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电影教师 > 第716章 怀柔小院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716章 怀柔小院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大肚警察带队离开后没几分钟,那几个穿着军大衣,手拿棍棒的混混又冒出来了。更新快无广告。

    其中一个小头目模样的男子,走到蔡一侬面前嬉皮笑脸地道:“蔡姐,我们又回来了!警察叔叔说什么了?是不是要请我们喝茶啊?”

    其他几个混混肆无忌惮地大笑起来,他们能在这一片横行无忌这么久,肯定跟警察局是有关系的,否则他们哪里有这么大的胆子。

    大笑过后,小头目语重心长地道:“我说蔡姐,俗话说得好,强龙不压地头蛇。继续闹下去,吃亏的也是你们!你这又是何苦呢?”

    蔡一侬只是不住冷笑:“真以为没人治得了你们?”

    小头目大笑起来:“治得了我们的人多了去了,可不包括你蔡姐啊!”

    有个混混忍不住炫耀道:“就这么跟你说吧,到我们这里拍戏,不要说是你,就是张然张艺谋来拍,他也得按我们的规矩来办!”

    蔡艺侬突然抬手一指,轻笑道:“我确实治不了你们,但能治你们的人来了!”

    小头目顺着蔡艺侬手指的方向一看,只见七八辆警车闪着警灯,哇呜哇呜地叫唤着,由远及近。在瞬息之间开了过来,迅速的将他们团团围了起来。

    荷枪实弹的警察迅捷地从车上跳下,包围了面面相觑的混混们;有人用扩音器指挥着喊话,让他们放下手中武器,抱头蹲在地上。

    几个混混哪里见过这等场面,吓得差点尿裤子,赶紧扔掉手中的棍棒,抱头蹲在地上,惊恐地看着四周,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就在这时,小头目看到一个穿着警服的中年男子从车上下来,快步向着拍摄现场走去。一看到这个男子,小头目浑身就抖了一下,这不是区分局的吴局长吗?他怎么来了?再看吴局长的脸色,真的是阴沉得吓人,简直让人不寒而栗。

    接下来,小头目看到吴局长走到片场的一角,走一个五十来岁的中年人面前,低头说着话,像是在做检讨似的;他不认识中年男子,但他却认出了站在中年男子身边的年轻人,电影圈没有不认识他的,那是张然。

    小头目双脚一软,直接坐在了地上,心道完了,这回真的完蛋了!

    张然和领导聊了两分钟,走到小头目面前,淡淡问道:“你是院主吧?管几个院子?”

    小头目紧张得牙齿直打颤:“是,是院主,我管一个院子!”

    张然微微点头,是院主就好。领导们平常看到的都是影视圈光鲜的一面,都在高呼中国电影取得了多大的成就,可没有多少人在乎漂亮数据下潜伏的暗流,这次正好带领导去看看群众演员们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

    “蔡部长,你一定看过夏衍先生笔下的包身工,不知道有没有兴趣见识一下新时代的包身工,去看看传说中的怀柔小院?”张然见蔡复朝和在场众领导都一脸茫然,显然不知道什么是怀柔小院,笑着道,“我听认识的人说,怀柔附近经常有群头租下几个农家院,然后在报纸和网络上以高薪为诱惑,把很多涉世不深、对娱乐圈有憧憬的年轻人骗过来,关在院子里养着,被称为怀柔小院。这些群众演员有戏拍的时候群头让他们去拍戏,没戏拍的时候,就让他们出去打工。这些群众演员辛辛苦苦演戏、打工,到了月末被群头扣去房租和生活费,能够拿到的钱少得可怜,即使如此这些钱也会被各种原因克扣或拖延!”

    听到这话,怀柔的几位领导都有些蛋疼,张然,我们没得罪你吧,你怎么把我们架到火上烤啊!

    蔡复朝缓缓点头:“看看去,我到想看看这帮人到底无法无天到何种程度!”

    在小头目带领下,张然他们来到了距离飞腾基地不远的一个农家小院,院子用泥灰粉刷一新,铁门紧闭,从外面看与普通的农家小院没有任何区别。进入院子后,张然发现整个院子由4间平房组成,院子里污水横流,天井的角落里杂乱堆放着过冬储存的大白菜,他知道这些白菜就群众演员唯一能够吃到的蔬菜。

    院子里有个三十来岁的群众演员在晒太阳,当他看到人群中的张然,一下站了起来,激动地道:“张然,你是张然导演?”

    张然冲他微笑着点点头:“是啊,你叫什么什么名字?”

    “我,我叫王小虎!”王小虎因为激动,声音微微有些发颤,“导,导演,你是来选演员的吗?”他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张然,闪耀着希冀的光芒,我的机会是不是来了?

    不过张然的答案让他失望了:“不是,听说有人利用找拍戏搞诈骗,就过来看看。”张然抬头看了一眼王小虎身后的房间,道:你住哪个屋?带我们进屋子里看看吧!”

