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电影教师 > 第837章 世界上所有的夜晚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837章 世界上所有的夜晚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徐若宣在东京上演的哭戏传回台弯后,岛内一片骂声,不光媒体纷纷痛批张然他们“嚣张气焰、鸭霸嘴脸,正是中国政权的缩影”、“中国连女人都欺负,简直欺人太甚”,连岛内的官员也都跳了出来,对着张然和江坪开火。

    台弯行政院长吴墩义痛批张然和江坪蛮横无礼,并表示:“大陆代表团蛮横的要求并不恰当,希望未来大陆在其他场合,能维持口口声声讲的善意,因为唯有累积足够善意,才能对两岸和平稳定、繁荣发展、互惠双赢的大局有帮助。”

    台弯新闻局长江启臣也表示:“东京影展属于文化活动,中国代表团的打压举动,严重侵犯了台弯电影人的权益,希望中国不要以政治手段干预电影文化交流。”

    民进.党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对着马省长就是一阵乱喷,蔡英雯更是表示:“中国对台弯主权的打压从来不会松手,国民.党马英玖政府不要太浪漫也不要太天真。”

    最后连马省长的发言人都出来表示:“这次事件,严重伤害台弯人民的感情,引起了台弯朝野政治人物以及民众的愤怒。这不利于两岸的和平发展,中国当局不可等闲视之,应立刻补救,停止打压。”

    25号,台弯新闻局宣布将此次事件定调为“江平事件”,并表示将把江平、张然和张婧初列为不受欢迎人物。在04年的时候,张然和张婧初跟台弯文化局发生过冲突,上了台弯的黑名单,五年之内被禁止入台。他们去年年底才解禁,没想到还不到一年,又是五年不得入台。不过张然和张婧初对此毫不在意,谁稀罕去啊!

    内地网友本来都在骂陈智宽,说他数典忘祖,现在徐若宣这么一哭,再加上她爆料阮经兲因为走不成红毯,怒扯领带,网友们就把矛头转向了他们两个,整个网络顿时骂声不绝,并号召抵制他们两个。

    “徐若宣快四十了吧?怎么还这么蠢?到大陆圈钱的时候一副嘴脸到东瀛圈钱的时候又一副嘴脸,这次实在是把我恶心到了,果然没脑子的女人不如猪!”

    “走不了东瀛的红地毯就哭,你也太贱了吧,想走红地毯回湾湾自己买布,铺个千八百米的,走死你!以后还是去东瀛发展吧,千万别来内地了!”

    “爱摆酷,爱愤怒;爱绿毯,更爱扯领带;无论是飞虎队还是地道战,十几部大片任我选;我是未来金马影帝,王学圻都不能和我平级;我是台弯之光我是霸占内地市场主力;蜡笔小新就是我的模板我是阮经兲!”

    “以前把弯弯当同胞,当兄弟,但是他们却把我们当成有钱的凯子,当面一套背面一套的,真的很贱,这种兄弟和家人不要也罢!”

    也就在这天,中国电影周在东京有乐町的日剧剧场隆重开幕,中国大使馆文化参赞张爱平、东京电影节主席依田巽到场,并上台致贺词。开幕影片《康定情歌》剧组的主演苏友朋、居文沛,以及代表团的张光北、张雨绮等明星尽皆亮相。东瀛著名女星常盘贵子上台献花,并与中国代表团团长江平导演热烈拥抱。

    晚上,中国代表团在东京王子赤阪饭店二楼举行庆祝晚宴,中国驻日本大使程永华、东瀛民主党众议院议员海江田万里,以及各界友好人士出席宴会。

    在晚宴上,东瀛国土交通省观光厅长官沟畑宏找到张然,跟他聊了起来。冯小刚的电影《非诚勿扰》在中国上映之后,给北海道带来了众多中国游客,东瀛观光厅希望有更多的剧中国组到东瀛取景,进而吸引更多的中国游客到东瀛旅行。官沟畑宏向张然发出邀请,希望张然,希望世纪巅峰,以及中国影视界人士能够前往东瀛各地取景。

    张然自然满口答应,并表示东瀛景色非常美丽,特别适合拍电影,世纪巅峰以及世纪巅峰旗下的导演非常愿意到日本取景的,但他心里却很不以为然,我们到加拿大、到爱尔兰,甚至到美国各州取景,都有退税,还有各种优惠政策,你们什么都没有,谁愿意来啊!

    第二天晚上,电影《世界上所有的夜晚》在六本木东宝影院首映。尽管是在东瀛首映,但凭借着张然的影响力和人脉,整个红毯依然是星光熠熠。

    《钢的琴》和《观音山》来了;《莎拉的钥匙》、《亲密文法》这些竞争对手也来了;电影节主席依田巽来了,电影节评审团尼尔-乔丹率领整个评审团来了;此外,木村拓哉、苍井优、北川景子等东瀛明星来了,甚至连山田洋次都来到了现场,为了电影的首映助阵。

    整个首映红毯最抢眼的无疑是张婧初,这次她穿的不是高级定制,而是私人订制,是由海盗爷加利亚诺专门为她量身设计的一款黑色蕾丝长裙。整个裙子虽然是西式剪裁,却有一种中国水墨的流畅和意境。张婧初穿上之后虽然不是波涛胸涌,却格外性感,但同时又不是那种特别暴露的三俗礼服,显得个性十足。

    红毯上的张婧初光芒万丈,完全是巨星的派头,但进入电影院后她却紧张起来。《世界上所有的夜晚》是她执导的第一部电影,尽管看过电影的人都说拍得很好,但她心里还是没底,不知道大家是真觉得不错,还只是嘴上说说。

    张然感觉到了张婧初的紧张,作为过来人,他知道张婧初在担心什么,他没有说话,紧紧的握住她柔软的手。张婧初扭头与张然对视,看着他那张微笑的脸,整个人就安定多了。她粲然一笑,不管如何,张然在我的身边呢!

