弃选的阿桑奇。在《时代》公布消息后不久,1万多名抗议者涌向《时代》位于纽约曼哈顿的办公场所,举行抗议活动。

    媒体中支持阿桑奇的也不少,《基督教科学箴言报》直接评论道:“张然获胜,阿桑奇出局,《时代》周刊做出了正确选择吗?”《赫芬顿邮报》也说:“从硅谷到华尔街,大家对这一决定颇感震惊。”美国《计算机世界》作者瑞奇-简宁斯在文章中写道:“2010年显然不属于fly,它的人气都是在去年甚至前年聚集起来的。”

    在网络上阿桑奇的粉丝和张然的支持者打起了嘴仗,阿桑奇的粉丝认为:“维基揭秘重新定义了网络时代中公民的自由和知情权,代表着公民知晓信息的自由对民主社会的挑战,具有前所未有的历史性意义。”

    张然的支持者认为:“fly给我们生活带来的变化怎么形容都不过分,连***都用它宣传,维基揭秘曝光的那些国家之间的秘密交易虽然很招人眼球,可这和我们普通人有什么关系呢?你用着fly却来质疑张然,不觉得可笑吗?”

    由于抗议声太大,《时代》周刊编辑理查德-施滕格尔不得不出来解释:“阿桑奇和张然就像一个硬币的两面,都反映了对公平和透明的呼唤。阿桑奇用强制公开信息的方式攻击大机构和政府,希望削弱它们的力量;张然则赋予了我们每个人自愿分享信息的能力,把整个世界联系在了一起,这是一项伟大的创举;此外,你们别忘了奈飞和大数据。选择年度人物,我们必须选影响力更大的,而张然就是影响最大的!”

    理查德-施滕格尔的话一点没错,张然的影响力要比阿桑奇大很多。上一世推特在很长一段时间不能发图片,最终导致了ins的崛起;而fly从一开始就支付发图片,而且也能够发长文,到后来还推出了自己的视频播放器和直播平台,可以说现在的fly就是推特和ins、snapchat、pinterest的综合体,用户数超过5亿,比扎克伯格脸书的用户都要多。这也是为什么fly上市之后市值能够达到1300亿,而上一世推特的市值只有200多亿的原因。

    张然今年另一个重要贡献是推动了大数据的应用,随着《纸牌屋》走红,大数据这个概念变得人尽皆知,相关人士都认为大数据将是it行业未来最重要的增长点。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各行各业都开始运用大数据进行相关分析,洛杉矶警察局和加利福尼亚大学合作利用大数据预测犯罪发生,谷歌利用搜索关键词预测禽流感的散布等等,大数据时代正在到来!

    张然对互联网行业的贡献,以及对普通人生活带来的改变,不是阿桑奇能够比的,所以他当选《时代》年度人物确实受之无愧!

    在张然成为《时代》年度人物的消息传回国内之后,国内媒体和网友都沸腾了。

    以前国内哪个明星要是能够登上《时代》封面,不是国际版封面,而是亚洲版的封面,粉丝都可以吹几年,现在张然不只登上了《时代》封面,还成了《时代》年度人物,这真的让人目瞪口呆。

    “这不是时代封面,而是时代年度人物啊,张然也太牛了吧!”

    “就连太祖都没成为时代年度人物,张然竟然成了时代年度人物,这也太夸张了!”

    “从年初的《纸牌屋》和大数据,到年底的fly上市,到最终当选年度人物,2010年简直可以说是张然年啊!”

    媒体对这事自然是疯狂报道,甚至被上升到了国家层面。大家都对张然这个中国人登上《时代》周刊国际版封面,并成为年度人物极尽赞美,并且骄傲不已。

    央视《新闻联播》也对此事进行了报道,认为这是中国经济发展的必然结果,相信随着中国经济越来越强大,会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当选《时代》年度人物。

    张然对此倒并不是特别在意,《时代》年度人物对他来说没有的太大意义。就在大家议论纷纷之时,张然和张婧初坐上了前往夏威夷的飞机。

    这次张然他们两个去夏威夷有两个目标,一个当然是去度假,去过二人世界;另外一个是准备在夏威夷这边为明年的婚礼选个合适的地点。张然和张婧初的婚礼在明年十月下旬,那时候天气有些凉了,他们觉得选择个暖和的地方比较好,所以,就打算到夏威夷这边看看,毕竟这边被誉为“全球最令人神往的婚礼举行地”。

    张婧初透过舷窗望着窗外的碧海蓝天,神情格外雀跃:“听说拉奈岛被评为夏威夷最浪漫的去处之一,甚至被称为上帝的伊甸园,也不知道到底怎么。”

    张然微笑道:“景色肯定不错,毕竟94年比尔盖茨和老婆就是在拉奈岛上结婚的。据说岛上的呼罗普海滩是美国最美丽的海滩之一,在海滩上举行婚礼也挺不错的。”

    张婧初脑海里浮现出柔软的沙滩、清凉的海风、灿烂的阳光,徐徐海风吹拂着她和张然,两个人慢慢走向婚姻殿堂,她眼睛闪闪发亮,激动地道:“一望无际的蔚蓝、飘满花香的空气、凉爽微甜的海风,让大海蓝天见证这一切,哇,简直太美好了!”

    张然想了想,又道:“听说欧胡岛的古兰尼牧场也挺不错的,很多好莱坞电影都在那边取景,像《侏罗纪公园》、《五十次初恋》之类,好像到那边结婚的人也挺多的。”

    张婧初认真地点头道:“好的,那到时候我们也去看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