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电影教师 > 第676章 解开羁绊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676章 解开羁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周公子加荣信达上百位明星,再加上微博上六千多万用户,在大家共同推动下,仅仅一天时间,汶山一带将会发生大地震的消息便传遍互联网,也传遍了大街小巷,真正做到了人尽皆知。

    与预计的情况一样,随着地震消息扩散,汶山以及周边县市出现了市民的抢购潮,市民们大批量采购纯净水、方便面等食品。超市的每个结账口都有20余人排队,购物车上大多是矿泉水、方便面等食物。甚至一些连锁蛋糕店里各类糕点也被抢购一空,到黄昏时已经没有商品可卖。

    不过社会秩序总体上比较良好,没有出现骚乱,更也没有出现大规模抢劫的现象。

    毕竟这一带本身就是地震带,经常会有小地震发生,2月份灌县就发生了多次小地震,大家对此都习以为常,而且很多上了年纪的人都经历过76年的松蟠大地震,当时也是预报在汶山和灌县交界一带会发生大地震,但最终地震却发生在了松蟠,很多人都在想,这次说不定跟76年那次一样,所以,没什么好紧张的。

    随着地震消息传播,辟谣的自然也冒出来了。不过最先出来辟谣的不是中国人,而是美国人。美国地质勘探局在fly上发表声明说,针对加维约这一结论尚未取得科学共识。该局地震学家罗伯特-格雷夫斯也对当地媒体说,对加维约这一结论深表怀疑,以现在的科技不可能对地震作准确预报。

    美国其他一些机构的专家也对加维约这篇论文的结论表示怀疑。加州理工学院地震学家托马斯-希顿表示:“尽管论文的作者加维约是可信的地质学家,但这篇论文完全不符合我对科学的定义,他预测的时间精准,这根本不可能。”

    美国主流科学界对加维约论文的否定很快被翻译了出来,被转发到了国内各种网络和论坛,紧接着,方肘子、司马岚等打假的、翻伪科学的也都站了出来,质疑这篇文章的可信性,方肘子甚至还专门写了一篇文章《地震能否准确预测》,对于地震预测进行科普。

    不过在各路人马辟谣的同时,一些关于川西地震带的论文也被翻了出来,而其中一些论文明确表示川西在近期是有可能会发生大地震的。

    比如中国地震局地球物理研究所陈学忠在02年发表了一篇论文,文章里表示,从1900年以来西川地区发生的7次7级以二地震前1到3年左右,在中国大陆其他地区都发生了7.7级以上的巨大地震。从1976年以来西川地区已经26年没有发生7级以上地震,远远超出平均时间间隔,严重缺7级以上地震。在这个背景下于2001年11月14日在青海发生了8.1级大地震,这可能意味着西川地区下一次7级以上地震孕育已经接近成熟,从2003年起就有发生的可能。

    两方面的言论都有案例和数据支持,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现在整个网络乱成一团,网友们简直不知道该相信谁的。

    生活中有很多粗枝大叶的,同样有很多谨小慎微的人,他们做事总是很小心。在听到汶山这一片有地震后,很多人就开始观察周围是否有异常现象,而他们这一观察,真的发现了很多异常现象,于是,他们迅速将自己看到的异常现象张贴到了网上。

    很多网友发现最近小区里的狗吠着此起彼伏,怎么也喝止都不管用。

    某地数十万只大小蟾蜍浩浩荡荡地在一制药厂附近的公路上行走,很多被过往车辆压死,被行人踩死。大量出现的蟾蜍,使一些村民认为会有不好的兆头出现。

    南坝的池塘十几年了没有干过,雨水补给挺好的,前段时间,还去池塘里钓过鱼,怎么今天池塘的水干了,池塘底塌陷了下去,有很多裂缝,水好像从地底漏了。

    许多地方井里的水突然变得浑浊,而且有青霉素的味道。

    国内很多观众在不久前都看过电影《唐山大地震》,在电影中唐山大地震发生前,就出现过许多类似的异象。现在同样的异象大规模出现,不得不让人相信地震是真的要来了。

    电影《唐山大地震》中惨烈的场景很多观众记忆犹新,没有人敢拿自己、那亲人的生命开玩笑,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囤积食物和水,开始为地震作准备!

    随着各地网友们不断把周边异象发到网上,国内的地震专家都坐不住了。这些异象不是发生在一个地方,汶山、北山、灌县、旌阳等地都出现了许多异象,异象发生的地区都属于龙门山地震带。如果是某一个地方出现这样的异象,可能是其他原因,可整个地区,上千平方公里都大量出现异象的时候,真的可能是地震前兆。

    国家地震局和西川地震局的专家都开始往汶山一带赶,半个中国的地震精英都赶往西川西部展开调研。

    马井镇某个村子外的一口水井边,一个中年人正在给一个专家模样的老者介绍情况,最近两个月这口水井开始变色,而且水有青霉素的味道。

    老专家从水井里从水井里提了一桶水,闻了闻,确实有青霉素的味道,他刚要提问,突然注意到在道理的另外一边,也有一口井,问道:“那口井也是这么问题吗?”

