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电影教师 > 第303章 牛鬼蛇神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303章 牛鬼蛇神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最近《伤心者》非常火爆,北大的学生很多都看过这部电影,现在见到有人声称自己是当代何夕,就围了过来,问怎么回事。

    中年男子宣称自己创造了一套新理论,叫运动力创新理论,能够取代牛顿的经典力学。他告诉学生们,牛顿三定律全是错误的,他认为物体不受力就不会运动,只有受“运动力”才会运动。

    这说法实在太扯淡,很多学生都傻眼了。有人质疑道:“你没做过打点计时器试验吗?”

    中年男子回答道:“实验的道具都是为了满足牛顿定律而设计的,换个道具结果就不一样了,物体的加速度是不同的,如果扔一根针,一秒只能走一米。全世界科学家都在维护牛顿错误的理论,你们愚昧不懂思考,这是教育的失败。”

    学生们发出一阵笑声,竟然还说别人不懂思考。有人反驳道:“原来物体的轻重竟然还影响着加速度,那伽利略应该会死不瞑目,比萨斜塔应该也要倒塌了,毕竟质量太大,加速度也会很大。”

    中年男人道:“你太差了,回去仔细想想,用用脑子!”

    北大的学生都无语了,该用脑子的是你吧!

    很快,复旦也出现了类似的人物,挂着一个牌子写着:“当代何夕,愿意为了中国的未来科技出卖肝肾等器官”。

    川大校门口也出现了类似的人,手举海报,声称自己是现实中的何夕,叫板川大教授。川大是电影《伤心者》的母校,学生们听到何夕就围了过来,问他的研究成果是什么。

    男子宣布:“我发明了新理论。能够产生新的科学。这些新理论会带来新的技术,未来的各种车辆都可以不用有车轮;人的生命可以无限延长!”

    川大的学生目瞪口呆,竟然宣称可以长生不老。哪里是何夕,分明是神棍嘛!

    张婧初在网上看到报道中的种种神论乐不可支。当笑话说给张然听。

    张然闻言脸色变得很难看:“怎么会这样?可能有麻烦了!”

    张婧初诧异地道:“怎么了?”

    张然摇摇头道:“没想到《伤心者》竟然会引出这么多民科来。怎么说呢,其实从某种程度来说,这些人真的有点像何夕,有的过着穷困潦倒的生活,有的因醉心研究搞得妻离子散,挺悲壮的。其实民间科学家中有踏实做研究,并取得成果的人,但现在冒出来的这些人基本都是空想家。他们的理论都是拍脑门想出来的!如果他们把何夕当初精神偶像,这么继续下去,那我们就是在害人。更可怕的是那些打着科学幌子的骗子,90年代初有个叫王洪成宣布成功发明水变油,被全国几十家新闻媒体炒热。一时间,全国约有数百家企业拿出上亿元资金与王洪成搞共同开发,一些企业则从王洪成所办公司买了大量的膨化剂,最终造成了数以亿计的经济损失。”

    “这件事和我们没什么关系。”张婧初有点不明白,安慰道,“我们拍的这部电影讲的是母爱和理想。如果他们执迷不悟,那是他们自己的事!”

    张然叹了口气道:“可是这终究是因为我们的电影引出来的,别人会把这事算到《伤心者》身上。再说了。我们这些做导演的,不能没有社会责任感啊!”

    张婧初点点头,问道:“那怎么办?”

    张然沉默地摇了摇头,他现在也没有主意,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希望这些人能很快消停下来。

    “近日,《伤心者》的热映,电影中何夕的形象打动了很多观众。不过这也导致了一个现象,在不少大学门口出现了自称当代何夕的人。”新闻频道。女主持人一脸严肃,进行着报道。“现在我们来听听这位自称当代何夕的民间科学家的说法!”

    中年男子面对记者的话题有些激动地道:“万有引力存在吗?不存在。仅仅根据在地球表面上观察到的物体降落现象,就创造出一个普遍存在于宇宙中的万有引力来。这在人们的观察能力已经大大提高的今天,是非常愚昧的!”

    接下来,记者采访了一位物理方面的教授,他无奈地摇头:“真正的科学是建立在系统的科学理论体系上,是站在巨人先贤的肩膀上,是使用科学训练的逻辑思维来思考,而非凭空妄想。而这些所谓的民间科学家喜做惊人之语,动不动就是创立了什么重大理论,或者推翻了某某理论,实际上他们的东西完全是空想,没有任何论证!”

    媒体、网络、电视出现很多关于民科的讨论,网友分裂成了两派,有支持的,认为这些人是有想法的;有反对的,认为这些人没偏执,又不愿意学习,完全是妄想。

    当然,很多平常没有机会露脸的民科全跳出了,各种奇谈怪论的都有,不过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特点,都认为自己是现实中何夕,对《伤心者》推崇备至。

    民科的活跃自然引来了打假人士,也引来了反伪科学的人士,司马楠、何祚休、方肘子等人纷纷登场。他们在对民科和伪科学进行批评的同时,也纷纷对民科的精神偶像《伤心者》开炮。

    司马楠发文道:“学校不批准项目,不给经费,所以何夕就自己出书。这也太贬低数学家的智商了。正确的顺序是找期刊投稿,没有顶级期刊,可以找三流期刊吧?哪里需要自费出书!这部电影完全没有逻辑!”

