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官场局中局 > 2256暗地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2256暗地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2256暗地

    梁健强自镇定了下来,脚步慢慢退了回来,很快他能看到车子里的人到底是谁了。!但是,车的人忽然将烟蒂往外一扔,车窗摇去了,快速朝前开去。梁健跑了两步,但是那辆车加速很快,跟不。梁健最终没能看到车子的人到底是谁!

    梁健立刻望了一眼车牌,想要记住车牌号码。有了车牌号,要找那辆车很容易了。但是,他却发现那辆车子,没有车牌!梁健只认清了这是一辆别克越野车。

    害胡小英的人,在梁健的眼皮底下溜走了,梁健的心情很差。不过,他至少已经知道,那些人在江,还在香格里拉酒店出没。那么,只要留心,早晚能找到他们。

    不过,又有一个疑问在梁健的心里滋生出来。这些人到这里来干嘛?应该不会是因为……胡小蓝吧?如果他们还想伤害胡小蓝的话,梁健的心里会起杀心。

    这么想着,梁健不禁加快了脚步,向着香格里拉咖啡馆的方向奔去。蓝,应该没有事吧?梁健几乎是跑着冲进咖啡馆的,在咖啡制作台的后面,梁健却没有看到蓝的身影,梁健的心里“轰”了一下,大声地问收银台后面的小女孩:“蓝呢?”梁健的问话声音太响,以致有几个咖啡馆里的客人向这边看了过来。

    “她……”收银台的小女孩有些茫然,“刚才还在这里呀。”“那现在人呢?”梁健强压着声音,不让自己喊起来,但是声音里的焦虑却更加浓烈了。好久以来,梁健都没有这么焦急过了。

    “我在这里啊。你来了?”蓝从里面转出来,“我去挑选咖啡豆了。”在咖啡制作台的后面还有一扇小门。胡小蓝刚才在里面,听到梁健的声音之后,她才转了出来,淡淡地笑着。梁健纠着的心顿时放松了下来。他说:“你没事好。”胡小蓝笑看着他:“在这里我能有什么事啊?过来吧,我给你冲一杯咖啡。”

    胡小蓝一边不紧不慢、很是优雅地冲着咖啡,一边看着梁健:“刚才我听到你的声音里,好似很焦急的样子,你这么担心我呀?”被胡小蓝这么一问,梁健倒是心生一份尴尬,他说:“是啊,担心你这个朋友啊。”胡小蓝又看了他一眼:“我在这里还能有什么不安全的?放心吧。”说着,胡小蓝将一杯咖啡,端给了梁健,“尝一下。”几天没有喝咖啡,这杯咖啡的味道,竟然有一种丝滑的美感。

    “几天没喝,越发好喝。”梁健朝她抬了一下咖啡杯,“还有一个事,我想问你,你们要投资的30所创业企业研究基地、100所“阅读课堂”、西部旅游互联综合开发项目,都是短期内不能见效的项目,会不会成为你们公司发展的负担?”

    胡小蓝微微一笑道:“我们公司,一直是短期投资和长期投资并重运行的。在定海市的酷高及影视城项目,是我们的短期见效项目,明年下半年能见效;但是西部的三个项目却是长期投资的打算,创业基地注重股权投资、阅读课堂是人才投资,另外一个是旅游加互联产业投资,近期是投钱的,但是等到收益的时候,也会非常可观。特别是阅读课堂,我认为在西部农村的孩子,有很多都非常优秀的,但是他们缺乏的是教育资源,我们是要用阅读课堂挑选优秀的孩子,建立长期的培养计划,以后到宁州,甚至国外深造,合适的孩子可以让他们回来担任管理人员,发展西部。”

    梁健很惊诧地看着胡小蓝,被她的理念震惊了。他感叹,胡小蓝真的是一个很有想法的企业管理者。她的所有思路都是通过经济角度出发的,但是却能收到社会效果,这很不简单了。梁健表扬了她,胡小蓝却说:“在我们看来,经济效果和社会效果是统一的,有好的社会效果的事情,反过来肯定有助于经济收益。”

    那天晚,梁健和胡小蓝聊得很愉快,直到深夜才回到招待所。

    但是,省副书记北川当天晚却没有回招待所。他跟景怡在东湖宾馆的房间里如胶似漆,因为景怡是有妇之夫,让北川有种偷情的刺激感。偷来的东西特别好吃,这是不少男人的通病。景怡在晚一点多才回去。酣战了一个晚的北川,却失眠了,偷人家的东西,吃是好吃,但是吃过之后,却会有一种耻辱感和失落感。