    中年人道:“说来奇怪,这条路北面很多井都有问题,南面却没有问题。”

    老专家不是第一次遇到这个情况,他用笔在地图上划了一下,将几个发生同样情况的地点连起来,重重地呼了一口气道:“是龙门山地震带没错!当年松蟠地震的时候也有这个现象!”

    旁边一个年轻人问道:“教授,能确定会地震吗?”

    老专家看了看天空,道:“隐藏断裂活动引起地下物质渗溢,引起水变色变味,这属于地震宏观异常。但会不会震,什么时候震,我们资料太少,现在还无法作出准确判断!”

    与此同时,水磨镇附近的一片农田里,几个专家模样的人正在一块地里摆弄着一堆看上去很先进的设备。在农田附近,几个穿羌族传统服装的大叔大婶正好奇的看着他们,小声议论着。在他们身后不远,是由石块和泥土的切成的羌族传统房屋,看上去有些像碉楼,此时,其中几家还冒出了炊烟,倒是有几分柳影人家起炊烟的野趣。

    “重力场发生变化,电阻率急剧变化。这是地壳介质变异导致的,由微破裂急转大破裂,比松蟠7.2级还要大的地震将随时可能发生!”一位戴着眼镜,头发花白的老教授目瞪口呆地看着仪器。

    三十二年前他参与过松蟠地震的数据的监测,根据他现在得到的数据,一场比松蟠大地震更加凶猛的大地震即将来临!

    真的可能像那个美国人预测的那样,会是一次8级左右的特大地震!

    8级地震啊,会造成多大的损失啊!

    想到这里,老教授不由打了个冷颤!

    就在这时,旁边负责检测的工作人员尖叫起来:“教授,核旋仪显示,磁场总强度和垂直分量大幅下降!”

    教授脸色一变,问道:“日变形态怎么样?”

    工作人员大声道:“日变形态发生畸变,曲线异常!”

    “临震迹象非常明显,大地震真的要来了!”老教授在几秒的愣后,双目欲裂,大叫了起来,“马上把资料汇报给省地震局和国家地震总局!上报中央!必须尽快发临震预报!”

    地震临震预测是可行的,关键是布设足够的仪器以便发现和测量地震前兆。现在半个中国的地震专家都在龙门山地震带上进行高强度的工作,各个观测点的联系分秒不断,各种仪器都在高速运转,无数的监控数据像雪片一样向国家地震局集中。

    临震迹象越来越明显,可临震预报却迟迟没有发出来!

    76年6月,国内地震专家在蓉城开会,有专家判断,灌县与汶山县交界一带可能是发震地点,于是附近地区的人员开始撤离。蓉城满城遍布防震棚,停工停产,整个城市几乎陷入瘫痪状态。到了8月份,地震终于来了,但地震不是发生在灌县与汶山交界处,而是发生在几百里外的松蟠,对灌县和汶山的影响很小。

    这次会不会是同样的状况呢?

    要是发了临震预报,对群众进行了大规模疏散,地震却没有发生,因此造成的损失谁担负得起?

    发不发临震预报对有关部门来说确实是个巨大的考验!

    不过随着汇集的资料越来越多,临震迹象越来越明显,到了10号下午临震预报终于发出来了,随即整个蓉城就动了起来。街上开始出现警车巡视街道,蓉城附近驻军开始进行警戒,满载战士的军用卡车时而呼啸而过。一辆辆救护车鸣笛而过,消防局一排排的消防车静卧待命,全副武装的消防战士站在车上随时待发。

    与此同时,几个被划定为震区的市县开始按街、区分布,就近划定群众避震疏散路线和场所,并开始按区域搭建防震棚,居委会的老太太们戴着红袖章在所辖街道大街小巷巡逻。

    尽管地震区出现了一些小混乱,但总体秩序比较良好。很多人平常没事喜欢骂政府,但到了这个时候,真的只能靠政府了。大家都知道如果这是一场战争的话,这次的对手是来自地下,是人与自然之间的较量。

    三十多年前松蟠地震,大家抓住了地震的尾巴,成功摆脱了地震这个恶魔的纠缠,大家都希望这次同样能够赢!

    吃晚饭的时候,张然在办公室里看到临震预报的消息,神情疲惫的脸上现出一抹笑容,在心里悬了几年的石头终于卸了下来,整个人彻底放松了。

    他为这件事准备了好多年,现在整个事情终于走向了最理想的结局,相关部门发了临震预报,整个事情会像76年松蟠大地震那样走向圆满的结局,而她和她的学生们也能安然无恙了!

    到了这一步,张然内心的羁绊彻底解开,以后不会再为上一世的事情纠结了。

    不过张然心里还是有些遗憾,尽管知道她能够好好的活下去了,但他却再也无法喊她妈妈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