    何祚休道:“何夕就算不愿意变通,不愿意挣够了钱退休,或者把微连续当作业余爱好,只想在象牙塔研究纯数一辈子,这也是完全可以操作的。就算中国不行可以去美国啊,电影完全是虚假的,根本不符合实际。”

    方肘子发文批评道:“读科幻小说,看科幻作品,首先应该记住一点。不要把科幻当真,不要当做科学原理。科幻小说中固然有很多不错的作品,其背后有一定的科学道理。在想像力上也非常值得称道,比如《星际迷航》。但也有非常多的作品。从科幻直接变成魔幻,比如《星球大战》。反正我不看中国科幻小说,就像我不看中国电影,都是侮辱智力的低能产品。”

    《伤心者》真的是躺着也中枪,宁皓原本准备好好的休息一阵,然后跟着张然拍《飞行家》,没想到会闹处这样风波来。

    宁皓觉得无比的郁闷。这本来就是科幻故事,又不是纪录片。怎么能要求和现实完全意志。电影是艺术,来源于生活,但高于生活。片面的强调真实情况如何,完全是故意找茬。《伤心者》这部电影讲诉的是梦想和母爱,都是非常正面,非常阳光的东西的。现在因为这种是被批判,真的太冤枉了。要是要求电影完全和真实一样,那就没法拍了。

    方肘子这些人本来就有很大的影响力,尤其像何祚休这样的就是有名的科学家,他一批判《伤心者》。像《新晶报》这些媒体立刻就跳了出来,揪住《伤心者》进行批评。

    “《伤心者》的故事基础是虚假的,这部电影无论票房多高。其艺术内核都是空洞的,都有刻意迎合观众、迎合市场的嫌疑,而且有很强的误导性!”

    “这种宣扬伪科学的电影是有害的,理想主义有时候是有毒的!”

    “一直听说《伤心者》是一颗催泪弹,而我看过的第一个感觉却是有点哭笑不得,造作的煽情完全取消了我想哭的**。电影除了画面不够精致、演员表演造作、导演不会讲故事而导致片子没有节奏等明显的硬伤之外,最大的失败还在于没有抓住生动的细节。”

    当然,有反对肯定有支持,《伤心者》本来是一部非常受大众欢迎的电影。支持非常的队伍非常庞大。

    “一部电影能让群众相信伪科学,这也太看得起电影了!这个论点的最大坏处是与时俱退!电影局刚刚放开电影的审查制度。就是源于淡化了电影的********与教育功能,强化了它的娱乐功能。因为一些不同看法就否定一部电影。这是违背社会进步原则的!”

    “我希望大家给中国电影多一点宽容,它是有缺点,但它需要的是帮助。电影没那么可怕,看了《水浒传》之后,就会有很多人起来造反、上山落草为寇吗?”

    “我们反对庸俗,反对格调不高的影片,呼吁的是三性统一:既要有观赏性,又要有艺术性和思想性,也只有在这个基础上,我们的票房才有意义!《伤心者》无疑就是三性统一的电影,我们不能因为电影有不足就一棍子打死!”

    宁皓也站出来进行澄清:“很多读者把电影想表达的内容理解错了,电影中何夕的理论是经过验证,并被确认正确的,他面临的是理论没有用处,而不是一拍脑袋想出来的!”

    黄垒、胡君这些演员也纷纷表态:“电影本身是一个科幻故事,跟现实没有任何关系,大家不要进行不必要的联想!”

    就连《伤心者》的原作者何夕也站出来澄清:“搞清理论不是科幻的事,也不是科幻能做到的,我们所能做到的,只是描述自己的想像,创造一个科幻形象。”

    在这样的喧嚣争论之中,《伤心者》票房继续走高,第三周票房1300万,累计7200万,超过冯小钢《手机》7000万人民币,贺岁档冠军基本上以及收入囊中。

    华宜办公室内,冯晓刚正和老板王中君喝茶聊天。

    “今年贺岁档的冠军看来是丢了,本以为借崔咏元炒作一番,能够赢,结果他们的动静更大!”冯晓刚有些郁闷的道。本来以为稳拿贺岁档冠军,没想到让一个小年轻抢走风头,他心里相当不爽。

    “输了就输了,来日方长嘛!”王中君喝了一口茶,满脸的笑意,虽然《手机》拿不到冠军,但他们依然是大赚了,“明年贺岁档,《天下无贼》肯定能够称王!不要再生气了!”

    冯小钢猛灌了一口茶,郁闷减轻了不少,自己的《天下无贼》不但故事精彩,而且有刘德华、葛优几位大腕加盟,到时候绝对是神挡杀神!

    与此同时,在青影厂的摄影里,《飞行家》的试镜工作正在悄悄展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