    很快放映厅的灯光熄灭,电影正式开始。

    电影的女主角是张婧初扮演的杂志编辑,原本她生活在幸福甜蜜之中,却遭遇了一场飞来横祸,丈夫在一次车祸中意外丧生。为了摆脱哀伤,张婧初决定起程去三山湖,因为丈夫说过,即使所有人都涂满了泥巴,他也能从中认出她来,因为她的眼睛太清澈了。

    就像幂幂中有人在指引,由于铁路塌荒,张婧初意外的来到了一个叫乌塘的地方。这是一个有二十多家煤矿的北方小镇,在这里张婧初遇到了很多以前没有见过,甚至没有听过的事。她甚至看到了一种被称为“嫁死”的女人,她们有意嫁给矿工,等待矿工在矿难中出事,继而拿到巨额赔偿金。

    在这里,张婧初遇到了一个叫蒋百嫂的寡妇,她本是良家妇女,贤淑勤劳,丈夫蒋百是个旷工。有一天,煤矿出事了,下矿的其他九人都找到了尸体,唯有蒋百却始终找不到踪影,就像人间蒸发了。在蒋百失踪后,蒋百嫂就变了一个人,三天两头去酒馆买醉,人也变得很浪荡了,隔三差五就领男人回家住。

    不过张婧初发现了蒋百嫂身上有很多让人看不懂地方,比如会去一个会唱民歌的民间老画家那里听又悲又没歌词的悲调,比如她特别怕黑,一到天黑她就会凄凉地感叹,天又黑了,这世上的夜晚啊!最让张婧初无法理解的是,只要一遇到停电,她就会发疯似的大闹,甚至扬言要用炸药包把供电局给崩了;而一旦电灯复明,她又总是奇迹般地安静下来。

    张婧初十分好奇,找了个机会买上酒菜来到蒋百嫂家对饮,两个同是失去丈夫的人,在酒精的作用下,变得无话不谈。等蒋百嫂喝醉后,张婧初偷偷打开了蒋百嫂家一扇上了锁的蓝漆屋门。屋内放置了一个冰柜,上面放着香炉,檀香以及供奉着的水果。当张婧初打开冰柜后,看到了让人目瞪口呆的景象,冰柜中藏着一具旷工的尸体。

    这个时候,张婧初终于明白,蒋百离奇失踪是当地官员为保自己乌纱帽策划的。因为当时矿难死亡的人数是10,如果少一人就不用向上级汇报,官员就不用承担相应责任了。

    为了保住自己的乌纱帽,当地领导与蒋百嫂达成了秘密协议,将蒋百装入冰柜永远锁在家中一间小屋里。但从此每一个黑夜都成了蒋百嫂无法跨越的地狱,只有在酒精的麻醉下,在肉欲的欢娱和自我践踏中,才能暂时忘却愧疚和恐惧,她只能这样度过一个又一个漫长的夜晚。

    张婧初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蒋百嫂的不幸,打着寒战逃到三山湖。在三山湖,她遇到了母亲去世,父亲断了胳膊,在景区卖火山石的小男孩云领。在目睹了这许多人世间的不幸后,张婧初突然觉得自己所遭遇的不算什么。她让云领带她去清流放河灯。清流是离三山湖最远、也是最清澈的一条小溪。

    张婧初从随身的包中取出丈夫的剃须刀盒,抠开剃须刀后盖,将残留在其中的胡须轻轻倾入河灯中。在一片漆黑中,张婧初放走了承载着希望的河灯。

    《世界上所有的夜晚》是部略带忧伤的电影,在放映过程中,现场观众哭声和抽泣声不断。丈夫死去后,张婧初捧着照片说“你不是魔术师么,求求你别离开我,把自己变活了吧”,现场哭声一片;张婧初打开冰柜,看到蒋百的尸体,观众知道蒋百嫂的不幸后,哭声一片;张婧初来到三山湖,坐在红泥泉边,将脸涂上厚厚的泥巴,在人群中无声哭泣的时候,哭声一片;电影的最后,当张婧初站在溪边看着一片河灯远去时,同样是哭声一片。

    当放映厅的灯光亮起,张然转头看了看,嘉宾和观众眼睛都是红的,都略带激动的鼓掌,他看得出大家被电影打动了,他们喜欢这部电影。

    张然知道张婧初为这部电影花了非常大的心血,张开双臂,紧紧抱住张婧初,在她耳边轻轻道:“你听这掌声,大家都非常喜欢这部电影,你成功了,恭喜你!”

    张婧初听着四周热烈的掌声,知道自己成功了。她眼眶有些红了,抱着张然,哽咽道:“大家都喜欢这部电影,真的太好了!我们的辛苦没有白费!”

    旁边的于飞鸿、颜丙燕都站来了起来,一脸兴奋的鼓掌。这部电影是她们共同努力的成功,能够赢得现场观众入场热烈的掌声,她们都非常骄傲。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