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异能小农民 > 第1128章 血幕大阵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128章 血幕大阵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天魔接入手中,感觉内中佛力汹涌。便知道绝非凡品,于是便意念一动,丢入到储物戒中。

    花妖活动了一下身子,然后将神识铺开,察视周遭一切,她将整座塔楼包括整个天云诗都探视一番,除了自已和眼前这位姐姐,整座塔楼内再无一人,而且天云寺也没有几个僧人,,于是她脸色一喜:“姐姐,趁着天云寺中无人,我们快走!”

    “嗯,”天魔点点头,二女正欲破窗而出。就见窗前的月光陡地消失了,只有一片血光照进来。

    天魔玉容一震,眉头紧皱了起来,目光警觉地左右一扫,就见塔楼的四面窗子,全部被血光铺满。

    花妖娇躯也是一震,猛然推开窗子,就见整个夜空,都被血光笼罩,就好像是被一块红色的巨大幕布遮蔽,望着那漫天血光,她玉容变得煞白,嘴里喃喃道:“血幕大阵!”

    望着血幕大阵,花妖震慑不已,看得出她对这“血幕大阵”也十分忌禅,是因为当年困住她的正是此阵。

    只不过,今晚所布的血幕大阵,从血色的浓度上看,比起五百年前的那次,明显弱了许多。

    事实上,这血幕大阵并不是囚困她们二人的,而是囚困魔音壁的。

    云笺大师被魔音壁一路追赶,终于有惊无险地逃回了天云寺,间途中他传讯所有的僧众,将数万名僧众召回,准备布结血幕大阵。

    僧众纷纷赶回。见魔音壁也追进了天云寺,纷纷震骇不已。

    云笺大师便即刻传命下去,令数万僧众,有序不乱悄无声息地布下了血幕大阵。

    此时,天云寺竟没有出现混乱的局面,更没有喧嚷之声,合寺僧人都整齐地盘坐在寺院墙根之下,

    上万僧众,几乎将天云寺围了一个圈。从佛光塔上俯瞰下去,那整齐排列地僧人,形成了一道人墙,每一个僧人,都双手合十,静坐念佛。脸显痛苦之色,

    从每一个僧人的眉心处的皮肤上,都开一小口,一股细细的血流,从那小口里流出,凝而不散。如一根细细的血柱,逆空而上。一直冲向天空,无数条血流,在空中纵横交织,形成了一张密密的血色大,而天云寺正中位置,围坐四人,乃是天云寺四位首座。

    这四人与众僧一样,端坐念佛。眉心处亦有细细血流冲天,与众不同的是,这四道血流越往高处越显粗大,在天空中汇合一体,形成一根巨大的血柱,

    那血柱气势宏大,如一根擎天之柱,支撑着天空中的血色大,并源源不断地输送着血液,将血的缝隙处填实,使那张血变成一块遮天血幕。形成了威力绝世的——血幕大阵。

    血幕大阵是困魔伏妖大阵,此阵出自天云寺,始创于一千年前,是以玄妙咒语为引,以上万僧众的精血为源,阵法一旦形成,威力绝世,在此阵法之下,神鬼不敢与之相抗,仙魔莫不束手低头。

    千百年来,不知道有多少神鬼妖魔败于阵下。

    往生塔顶端,天魔妖冶而美丽的双眸,已被天际的血光映成了红色,望着逐渐形成的血幕大阵,天魔眉头紧蹙,呼吸微微急促,

    纵观眼前所布血幕大阵,只觉阵势恢宏,气象万千。仿佛是天罗地一般,给人一种威压之力,使天魔的呼吸失去了平衡。

    而天魔身边的花妖,面对这种绝世大阵,身体震颤,恐慌不已,“姐姐,怎么办?”