    “这边,这边!张导,这边请!”王小虎赶紧在前面带路。

    张然他们走进了房间,十多平左右的房间里都放着4张上下铺。整个屋子除了床,就只剩下狭窄的过道。生活用品和换洗的衣服鞋袜乱哄哄地堆放着,将原本就不大的活动空间占了一多半。

    在墙壁上贴着满满两张纸的规章制度,上面写满了各种不准,每一条不准后面都跟着罚款数额,动辄五十,高的要罚五百。除了规章制度,墙上还贴着几张王宝强和张然的照片。

    群众演员的房间有王宝强的照片并不奇怪,王宝强是群众演员心中的图腾,可以说每个北漂心中都有个宝强梦,但张然没想到会有自己的照片,不由问道:“怎么有我的照片?”

    王小虎就道:“听群头说,以前有个北漂女孩都沦落到快去坐台了,后来她遇到你,你觉得她是演戏的苗子,就推荐她做演员去了,群头对我们说你的新戏很快就要开机,到时候会安排我们进组,他们说你看演员眼光特别准,要是你发现我们有潜质,就会让我们做演员!”说话的时候,他满是期待地看着张然,希望从张然口中听到,不错,你可以当演员!

    张然无奈地摇了摇头,没想到自己竟然也成了这帮人招摇撞骗的幌子,电影本来是造梦的行业,可这些人居然靠践踏别人的梦想赚钱,简直该死!

    等张然他们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院子里站了十多个年轻的男女,都二十多岁的模样,他们都没有说话,只是用一种祈求又带有希冀的目光看着张然,希望能够从张然口中听到,不错,你可以做演员!

    张然自然不会说这种话,他又不是神仙,怎么可能看一眼就知道谁能做演员;他只是告诉这些群众演员,这个院子的院主已经被抓,大家现在安全了。

    在场群众演员听到群头被抓无比拍手称快,他们被这群人给坑惨了,纷纷开始诉苦。

    一个大学生模样的男生道:“大学毕业后,我到北平找工作,看到报纸上的招聘信息,说剧组直招演员,跟组演员3800到8000元一个月,条件不限,安排食宿,免一切费用。”说到这里他苦笑起来:“但没想到会是这样,被关在这里拍戏、上工地铺电缆、帮群头打架,什么活都干,最后还拿不到钱。”

    “是啊,每次去要工资,群头都说再等等,就是拖着不给,我来了4个月就从来没见过工资,他们就是一帮骗子。”

    “在这里吃不饱,没戏拍的时候经常被拉到工地去干活,前几天我们就被拉去给铁路铺设电缆,干一样的活,一样的时间,我们的工钱只有民工的一半,而且钱还拿不到。”

    “做工还不算什么,他们还经常会挑人出去打架。上个月,管院召集大家,说有人在密云的一个工地捣乱,叫我们去帮忙摆平,随后从屋里取出四五十根镐棒,逐一分发给大家,我当时有点害怕,就说自己难受去不了,结果被管院踹了一脚。当时我们总共去了50多人,乘坐面包车,来到地点后,围住对方八九个人一阵乱打。”

    在场领导听得触目惊心,这真的是一个不安定因素啊!

    有领导忍不住问道:“你们为什么不走啊?”

    这话有点何不食肉糜的味道,一个女孩激动地道:“走?怎么走啊?我们身上一分钱没有,身份证也被他们扣了!”话说完,她才意识到自己说话的对象是领导,赶紧把头低了下去下去。

    张然心里微微叹了口气,有些人确实是没法走,而有些人是不甘心,幻想着有一天,自己做群众演员的时候被某个导演一眼看中,然后大红大紫,就像王宝强那样!

    一个山西口音的男生道:“我坚持在这里,是想要回自己的血汗钱,这笔钱几乎是我山西老家父母种地大半年的收入,要是把钱要回来,我就买一个书包送给我妹妹,再到城里买个烤鸭给我爹。”也许是想到了拿回工钱时的情形,男生脸上露出了些许微笑。

    在场领导都沉默了,他们都是做父母的人,听到这话鼻子都有些发酸,多好的孩子啊,到了这种地步想的还是给妹妹买书包,给父亲买烤鸭!

    从怀柔小院出来,蔡复朝神情很凝重,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简直不相信群众演员过着这种暗无天日的生活,堪比旧社会的长工。他看着几位区领导,郑重地道:“这件事你们要管,必须管,必须尽快拿出解决方案来!”

    王文涛十分为难,群众演员的问题他们不是不想解决,而是实在没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对群众演员的问题,区里整治过,打击过,我们06年就制定了,并成立了演员协会,打算由协会负责与影视基地和各影视剧组对接,推荐本会的群众演员上戏;加强对群众演员经纪人的监管,但执行起来特别困难,群众演员流动性太大;而且剧组用群众演员都是跟群头直接联系,根本不通过协会,我们很难进行有效进行管理!”

    张然插嘴道:“这样的事不光怀柔有,北平周边其他影视基地都有类似的院子。这个事真想从源头上解决,我觉得必须由市政府搭台,群众演员唱戏,否则没戏!”

    蔡复朝神情严肃地盯着张然,道:“哦,说说你的看法!”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