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唐朝小闲人 > 第一千九百五十章 标准的以德服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九百五十章 标准的以德服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相州。

    “崔中丞,据下官所知,最近周边州县都有不少人来到我们买蝗虫。”

    一个身着官服的男子,向崔戢刃汇报道。

    崔戢刃微微一愣,道:“买蝗虫?为什么?”

    那官员点头道:“主要都是一些来自洛阳家禽养殖商人,他们来此购买蝗虫回去当做饲料,除此之外,还有小胖集团,他们购买蝗虫,研发新得菜式,另外,外面传出很多消息,说这蝗虫就跟鸡一样,只要处理妥当,吃了是对身体有益的,已经有不少百姓以此为生,到处捕捉蝗虫,如今我们州的蝗虫正在急剧减少。”

    崔戢刃愣了一会儿,笑了笑,道:“咱们这位尚书令还真是厉害,不管什么事落在他手里,都能与钱产生关系,只要与钱产生关系,自然会有不少人愿意去捕捉蝗虫。”

    那官员道:“是呀!当初我们奉命收购蝗虫,但是尚书令又不准我们焚烧蝗虫,我都不知如何处置这么多的蝗虫,但没有想到,原来这蝗虫还能够卖钱。”

    崔戢刃点点头,笑道:“如此一来的话,蝗灾基本上可以控制下来,只要有利可图,那些蝗虫又岂是人的对手。”

    说到后面,他是长松一口气。

    只要稳定住蝗灾,那么最难的一关算是攻克,他们才有用武之地,不消灭蝗灾,任何政策都会显得苍白无力。

    .....

    魏州府衙!

    “嗯...这真是美味呀!”

    韩艺深深的闻了闻手中的蝗虫烤串,是一脸享受,又偷偷瞄了眼一旁的武媚娘,突然将烤串往武媚娘那边一伸,道:“皇后要不要尝尝?”

    武媚娘下意识的躲开,黛眉轻皱道:“拿开你这恶心的东西。”

    韩艺道:“这可不恶心,告诉你,这是我花钱从一户人家买来的成年老酱秘制而成的,比外面那些要好吃的多。”

    武媚娘果断拒绝道:“再好吃,我也不稀罕。”

    韩艺叹了口气,道:“这一只蝗虫本能够为皇后你再添光环,可惜你不珍惜啊!”

    武媚娘愣了下,道:“此话怎讲?”

    韩艺道:“皇后,这是什么?”

    “蝗虫。”

    “错。”

    韩艺道:“这是小偷,这是强盗,这是令我大唐百姓深陷饥荒的始作俑者,皇后你如此爱惜自己的子民,是不是应该食其肉,寝其皮,就好像我这样。”

    说着,他咬下一只蝗虫,脸上是充满着仇恨,道:“要是百姓看到这一幕,哇!那一定会非常感动的,他们定会认为皇后你是真的将他们视作子民,可惜皇后你没有把握住机会啊。”

    这张嘴还真是......。武媚娘都不知道该如何形容韩艺,抿唇笑道:“任由你说得天花乱坠,我都不会吃的。”

    韩艺耸耸肩,道:“那就算了呗。”

    说着,他一边吃着,一边喝着酒,“真是美味啊!”

    武媚娘稍稍翻了一下白眼,又道:“原来你当初收购蝗虫,后面还藏着这么一招。”心里却感佩服,她真没有想到,她原本就是以为,韩艺那么做只是为了让大家捕杀蝗虫,没曾想到原来这一步棋后面,还有着一招,竟然能够利用蝗虫,产生经济效应。

    不得不说一句,韩艺将大量的蝗虫用来做成菜肴,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灾情的负担,百姓都没有东西吃,将蝗虫放到饭里面,这还能够减少了饭量,毕竟蝗虫有着大量的蛋白质。

