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电影教师 > 第806章 领证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806章 领证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本届柏林电影节大爆冷门,错失金熊奖引发媒体质疑,连颁奖礼后的评委见面会都是在记者们的一片嘘声中开场的。m.。”――

    “当评委会宣布获得评委会大奖时,全场先是响起了对评委会没有选择为金熊奖的嘘声,接着伴随张然上台,观众持续鼓掌五分钟。”――

    当初在国内上映的时候,不少媒体给出了差评。但在柏林电影节的颁奖结果出来后,除了这种跟张然有仇的,绝大部分媒体都站在了张然一边,对电影节评审团进行了猛烈的抨击。

    网友在知道明明全球媒体都看好,却因为评审团输给了平庸的后,整个网络简直炸了锅。

    “评审团都是一群自以为是的傻逼,全世界都为叫好,他们偏偏要要对着干,这样才能显得他们有逼格!”

    “这部电影是德国和土耳其合拍的,评审团主席又是德国人,所以,这个结果真的一点都不奇怪,只是可惜了,那么好的电影竟然没拿到金熊!”

    “只有那种反应中国贫穷落后面貌的电影才能拿大奖,是在山城拍的,到处都是高楼大厦,那么现代化,怎么可能得奖嘛!”

    在电影节闭幕的发布会上,余男和评审团一起受到了媒体的抨击和质疑,甚至有媒体质疑她为了捧自己的前男友,放弃了对的支持。余男非常委屈,她确实给投票了,但同时她也一直坚定的支持,作为中国演员,她肯定希望中国电影能够在国际上拿大奖。

    只是在发布会上,很多内幕余男没法透露,回国之后在接受媒体专访的时候,她就没有顾忌了,把评选的内幕说了出来。

    柏林电影节评审团一共七个人,其中赫尔佐格和努鲁丁-法拉喜欢质朴自然的风格,力挺这部电影;而余男和芮妮-齐薇格则是的坚定支持者;另外三个评委弗兰塞斯卡-科曼奇尼、何塞-马洛斯和弗洛波伊斯则比较摇摆。

    评审团为此争论了很久,始终无法达成一致,最后赫尔佐格就说,张然是亿万富翁,有自己的电影公司和院线,有没有金熊奖对他来说影响不大。赛米-卡普拉诺格鲁不一样,他是独立电影人,像他这也的电影人生存是非常困难的,如果把金熊奖颁给他,而让更多的观众认识他,会有更多的公司买电影版权,那么他的命运就改变了。

    在赫尔佐格抛出这个论调后,弗兰塞斯卡-科曼奇尼、何塞-马洛斯和弗洛波伊斯立刻改变了立场,转向支持。余男和芮妮-齐薇格不同意这个观点,既然是电影评选,就应该着眼于电影本身,就应该颁给最好的电影,而不应该考虑电影之外的因素,要是谁惨谁拿奖,那电影节的评选就没有意义了。可惜余男她们没能说服评审团其他成员,在最终的投票中以2:5输给了。

    在为争取金熊奖失败后,余男她们就提出,既然金熊给了,那除了评委会大奖,还应该拿下影帝影后。02年戛纳电影节,没拿到金棕榈,就把评委会大奖和影帝影后给了。赫尔佐格认为三个奖太多了,应该给其他人一些机会,只同意给两个奖,要么评委会大奖加影帝,要么评委会大奖加影后;尽管一番激烈的争论,最终获得了评委会大奖和影后。

    张婧初看完余男的专访,有些感慨地道:“没想到这次电影节评选,有这么多波折,如果不是余男支持,我这个影后可能就告吹了。”

    张然笑着道:“所以啊,没必要把奖项太挂在心上,确定一部作品的价值的并不是奖项,上世纪的老电影不说了,就说这新世纪这十年间的作品,影史地位最高的几部电影、、、以及07年的,在电影节上都没有拿到最高奖。其实没拿到最高奖有时候也是好事,假设当年拿了奥斯卡,而颗粒无收,那么和的评价是不是就会反过来了呢?”

    张婧初一想,好像真是这个道理:“是非常优秀的作品,但现在人们对它的评价这么高,我觉得多少有一点补偿因素在里面。”

    张然就道:“也是这样,不然不会有这么多媒体支持我们。”

    坐在张然旁边黄莺见张然他们好难得回来一趟,结果还在不停讨论电影,就道:“你们不能整天只考虑工作啊,也该考虑下你们自己的事了!”