    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五百年前,花妖败于此阵,如今刚得自由,又要面对这绝世大阵,心里自然是恐慌不安。

    天魔不语,她的神识不断地扫着血幕大阵,寻找破绽。

    奈何。血幕大阵如一个巨大的血色罩子,将整个天云寺死死地笼罩其中,一点缝隙也无。

    天魔知道这花妖是以媚术见长,妖力修为却是不济,免得她拖后腿,便意念一动,将她收入到了储物戒中。

    然后她手指一挑,指端立时便出现了一道玉符,玉符上面,古怪深奥的字体,陡地亮了起来,绿光森然,荧荧如同鬼火,

    天魔纤手一挥,打出玉符,

    那道玉符闪着绿光破窗而出,如一颗流星般,向天际疾驰而去,不过一息工夫,那道玉符便撞在了血幕之上,如同扑火的飞蛾,那道神符绿芒一闪而逝,瞬间被血光包围吞噬,蓬地一声自燃,片刻化作灰烬。

    望着那道已化为灰烬的传讯符,天魔的脸色微微一变,她面色一凛,跃身窗外,飘飞到半空之中,疾行之间,手诀连动,一团绿雾,从她手指间滋生出来,瞬间膨胀,将她整个身子笼罩,

    在漫天的血光之下,那一团微小绿雾,远远望去,如一只小小的荧火虫般,撞向西天血色最显薄弱的阵位,就在绿雾将要触及血幕之时,在那血幕之上,金光一闪,赫然便有一尊怒目金身法相浮现而出,竖掌伫立,身躯庞大,如同山岳。

    砰!

    一声大响,是绿雾撞上了血幕,顿时,红光绿芒,一阵锐闪,间中还夹杂着金色光芒。

    两相对撞之下,包裹天魔身体的绿雾消磨了三层之多。被撞击处的血幕,血色明显弱了几分,但很快,便有新鲜的血色补充上来,血涛浩荡,血幕大阵又恢复如常。

    天魔一冲受阻,粉脸煞白,额头见汗,

    显然,面对这绝世大阵,她也吃力不小,绿雾之中,她绝美的脸上带着倔强之色,双手掐诀,十指连动,两团绿雾,从手心溢出,迅速弥散开来,与她身上残余的绿雾融合在一起,丝丝缕缕如同上了色的棉絮,包裹住天魔的身体。

    在此之间,绿雾倒折而回,飘飘荡荡,后纵一丈之远,突地一顿,再度发力,如流星般疾驰,撞向血色幕布,血色幕布上,再度浮现出一尊金钢法身,怒目圆睁,满脸煞气。挡住了天魔去路。

    与上一次一样,血色幕布再次被撞得稀薄,但依然没有破裂。而天魔身上的绿雾,在对撞之中,竟被金身法相消磨了半成。

    “哼!”

    这寂静的天地间,终于爆发出一声雷鸣般的怒吼:“天魔,你这孽障,闯我往生塔,破我禁制,放走花妖……今计绝不能饶恕,如果束手就擒吧,老衲可饶你一死!‘

    云笺是血幕大阵的主导者,他一直隐身在不知名处,操纵着血幕大阵,此刻,他发怒的声音,如天际奔雷,突然炸响,滚滚而来,震人心神。

    奈何云笺的怒喝之威,对天魔根本不起作用,天魔的声音显得轻浮无比:‘老秃驴,少废话,有种咱俩单打独斗,不要总仗着人多!‘

    “哼,你这孽障,诡计多端,老衲才不上你当,你就乖乖在血幕大阵下受死吧!”

    论实力修为,云笺虽然和天魔是站在一个层次上,但在实战的经验上,云笺深知他不如天魔,

    而且魔音壁在进入天云寺后便缩小隐没不见,魔音壁曾经是天魔的法宝,如果给天魔找到魔音壁,一旦施展起来,他怕自已万一招架不住,在众弟子面前失了颜面。故而不敢轻易出战。

    “哈哈,老秃驴,你是怕了吧!”

    天魔狂笑着,意念一动,竟是将花妖从储物式中放出来。

    花妖有天魔壮胆,倒是不怕,她右手一比,披在身上的七彩霓衣,却突然亮了起来,七色流转,美艳无匹,花妖赤`裸的身躯,在七彩光辉里,显得惊艳而动人。(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