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电影教师 > 第836章 哭诉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836章 哭诉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进来的是几个日本人,西村隆也在其中。最前面的是一个五十来岁男子,长得有点像安倍。他们进来后,西村隆上前向张然他们介绍道:“这是电影节事务局局长都岛信成先生!”他又向都岛信成介绍道:“这是中国电影代表团的团长江坪先生,这是张然先生!”

    双方握了握手之后,都岛信成向中国代表团表示了歉意,然后一脸无奈地道:“我们对这次发生的事情非常遗憾。不过以往台弯每年都参加影展,都是用台弯的名称,没想到你们现在提出了,真是令人措手不。”

    张然见对方颇有指责之意,毫不客气地道:“那是你们的问题,全世界的电影节没有哪个像你们这么搞的。一个中国是国际共识,你们却偏偏要反着来,那我们只能认为东京电影节是在玩政治。”

    都岛信成见张然一顶大帽子直接扣了过来,赶紧否认道:“不不,我们是电影节,我们只做文化活动。很多国家和地区的电影参加我们的活动。很多国家和地区的电影参加我们的活动。国家的名称应该怎样、政治方面的事情、我们无法作主决定!”

    张然知道这种事情,该硬的时候就一定要硬,毫不客气地道:“是嘛,别的电影节可不是你们这么做的,你觉得这话我们会相信吗?作为国际电影节的主办者,你们不可能不知道两岸代表团因为称谓问题起过多次冲突。今年的魔都电影节上还因为这个闹了一场。稍微有点经验的主办者都知道,应该尽量把双方分开,可你们今年却把双方安排在一个休息室。你们这么做,你说我们会怎么想?你觉得我们是不是会认为你们是故意的?既然你们要这么玩,那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向全球媒体公布真相!”

    都岛信成头上的冷汗就下来,张然的影响力他是知道的,要是张然一闹,全球媒体绝对会大规模报道,那东京电影节的名声就毁了,赶紧道:“张先生,这绝对不是我们的本意!”他鞠躬成九十度,大声道:“这是我们工作的疏忽,给你们添麻烦了,真的非常抱歉!”

    张然冷冷地道:“我们不想听废话,问题已经出来了,直接说你们打算怎么处理吧!”

    都岛信成见张然一点余地都不留,只能硬着头皮道:“按你们的要求办!”

    与此同时,在中国台弯代表团的休息室里,李列正在叮嘱自己手下的艺人和导演,让他们出去之后千万不要乱说话。李列在80年代是台弯红极一时的明星,和罗大佑相爱多年,90年代后到内地经商,是第一批到内地发展的台商。不过由于生意失败,她又回到台弯做起了制片,这次来参展的《艋舺》就是她制作的作品,阮经兲、彭余晏这些人气当红不让的小鲜肉背后,推手都是她。

    两分钟前,她接到了一个香江导演朋友的电话,这位朋友在北平得知电影节上的消息后就马上打给她,提醒道:“让小天千万不要乱说话,如果乱说话,很可能大陆投资人就不用他做男主角了。为了让小天做电影的男主角,我们费了几个月工夫,求了很多人才把事情办好,让他千万不要乱说话。”

    挂掉电话后,李列压低声音把刚才的话对阮经兲说了一遍,又对其他人道:“大家千万不要冲动,千万不要乱说话,外面有很多大陆记者,如果真说了什么,会很麻烦的。”

    阮经兲、赵右廷等人要么唉声叹气,要么沉默不语。只有徐若宣没当回事,在拿着手机对着阮经兲等人嘻嘻哈哈地拍着。

    就在这时,休息室的门被推开,都岛信成和西村隆他们走了进来。陈智宽跟东京电影节打过多次交道,认识都岛信成,知道他是电影节事务局局长。

    在陈智宽看来,自己是是事务局方面邀请来的贵宾,而中国代表团参加的性质是合作企画,并非事务局主动邀请的贵宾,而且最近中日正在闹矛盾,日台却一直是友好关系,电影节事务局肯定站自己一边。他满脸委屈地道:“电影节有自己的处理方式,中国代表团这么搞呢?真的太过分了,他们这么做是不尊重你们啊!”

    都岛信成没有理陈智宽的话,直接道:“中国代表团要求,按奥运模式,你们用出席绿毯仪式的话必须用中国台弯的名义。”

    陈智宽马上道:“这个我们不同意啦,又不是奥运会,不能这么搞,我们不同意改名。”

    都岛信成看着陈智宽,道:“你们是不管如何都不能改名对吗?”

    陈智宽坚定地道:“是的,这个问题我们绝对不会妥协的!”

    都岛信成微微点了点头,道:“既然你们是这种态度,那我们只能遗憾的告诉你们,你们的绿毯仪式被取消了!”

    “什么?”陈智宽直接叫了起来,觉得无比委屈,脸上一幅爸爸你为何遗弃我的表情,质问道:“为什么啊?我们可是你们邀请的贵宾,你们怎么能这样对我们呢?”