    并且,韩艺先前还悄悄联系了洛阳的家禽养殖商人,告诉他们,蝗虫可是非常好的饲料,价钱又便宜。

    只要蝗虫产生了利益,百姓捕杀蝗虫的积极性,就会越来越高,都已经不需要去组织,许多百姓都没日没夜的去捕捉蝗虫,然后卖给周边的商人。

    这一招实在是太妙了。

    韩艺道:“这就是商人的本色,变废为宝,这样才能产生利润,金子谁都知道值钱,大家都会去抢,可利润兴许还没有这蝗虫高。”

    “那也得有能耐让百姓接受这蝗虫。”

    “这就是最妙的地方,灾民没有东西吃,草根都会吃,况且我还将蝗虫做得这么美味,他们还能挑剔什么,此时赶来的商人,见到大家都在吃蝗虫,而且吃得这么香,他们一定会忍不住的,只要他们一吃,这钱就会滚滚而来。”

    “你算得还真是精明啊!”

    武媚娘说这话时,都带着一丝气馁。

    “这还不都是被逼出来的。”韩艺苦笑道。

    武媚娘抿唇一笑,又道:“如今虽然已经挖出不少井来,但是老天如果不下雨,灾情还是会进一步恶化的,商人也无法在这里生存呀。”

    韩艺笑道:“河南、河北人口众多,但是粮食少,然而,有些地方,粮食多,但是人口少。”

    武媚娘微微皱眉的,道:“你的意思是,让商人雇佣这里的百姓去往岭南,甚至与那些岛上?”

    “正是如此。”韩艺点点头,道:“平时的话,百姓如何愿意轻易离开自己的家乡,可只要发生天灾,百姓都会大规模的迁徙,恰好岭南那边需要人力,商人也渴望能够投放更多的人力去那边,朝廷只要在政策上给予支持,商人一定会大规模招人去岭南那边,而且这样一来,也能够支持皇后提出的扩张主张。”

    武媚娘目光闪烁了几下,笑道:“你最厉害的就是将两件看似挨不着边的事联系在一起,这也常常令人防不胜防。”

    “你看,我不禁帮了皇后大忙,而且还暴露了自己的优势,你是不是吃一只,意思意思一下啊!”

    韩艺将他的蝗虫烤串又伸到武媚娘面前。

    武媚娘斜眸瞧了眼韩艺,突然伸手接了过来,道:“吃就吃,还真当我怕了。”

    其实她骨子里面也是比较勇敢的,人家不敢做得事,她就敢做。

    她先是取下一只蝗虫,看了看,先将头给掰了。

    “好残忍啊!”

    韩艺啧啧道。

    武媚娘瞪了他一眼,道:“它吃我百姓的粮食,我没有将凌迟已经算是仁慈了。”

    韩艺哈哈一笑,道:“皇后果然爱民如子啊!”

    武媚娘抿了抿唇,然后朱唇轻启,眼中还是有些忐忑,但是随后美目一闭,将那半只蝗虫放入嘴中,都还没有开始咬,那张妩媚娇艳的脸庞,渐渐扭曲起来。

    韩艺道:“皇后此时的心情就如同那些愚昧呃百姓一样,当你没有咬下去的时候,你的心里只有害怕。”

    武媚娘美目一张,白了韩艺一眼,然后咬了下去,果不其然,这咬下去之后,她心里变得不那么恶心,道:“也没有你说的那么好吃。”

    韩艺笑道:“当然,有羊肉吃,谁愿意吃这个。但是对于没有吃过的人,这总有一股新鲜劲,卖点钱还是没有问题的。”

    武媚娘吞下之后,赶紧喝了一口酒,这酒一入口,她忽然觉得这余味还真不错,也不再害怕吃这蝗虫,但也没有继续要吃的意思,又将烤串给韩艺递了回去。

    韩艺接过来,又咬下一只,一边吃着,一边喝着酒,满脸的享受。

    正当这时,外面忽然有人道:“启禀皇后,韩刺史回来了。”

    武媚娘一怔,嘀咕道:“差点都将他给忘记了。”又向门外道:“让你在外面等着,我等会就过来。”

    “喏。”

    待那侍卫走后,武媚娘突然斜目瞟向韩艺,问道:“你如何看?”

