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电影教师 > 第803章 终成影后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803章 终成影后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电影节最后一天,留守在柏林的记者们跟接头的特务似的,逢人就打听“有没有消息”,“评审团的结果出来没有”,甚至通过各种关系套奖项归属的情报。就连张然都接到了好几个记者的电话,问他接到组委会的通知没有。

    到现在为止,主竞赛单元的二十部电影全部放映完毕,本届电影节只剩下奖项归属这个最大的悬念了。今年柏林电影节参赛影片总体质量偏低,真正优秀的作品不多,很多媒体都说是《一个人张灯结彩》拯救了本届柏林电影节,否则没有任何亮点可言。

    《一个人张灯结彩》自然是本届电影节的最大热门,几乎所有人都看好电影拿下金熊奖。除此之外,俄罗斯参赛电影《我如何度过这个夏天的》,波斯尼亚女导演亚斯米拉-巴尼克的《在路上》和罗曼-波兰斯基《影子写手》夺奖的呼声也很高,中国电影《团圆》,土耳其、德国合拍片《蜂蜜》也各有拥趸。

    除了金熊奖外,影帝和影后的角逐也备受关注,在影帝候选人中,《一个人张灯结彩》的主演李雪健和《我是如何结束这个夏天的》主演格里高利-多比亚津二人呼声最高。李雪健刻画了一个孤独善良,尽职尽责的老警察,以精湛演技诠释人物内心世界,给观众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在影后角逐中,《一个人张灯结彩》的主演张婧初被认为是最大的热门,她凭着着对聋哑人小于的出色刻画赢得了如潮的赞誉,而唯一能够对张婧初威胁的是日本电影《芋虫》的主演寺岛忍。

    不过这是媒体的评价,在电影节媒体的评价跟评审团的看法完全是两回事。有消息灵通的记者打听到评委会主席赫尔佐格特别喜欢土耳其电影《蜂蜜》,这部电影除了温情之外,还揭露了大自然的残酷一面,而赫尔佐格本身有特别强的丛林情结,他的影片经常表现人与自然的对立和冲突,因此《蜂蜜》得到了赫尔佐格力挺。据说索马里作家努鲁丁-法拉赫,德国女演员弗洛波伊斯,制片人何塞-玛利亚-马洛斯,以及意大利女导演弗兰塞斯卡-科曼奇尼也都支持这部电影。

    当然,这些都是小道消息,真假难辨,而且柏林电影节有出黑马的惯例,《血色将至》场刊评分3.5,被许多媒体誉为21世纪的《公民凯恩》,最终却败给了相对平庸的《精英部队》,所以,不到答案最终揭晓的那一刻,一切都存在变数。

    很多有希望拿奖的剧组,比如《我如何度过这个夏天的》,比如《蜂蜜》,剧组成员一大早就穿戴整齐,坐在电话旁等候组委会的通知。只有《一个人张灯结彩》剧组比较随意,李雪健和胡君去特里尔参观马克思故居,现在还没回来;冯远怔则带着他的老师梅尔辛在柏林城里到处转悠;张然则带着张婧初到处领奖,领各种乱七八糟的奖。

    三大电影节都差不多,除了主竞赛单元本身的奖项,还有一堆场外奖。《一个人张灯结彩》就拿了好几个奖,其中一个比较重要的奖项是天主教人道精神大奖。这个奖项是由新教与天主教会的国际电影组织所选出的评委颁布的奖项,授予出色地描写人性的作品。评委们对《一个人张灯结彩》给出的评价是“执导流畅清晰,电影充满温情,高超地表演展示了人与人之间的真实关系”。

    张然没有参加天主教人道精神大奖的颁奖仪式,由电影的摄影赵飞代为领奖,并代张然表达了谢意:“能够获得这个奖项,张然觉得非常光荣,感到非常高兴。”

    张然不参加天主教人道精神大奖的颁奖典礼,到不是对这个奖项有什么成见,而是他要去为山田洋次的电影捧场,参加《弟弟》的首映礼。人家山田洋次都提早到了电影节,专门来为《一个人张灯结彩》捧场,张然不去为《弟弟》捧场肯定说不过去。

    在《弟弟》首映现场的红毯入口,中国记者们看到了张然和张婧初,蜂拥过来,纷纷向他打探消息:“张导,透露一下到底是什么奖嘛!”

    张然摊开双手,满脸无奈:“我没接到组委会的通知,不知道有没有奖呢!”

    记者们对《一个人张灯结彩》极有信心,场刊创纪录的3.9分,全球媒体一致好评,这样的电影怎么可能没奖,纷纷道:“肯定有奖,而且是大奖,要是《一个人张灯结彩》都不拿奖,到时候我们集体抵制柏林电影节!”

    张然哈哈笑道:“托你们吉言,要是真拿了大奖,请你们吃饭!”

    记者们发出一阵欢呼:“张导,我们可都听到了啊,要是你真拿了大奖,一定要请我们吃饭啊!你可是大导演,不准赖皮啊!”

    张然拍拍胸口道:“你们去打听打听,我向来都是言而有信的!”