    张然抓住张婧初的手,冲母亲微笑道:“这次回北平,我和婧初就准备把证领了。”

    黄莺听到这话,吃了一惊,问道:“怎么这么突然?”这话脱口而出后,她意识到自己这话不对,自己早就盼着他们结婚了,都催过不知道多少次了,赶紧道:“我意思是你们都好这么多年了,早就该把事情定了。”

    张志民也连连点头:“是啊,你们也都老大不小的了,早就该把事情定下来了。”

    黄莺看了张国权一眼,用埋怨的口气道:“你爸每次到小区逛,看到其他的老头老太太带着孙儿在院子里走,都特别羡慕。”

    张志民瞪了黄莺一眼,明明是你想抱孙子,怎么赖到我头上来了,他看着张然问道:“你们准备什么时候举行婚礼呢?”

    张然拍了拍张婧初的手,微笑道:“这个到不急,今年事情比较多,而且我也希望把婚礼办得正式一点,需要时间来准备,所以我们打算明年再办。办完之后我也准备休息一段时间,给自己放半年假,好好休息一段时间。”

    在家里呆了三天,张然和张婧初做飞机,来到了永安张婧初家。张婧初的户口在老家,领证需要户口本,而且结婚这么大的事肯定得给张婧初家里说一声。

    张然和张婧初两人感情很好,张然也不是那种到处乱花的人,但张婧初的妈妈还是有些担心。张一谋和巩俐好了那么多年,最后掰了;王全安和余男好了十年,最后也掰了,谁能保证张然和张婧初能一直走下去呢,现在张然决定和张婧初结婚,让张妈安心了很多。

    在张婧初家呆了两天后,张然和张婧初回到了北平。他们两个接下来要忙自己的电影,时间很紧张,领证的事自然不能耽搁。第二天一早,两人就来到科学院南路的海淀民政局婚姻登记处。他们没选520之类的特殊日子,加上不是周末,到民政局来领证的人并不多。

    办理登记的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尽管张然和张婧初都带着墨镜,她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们,激动地道:“张然!婧初,你们要结婚了啊!”

    “是啊,我们要结婚了!”张然是来办结婚手续的,自然不可能向工作人员撒谎,这事瞒谁都可能,就是不可能瞒民政局的工作人员。他赶紧掏出一包喜糖递了过去,然后把两个人的证件递了过去。

    张然和张婧初来领证,自然把整个流程都弄清楚了,来的时候需要带的资料和证明也都带上了,不存在什么问题,工作人员检查了一遍,就给了两人两张登记表,微笑着道:“这两张表填一下,祝你们白头偕老,早得贵子。”

    在填完表后,工作人员问张然和张婧初需不需要宣誓服务。张然和张婧初没结过婚,以为就是填表拍照,把章一盖,领完证就结束了,没想到还有宣誓。张然对此到是无所谓,他始终相信做比说重要,但他不知道张婧初怎么看,就问:“婧初,我们要不要去宣誓?”

    张婧初有些惊讶,她也是第一次知道领结婚证还可以宣誓,满是期待地道:“这是法律意义上真正的结婚,比办婚礼都要重要,是在法律层面上对两个人负责,能宣誓一定要宣。”

    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张然和张婧初来到了婚姻登记处三楼大厅接受宣誓服务。颁证员是个二十六七岁的年轻姑娘,看到张然和张婧初整个人都傻了,做梦都没想到自己有机会见证偶像结婚,而且还能给他们念结婚词。她结结巴巴的告诉张然和张婧初,宣誓的誓词有四种,有版本是颁证员念,有版本是自己念,看选哪种版本。张婧初在看完四种版本的内容后,最终选择了第四种。

    在颁证员的安排下,张然和张婧初来到宣誓台站好。宣誓台有半人多高,上面摆着鲜花,后面布置着国旗国徽,给人一种庄严而神圣的感觉。

    颁证员看着张然和张婧初,郑重地道:“我是海定民政局颁证员王雪,今天能在此为二位新人颁发结婚证,我感到无比开心,下面请将右手放在胸前。”

    张然和张婧初都把右手放在了胸口,张然显得很平静,张婧初脸上泛起了激动的红晕。

    颁证员看看两人,用铿锵有力的声音道:“张然先生,张婧初小姐,今天是个神圣的日子,请二位郑重回答我的问题:请问你们是自愿结婚吗?”

    张然和张婧初异口同声地道:“是自愿结婚!”

    颁证员微笑道:“请二位面对庄严的国旗和国徽,一起宣读。”

    张然和张婧初拿着开始宣读:“我们自愿结为夫妻,从今天开始,我们将共同肩负起婚姻赋予我们的责任和义务:上孝父母,下教子女,互敬互爱,互信互勉,互谅互让,相濡以沫,钟爱一生!今后,无论顺境还是逆境,无论富有还是贫穷,无论健康还是疾病,无论青春还是年老,我们都风雨同舟,患难与共,同甘共苦,成为终生的伴侣!我们要坚守今天的誓言,我们一定能够坚守今天的誓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