    四天之后,牛达在帮助梁健整理完了办公室后说:“梁省长,我今天在省委那边听到了一些流言,不知该不该说。”牛达的口风还算紧,一般不会乱说。梁健道:“你说来听听也无妨,既然是流言,我听过算过。”牛达道:“听说,今天有个男人来省委找北川副书记了。”男人?找北川?梁健问道:“这有什么特别的?”牛达:“据说是为了自己老婆和北川书记的事情。”梁健:“因为女人方面的事情?”牛达说:“据说是的。听说,那个男人有一个漂亮的老婆。至于其他事情,有些难听。”

    梁健说:“难听不必说了。”男女方面的事情,也那么些个。只是,梁健有些怪,北川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吗?毕竟,北川目前是单身,跟一个有夫之妇搞在一起,有必要吗?尽管也有人传,他曾经结过婚,后来离婚了,真实的情况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当天下班的时候,梁健正好看到北川从省委大楼那边出来,坐进自己的汽车里面,神色很是低落的样子,没有了往日的风采。梁健心想,难道北川真的在这方面出事了?如果对方的男人都能找到省委来,这说明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背后也许有人在搞事情?但是,背后的人会是谁,要到达什么目的呢?

    梁健心想,也许不久之后会浮出水面。但是,接下去,关于北川的流言蜚语,在省委省政府,也没有再传了。

    在春节之前,省两会胜利召开了。政府工作报告如期通过,尽管报告之没有明确提到“西部崛起战略”这个口号,但是写入报告的几项重点工作,已经充分体现了,省政府明年的工作从侧重东部开放,转向了东部开放和西部崛起并重。除了梁健提出的几项工作之外,戚明还将西部交通大建设写入了报告之。

    两会开好之后,等着过春节了,省委、省政府这边的工作节奏也放慢了许多。有些江省领导包括省厅长请吃饭的时候,较靠谱的,梁健也会去参加一下,但是酒他是严格控制的。那天在东湖一家正规酒店吃饭,出来的时候,他无意瞥见了三个人在前面走出酒店,有人替他们开了车门,三个人一起坐进了一辆轿车离开了。

    这分明是戚明、北川。梁健自信没有看错,因为开车门的是戚明的秘书汤东明。戚明是省长、北川是副书记,一起吃饭也属于正常。不正常的却是,与他们同行的还有一人,是一个女子。这个女子,梁健如果没有看错是娜娜。

    梁健一次见娜娜已经是将近半年多以前的事情了。那是沈伟光刚到江不久,娜娜来与沈伟光在香格里拉幽会,差点被秘书长狄旭杰偷拍,而狄旭杰后来告诉梁健,他是因为省长戚明的挑拨才那么去做的。好在梁健看出了其的阴谋,帮助沈伟光避开了一劫。

    但是,如今娜娜却又出现在了江,而且是跟曾经差点害了沈伟光的戚明走在了一起,这后面又会是什么情况?

    梁健是有些为难了。既然自己看到这一幕,要不要去跟沈伟光说一下?

    第二天将近午的时候,梁健还是来到了省委这边。他没有预约,沈伟光这边正好有客人。秘书小卢去跟沈伟光汇报了一下,得到的回复是:“能不能下午与梁健见?”梁健说:“没有问题。”但是他又随口问了一句:“沈书记这边,是哪里的客人啊?”小卢看了梁健一眼,支吾了一下,终又说道:“是华京来的客人,一位女老总。”

    女老总?那除了娜娜,又会是谁呢?

    这么看来,沈伟光是知道娜娜在江了,也许也知道娜娜与戚明他们在一起。关于这个事情,恐怕还是不必跟沈伟光说了。为此,梁健又对小卢说:“我其实也没什么事情。等下次再来汇报吧。”小卢说:“那也好,沈书记下午日程还是排得挺紧的。”

    然而,到了下午三点,沈伟光的电话又打来了:“梁健同志,你有空的话,过来一下吧。我们聊聊。”梁健原本刚要出去,听到沈伟光这么说,他只好取消行程,去了沈伟光的办公室。

    “梁健同志,来说说吧。午来找我,为什么事啊?”

    “……”梁健考虑一下,说:“关于娜娜,也许我多嘴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