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异能小农民 > 第129章 钟萍的病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29章 钟萍的病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对了,钟总,那株金沙树菊,你家老爷子还满意吗?”与钟萍喝了两杯后,王小强突然想起金沙树菊的事来,不得问了一句。

    “唉,满意是满意,只可惜家父上了年纪,疏于照料,那兰花死掉了……”

    “啊,那真是可惜了……”王小强遗憾道,那可是灵气滋养过的花草呀,不活个十年八年的能对得起五行灵泉吗?!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对了小强,如果有好的兰花,一定要告诉我,家父爱兰如命,我还要再给老爷子买一株……”

    王小强闻言心头一喜,暗道有门,立即点头道:“一定一定,只要有上好兰花,我一定第一时间想到你……”

    王小强这话真不是客气,现在他手上就有两株兰花,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好品种,再则钟萍可是出手大方的主顾,有好的兰花当然是先找她。

    “那我借这杯酒,谢谢你……”钟萍又敬上一杯。

    王小强很爽快的一气喝干。

    “酒量不错嘛!”一直都没开口的屺莉,见王小强一口干了杯中酒,半嗔半夸了王小强一句。

    屺莉夸完王小强后,悄悄接过钟萍手里的杯子:“钟总,不能再喝了,我替喝吧。”

    “哎,那可不行。”钟萍固执地道。

    钟萍最近胃病犯了,不敢多饮酒,如果是别人,她会让屺莉代饮几杯,只是见王小强如此真诚,她就不好意思玩这种虚把戏了。

    “咕咚……咳咳……”钟萍一口抽干杯中红酒,立即便扑倒在桌下,呛咳起来,半露在外的丰腴的肩膀一抖一颤的。

    屺莉一阵担忧,替她轻轻捶着。

    “钟总这是怎么了?”王小强见状忍不住问道。

    “钟总她……”

    屺莉话还没出口,钟萍已经抬起头来,用纸巾虚掩住了嘴,摇头道:“没事没事,我只是呛咳了一下……”

    “呃……没事就好”王小强能看出钟萍身体不舒服,当下劝道:“酒伤身,还是不要多喝了……”

    王小强的话,让钟萍心头一暖。

    这样安慰的话,钟萍在酒桌上可是从来没有听到过,但凡是跟她一起喝酒的男人,哪个不是可劲地对她劝酒,哪个不是希望她喝多,更有甚者,想在她喝多后对她图谋不规,不过她都没有让那些男人得逞,因她的酒量一点不差,可这么多年下来,酒量是越来越大,胃给喝坏了,想再多喝也不敢了。

    “屺莉,你陪小强喝,我去去洗手间。”钟萍站起身来走出去道。

    钟萍一走,屺莉便陪和王小强喝,王小强和屺莉碰了一杯,悄悄地问她,钟萍的身体是不是出了问题。

    屺莉对王小强倒是不隐瞒什么,悄悄地告诉他道:“钟总身体一向很好的,只是最近两年,老是犯胃病,所以不能多喝酒的……”

    胃病三分治,七分养,最主要的还是忌口,尤其是酒,是必须要戒除的。这道理谁都明白,可生意场上打拼,喝酒是少不了的,即便钟萍现在事业已经做大,在遇到地方官员时,也少不了要喝几杯应应场面的。

    “王小强,你面子可真大,像这种酒席,钟总一般是不参与的,即便是生意上的伙伴,顶多也是坐陪一下,酒也是不喝的,今天钟总能喝这么多,全是看你的面子……”

    屺莉直接明了地对王小强道:“不过王小强,了钟总的身体着想,等会钟总回来,你就别喝酒了。”

    王小强心里咯噔了一下。

    钟萍从洗手间折返,王小强不但不劝钟萍喝,自已也不喝了。这让钟萍意外的同时,心里也有些失落。

    酒足饭饱,与钟萍、周明君、许昆有一一道别,王小强驾着悍马车来到省城花木市场。找到了蒋老板。

    蒋老板再次见到王小强便不免问起金沙树菊的事来,王小强作出很无奈的样子,说那株金沙树菊死掉了,蒋老板闻言遗憾地叹了一口气。

    生平第一次撒谎,王小强也是一阵心虚,不敢就金沙树菊的事情多谈,于是便掏出手机,将手机上存储的无名兰花的照片拿给蒋老板瞧,让他对上面的兰花进行鉴定。

    蒋老板仔细看了兰花照片后,两眼立即放出光来,惊疑地道:“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兰花应该是素冠荷鼎……”

    王小强闻言心头一喜,因之前许晴雪和那个胡月坡也说过这兰花有可能是素冠荷鼎,一个人说是并不一定是,三个人说是,那可能性就大了,素冠荷鼎他在上已经察过了,素冠荷鼎是兰花的珍稀品种,莲瓣莲以其姿态优美、数量极其稀少而闻名,莲瓣、素心及叶型草都比较珍贵,而素冠荷鼎却是集三者一身,价值高达400-500万一苗,堪称兰花中的极品。

    一株五百万,两株可不就是上千万了!让王小强感到惊喜的是,这价值上千万的兰花,是他无意中从溪涧里挖来的,得来一点功夫都没有费,心理就有一种买彩票中大奖的感觉。

    “蒋先生,能确定是素冠荷鼎吗?”

    “是素冠荷鼎属于春兰,花期三月至五月,你这照片不是现在拍的吧?”

    “三天前拍的。”王小强如实道。

    “三天前拍的?不可能吧,现在可是素冠荷鼎开花的季节,怎么可能连一个花骨朵都没有……”

    “这花是从一个溪涧里发现的。”王小强把两株花草的采挖过程讲给蒋老板,只是灵气滋养的事却只字未。

    “唔,那就是了,兰花的生长与开花是需要阳光,尤其是在花期对于阳光的需求更大,再则‘干兰湿菊’,兰花在花朵孕育期,与菊花性质是相反的,花期需水不多,如果是盆养这时候就要扣水了,如果注水太大,也会影响其开花的,这兰花长在深涧阴沟里,得不到充足的阳光,水又太大,不开花是正常现像……”

    “呃,那今年它是不是不开花了?”王小强见蒋老板讲的头头是道,对他的话深信不疑,这时个不免又问道。

    “这个难说,现在是五月初,素冠荷鼎还处在花期,如果阳光充足,还是有可能开花的……”

    “呃,那多谢你呀蒋老板,等开花后我还想请鉴别一下……”王小强道。

    “没问题,其实你不用亲自跑来的,到时候给花拍上照片发到我手机上,我就能鉴别出来的。”蒋老板考虑的倒是挺周到的。

    “呃,那可真是太好了,对了蒋老板,中午赏光一起吃个饭吧。”

    “不用了,我这里离不开人的,”蒋老板摆手道:‘以后有不懂的尽管来找我,对于你我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呃,那叫我怎么感谢呢?”王小强见蒋老板这样厚道,觉得有些歉疚,因他的金沙树菊不但没有死,还替王小强赚了大钱。

    “说这话就见外了,你是许永谦的朋友,许永谦的朋友就是我老蒋的朋友,朋友之间,千万别谈什么谢不谢的……”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