    “什么怎么看?”

    “我该如何处置这韩复。”

    韩艺笑道:“据我了解,这韩刺史还算是不错,只不过是在这事上面钻了牛角尖,如果皇后你将他革职查办,将来补上的官员,可不是皇后你做主的。”

    武媚娘笑道:“言之有理。”

    韩艺略显诧异的瞧了眼武媚娘,道:“原来皇后你早就有打算。”

    武媚娘只是笑而不语,然后站起身来,往外面走去。

    韩艺赶紧将手中的烤串吃完,又狠狠灌了一口酒进去,抹了抹嘴,然后追了出去。

    来到大堂,只见一个四十岁的中年男子站在堂中,身着官服,温文尔雅,相貌堂堂,也算得上是一表人才,但是神情确实非常落寞,让他显得有些苍老。

    此人正是魏州刺史,韩复。

    “微臣韩复参见皇后。”

    韩复见得武媚娘来了,躬身一礼。

    武媚娘却视若不见,径直走到正座上坐下,瞧了眼韩复,笑道:“韩刺史祭祀完呢?”

    韩复一听,面露羞愧之色,立刻跪了下去,道:“臣犯下大罪,还请皇后责罚。”

    能在这里当刺史的,多半都是贵族出身,事已至此,他已经知道自己犯下大错,心中很是愧疚,他来此就是来接受惩罚的。

    砰!

    武媚娘突然一拍桌子,站起身来,指着韩复喝道:“好你个韩复,你身为魏州刺史,竟然如那寻常百姓一般愚昧无知,若你早点组织百姓抗灾,今日百姓又岂会颗粒无收。可恨的是,你不但不组织百姓抗灾,反而处处与我作对,你真是枉为人臣,你可知道正是因为你的执迷不悟,冥顽不灵,差点将魏州数万万百姓推向万丈深渊,我看就算将你处死也不为过。”

    哎呦!看来她的演技,又进步不少啊!一旁坐着的韩艺眼中闪烁着笑意。

    韩复倏然跪在地上,道:“皇后说得是,臣犯下滔天大罪,罪不可赦,纵使皇后要处死微臣,微臣也毫无怨言。”

    语气中,带有一丝哽咽。

    在前面的十年,他都将魏州治理的是井井有条,可是他这一个失误,就令他前面的所有努力,都显得是微不足道。

    武媚娘哼了一声,又坐了回去,道:“杀你是不为过,但是这对于魏州的百姓而言,倒不是一件好事。”

    韩复抬起头来,诧异的看着武媚娘。

    武媚娘叹了口气,道:“我相信这世上没有谁,比你更能够认识到这蝗灾和迷信所带来的危害性,如果我将你革职查办,万一下一任刺史又如你这般愚昧无知,那岂不是得不偿失。虽然我对你是非常痛恨,但是我也知道,你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为了这里的百姓着想,我会向朝廷建议,请求宽恕你。我也希望你能知错能改,用余生来弥补自己犯下的错误,造福当地的百姓。”

    韩复呆愣半响,眼中泛着泪光,突然用脑门撞在地板上,“多谢皇后,多谢皇后。”

    他当初为什么离开这里,不就是因为他觉得武媚娘是一个不详的女人,但是他同时也抛下自己的政务,消极应对,然后武媚娘却为了百姓,不计前嫌,还要帮他求情,这就是以德服人。他心里是又感动,又悔恨啊!

    “你好自为之吧。”

    武媚娘说完,就出去了。

    等到武媚娘走之后,韩艺见韩复还在自残,于是走上前去,拍了拍他的肩膀。

    韩复抬头看向韩艺。

    韩艺笑道:“你好,我乃梅村韩艺,听说你也姓韩,不知你是哪个村的?”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