    进入剧院,张然跟山田洋次打了个招呼,又跟主演吉永小百合和苍井优聊了两句,就和张婧初来到自己的位置,等着电影开始。

    《弟弟》剧情非常简单,由吉永小百合与笑福亭鹤瓶扮演姐弟俩,苍井优扮演小百合的女儿,讲述了姐姐吟子在东京经营一家药店,其弟弟铁郎一直过着放浪形骸的生活,偶尔回到家中还惹麻烦。有一天,弟弟得了重病,生命危在旦夕,当吟子得知后抛去与弟弟的旧怨,重拾姐弟的亲情。

    整个电影保持了山田洋次电影充满温情的特色,通过舒缓的节奏,将姐弟之间的亲情娓娓道来,祥和而美好,整部电影润物细无声,完全感觉不到镜头的存在,展现了极高的功力。山田洋次快八十岁了,能够保持如此强大的创作能力,着实让人佩服。

    电影结束后,张然刚从电影院出来,只见赵飞就飞奔过,火急火燎地道:“你们两个怎么才出来啊?晚上还有颁奖典礼呢!”

    张然听到这话,不由问道:“什么奖啊?是给电影的,还是给演员的?”

    柏林电影节组委会一般是颁奖礼的当天上午通知获奖剧组参加颁奖礼,但这次评委内部发生了激烈争论,谁也说服不了谁,一直拖到到下午评审结果才出炉。

    赵飞接到组委会电话的时候已经三点了,给张然打电话,发现手机关机,来到电影院找人,结果又进不去,只能在门口等着。

    赵飞顾不上多解释,催促道:“什么奖组委会没有说,没时间了,赶紧走吧!”

    作为导演张然不是特别在意形象,收拾得过于整齐显得缺乏个性,乱糟糟的,不休边幅,反而会给人一种这才是艺术家的范儿。张婧初虽然在乎形象,但在参加《弟弟》前,已经做过造型,不需要重新做头发,只需要换条裙子就行,不需要花费太多时间。

    晚上七点,张然和张婧初准时出现在了闭幕红毯上,引得现场尖叫声此起彼伏的,将气氛推向了顶点。

    张然一行进入电影院,发现旁边王权安的《团圆》剧组,就聊了起来。

    不久之后,主持人走上舞台,拉开了颁奖典礼的序幕。先是颁发短片单元的奖项,紧接着英国导演巴巴克-纳加非凭借《赛贝的童年》拿走了最佳处1女作奖。

    电影节主席主席迪特-科斯里克被主持人请上舞台,进行简短的致辞后,评审团主席赫尔佐格带着余男在内的六位评委走上舞台,主竞赛单元的颁奖仪式正式开始。

    《我是如何结束这个夏天》表现手法极端,摄影风格质朴,获得了杰出艺术成就银熊奖;接下来,王权安的《团圆》凭着对家庭和团圆主题的展现获得了最佳编剧银熊奖,让华语片再度扬威柏林。

    不知道组委会是不是故意的,给王权安颁奖的竟然是他的前女友余男。三年前,他们在这里一同凭借《图雅的婚事》摘得金熊奖,三年后,两人已然分手,却又在同一个舞台上相聚。余男面对昔日的合作者和情侣感慨道:“这个世界真的很小,我们可能在同一个地方分开,我们又会在同一个地方相遇。”说完,她很大方的拥抱王权安,向他表达祝贺。

    等到王权安发表获奖感言时,余男不禁有些哽咽。现场观众都非常感慨,觉得他们分手太可惜了。张婧初也忍不住道:“他们谈了十年啊,好好的,怎么就分了呢?”

    张然笑而不语,如果你发现我瞒着你经常出去嫖,会不会跟我分手呢?这种事情哪个正常女人能够忍受啊!

    王权安拿着银熊满意的离开后,西班牙知名制片人何塞-马洛斯走上舞台,去年他制作的《伤心的奶水》在柏林获得了的金熊大奖,而他现在要颁发的是最佳女演员奖。

    在这一刻,张然明显感觉到身旁的张婧初身体变得僵硬了,便握住她的手,冲她笑了笑,那意思是说,不管结果如何,我在你身边!

    张婧初也冲张然笑了笑,表示自己知道,她对自己演技有信心,也对小于这个角色也有信心,但这毕竟是柏林影后,要是拿下的话,自己就是继巩俐之后,内地第二个三大电影节的影后,她心里是紧张又期待,怎么都平静不下来。

    柏林电影节跟威尼斯和戛纳电影节有一点不同,威尼斯和戛纳颁奖嘉宾上台说的是自己对奖项的感受,而柏林颁奖嘉宾念的是评审团给出的评语。何塞-马洛斯打开信封,慢慢念道:“这是一个难度极高的表演,高反差又极具戏剧性,演员表演收放自如,创造出了一个真正的人物,她的魅力照亮了整部电影!”

    张然听到这话大喜,知道这说的是张婧初,这次柏林电影节所有表演中,称得上表演难度极高的只有张婧初扮演的小于。他用力握了握张婧初的手,示意这个奖是她的。

    不过张婧初没有注意到,也没有意识到何塞-马洛斯说的是自己,双眼紧紧盯着台上的何塞-马洛斯,紧张得连呼吸都快停滞了。

    何塞-马洛斯念完了评审团的评语,抬头看了眼台下的观众,又看了眼手中的获奖名单,微笑着念道:“最佳女演员银熊奖的获奖者是张婧初,来自电影《一个人张灯结彩》!”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