    都岛信成冲陈智宽躬了躬,略带歉意地道:“对今天发生的一切我们非常抱歉,但我们没有别的选择,只能这么办了!”说完转身就走了。

    休息室内的人全都惊呆了,阮经兲平时不爱打领带,但为了星光大道,领带打得很紧很紧,这个时候,他突然大力地扯下领带,重重摔在了地上。

    绿毯仪式很快开始了,来自世界各地的记者围在红毯两边,对着绿毯上的明星疯狂按动快门,闪光灯闪个不停。

    中国电影《钢的琴》导演张猛携主演王千源及制片人jessica、韩方制片人崔光石,四人同走绿地毯,引得红毯两边的中国留学生一阵欢呼;接下来,《观音山》剧组走上了绿地毯,导演李玉、制片人方力、男主演陈柏林、策划焦雄屏、摄影师曾剑等一行亮相,也获得了不小的欢呼声。

    台弯媒体一直在等台弯代表团的出现,阮经兲等台弯明星的粉丝也都在拿着应援牌,等着偶像的出现。可左等右等,始终没有看到他们的身影。直到压轴的《世界上所有的夜晚》剧组走上红毯,台弯代表团也没有出现。

    张然和张婧初在东瀛的名气非常大,《世界上所有的夜晚》剧组自然也受到了现场粉丝的热烈欢迎,尖叫声和欢呼声震天。

    颜丙燕看到两边无数粉丝举着写有“张然”两个汉字应援牌,开始以为是中国留学生,但很快注意到不对,那些小女生都一口龅牙,而且喊“张然”的语调怪怪的,意识到是东瀛人,她非常惊讶,压低声音对于飞鸿道:“没想到,张导在东瀛这么受欢迎,有这么多粉丝!”

    于飞鸿笑着道:“那是当然,要不然我和婧初也不会让他做这个挂名制片了,就是想利用他的名气卖版权。”

    张然一边冲绿毯两边的粉丝挥手,一边转头对于飞鸿,道:“我耳朵很好,听到了啊!你们这么利用我,要收制片费哈!”

    在绿毯仪式结束不久,陈智宽召开了一个说明会,面对台弯媒体,他就像个受了欺负的孩子,悲从中来,哽咽着道:“他们太过分了,这是矮化,是打压!文化性的活动不要有任何因素介入,两岸正积极交流,应慎重处理,6月底才通過ecfa,我们实在没办法接受他们用这种方式打压,所以我们决定不出席这次的绿毯仪式,以示抗议,不过明天的影展还是正常进行!”

    哭诉一番后,陈智宽委屈万分地道:“他们实在太过分了,甚至威胁说,参展影片还想不想进大陆?我参加过那么多国际影展,从没发生过这种情形,主办单位也很无奈,政治和艺术应该分开,文化活动不该受到干扰。我们拍的片是要进华语市场,也要进亚、欧、美洲市场,台弯拍电影不是只为了进大陆市场!”

    这则消息传回台弯之后,立刻在岛内掀起了轩然大波,当天晚上台弯各个电视台都播放了陈智宽哽咽流泪的画面,播放了双方在说明会现场冲突的画面,整个岛内媒体都在惊呼“打压”、“矮化”、“鸭霸”。与此同时,这事也在内地引起了轩然大波,因为当张婧初指着陈智宽质问“你是不是中国人”的时候,对方竟然说“不是”。

    第二天下午,“台弯电影复兴”影展开幕式在六本木会场举行。陈智宽率领团员出现在开幕式现场,徐若宣、阮经兲、赵右庭等明星也都亮相。

    在傍晚的观众见面会上,导演李刚正在感叹:“昨天的事情真的有点遗憾,我们的女主角薇薇安打扮漂漂亮亮,对我來说就像是嫁女兒,喜酒也准备好了,最后却不能宴客。但没办法,一个中国的问题当然比一部电影的问题要大太多了……”话还没说完,一旁的徐若宣突然哭了起来,落下如豆般大的眼泪。

    阮经兲赶紧拍拍徐若宣的肩膀进行安慰,并且使眼色跟工作人员要卫生纸。徐若宣想到自己精心准备却无法走绿地毯,情绪非常激动,赶紧背对观众掩饰情绪。

    等到徐若宣发言时,她红着眼眶,用日文委屈地表示:“一想到大家一早便开始忙着化妆,准备行星光大道的心情,突然觉得很难过,张钧宁穿上露背晚装,很美,阮经兲平时不爱打领带,为行星光大道也打了,挺帅;当听到台弯代表团无法行星光大道时,阮经兲大力将领带扯下。”说到这里徐若宣做了个用力扯领带的动作,并表示:“我都拍下来了,等明天有空一定传到网站上给大家欣赏。”

    站在一边的李列差点没跳起来,这个智障女,你他么说自己就行,怎么拉别人下水啊!

    徐若宣说话,轮到陈智宽发言,他磕磕绊绊地道:“我们中……中……这个我们台弯……跟我们日本……”

    这番话语无伦次,一会中国,一会日本。徐若宣正在一边抹眼泪呢,听到陈智宽口误不断,噗嗤笑出声来,她也意识到这个时候笑好像不好,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

    台弯岛内的媒体已经因为“打压事件”这事骂了一天,等他们看到徐若宣梨花带雨的画面,再次"gao chao"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