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异能小农民 > 第496章 美妇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496章 美妇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被自已骂得一文不值的貌似愣头青一样的年轻人,居然把一副《竹石图》挥笔而就,那么他之前他那副涂鸦呢,那不是在故意藏拙吗?想到这里,高子义的目光转向那副不堪入目的涂鸦,最终他的目光盯在了图中那只乌鸦上,他发现那只乌鸦被王小强画得像个人形,而且高昂着头,一副倔傲之态。

    看到这里,高子义一阵脸热,心里嘀咕道,难道,难道这小子故意这样画的,他在用画暗讽我的傲慢无礼?

    虽然心里这样想,但只要王小强不当面说出来,他就没有羞恼的理由,有拾金子拾银子的,哪有拾骂的呢?

    看看那副涂鸦,又看看这副《竹石图》,高子义心里更加不是滋味,那副不堪入目的涂鸦,他再厌恶也得当面收下,而这副极富神韵《竹石图》,他再想要也万万开不了这个口。

    因为那王小强说得清楚,是要送给唐宛的。

    果然,画完画的王小强站直身子,长长地吐出一口气,目光转向唐宛,道:“唐总,这副画我送给你。” 说着,便走过去,从桌上捧起那副《竹石图》,细细端详一番,然后转身把画捧到高子义身前,道:“高市长,那副《踏雪寻梅》是我花钱百的,一百多万,您不愿意收我也不勉强,这副画是王小强现画的,没花一分钱,我希望您能收下。”

    “啊——”高子义愣了一下:“给。给我……”

    说实话,这副画他真的极想得到,但是。转不开面子呀,刚刚还说不收人家的画。还把人家贬得一文不值,现在却又收了,这不是出尔反尔,自已打自已的嘴嘛!

    “对,没错,王小强把这画送给我,那我就是这画的主人,我有赠送的权力……”唐宛把《竹石图》硬往高子义手里塞。

    高子义还是不肯接。他转不开这个面子,堂堂一市之长,说话就应该一言九鼎,驷马难追,怎能像个孩子似的出尔反尔,那传出去,他市长的威信还要不要了,于是他背起双手,摇头道:“小高,你的一片好意我心领了。这画既然是王小强送你的,那也是人家的一片心意,你送给我。这是成何提统,不要不要。” 听了这话,高子义怦然心动。他能看出那话的价值,不过他并不是看重这画的价值,而是看重这画的品格,当然了,书画艺术,价值越大,品格就越高,这是不成文的定律呀!

    可是,在怎么心动,他这时候也不能收这副画,这要是传出去,外言会怎么说他

    。唐宛像是能看穿高子义的心事似的,这时候她道:“高市长请放心,今天这事就我们三人知道,不会再有第四个人知道的。”

    现实不是小说,也不是电视剧情,在面对它的时候,你就得理智一点,尤其是像唐宛这样的商人,事事都应该保持一个清醒理智的头脑,不能意气用事。

    所以,唐宛极力要把这副画送给高子义。

    可是,高子义既然说出不收,任你说破嘴,他也不动改变主意的。

    “谁说没有第四个人知道,我就知道了!”

    就在唐宛的话刚刚落地的时候,一个声音响了起来,伴随着这声音,一个曼妙的身姿出现在书房门口。

    三个人都惊了一跳,转头看时,发现是周栖萍。

    “哎呀,萍姐,您吓死我了

    唐宛和周栖萍的关系,不算大熟,也不是太生疏的那种,唐宛嘴甜,见面时总喊周栖萍为姐,周栖萍姓格纯良,平时就充当一个家庭主妇,当然洗衣做饭有保姆来做,她的工作就是辅导一下女儿的功课,再者,她又不擅于交际,平时很少出来交际,这样一来,人就比较宅,朋友比较少,所以就把唐宛看作一个知心朋友,总想通过什么方式,拉近一下彼此的距离,刚才她正在床上怄气,突然听到书店有人说话,就知道是来了客,出来问保姆,才知道是唐宛来了,还带着一个年轻男人。

    唐宛拍着饱满的胸脯含笑埋怨着,三步两步跨到了周栖萍面前,笑道:“萍姐,你来的正好,我这副画可是送得出了,高市长不收,您可得收下

    说着,便把那副《竹石图》卷好,递给周栖萍。

    周栖萍不去管那画,目光一扫屋内,发现与唐宛一起来是一个年轻的身影,不由眼前一亮,顿时,一晚上的憋屈便烟消云散,心情愉快起来,注意力回到那画上,茫然问道:“是副什么画?谁画的?”

    见她如此问,唐宛又把《竹石图》打开,展到周栖萍面前给她看。向王小强发努了努嘴,道:“是他画的。”

    周栖萍是书香门第出身,琴棋书画虽然不是样样精通,但受祖辈熏陶,骨子里也是喜爱的,而且在这方便也是颇有些天赋的,嫁给高子义后,又受高子义熏陶,对字画也是有一定的鉴赏力的。

    听说是王小强画的,她颇感有些意外,两只含情带怯似的双眼瞟了一眼王小强,目光这才落到那副画上。

    细一端详,芙蓉美脸上便显出惊奇来,低声叫道:“呵,这画绝了,这《竹石图》如果落款是郑板桥的话,完全可以以假乱真的,我从来没见过模仿郑板桥模仿得这么像的。”

    赞完,她又看了一眼落款,见落款处写的是王小强的名子时,知道唐宛不是在开玩笑,这画的确是眼前这个叫王小强的年轻人画的时,她再望向王小强的目光,炽热中又带了几分欣赏。

    听了周栖萍的话,王小强心里冷笑道,她倒是个识货的人,不过我这可不是模仿那么简单,说我是郑板桥再世倒更合适一些。

    经妻子这么一说,高子义更加对这副《竹石图》的艺术价值深信不疑,同时也改变了对王小强的恶劣印象,对他高看了一眼。

    “那,萍姐,这副图您就收下吧。”唐宛直接把那副画塞到了周栖萍手里,周栖萍没有拒绝。就收下了。

    高子义心头一阵狂喜,他本有意收下那画,只是面子转不开,这时候妻子收下,他面子上好过,又能如愿以偿得到那画,怎不叫他欣喜呢!?

    不过,得了画的高子义,并没有被心头的狂喜冲昏了头,他还记得唐宛所来为何,于是他咳嗽了一声,对唐宛道:“小高,你今天来,是不是为旧城区改造的事……”

    到了这时候,唐宛自然不会否认,于是道:“这对于我们来说,那可是好事一件,我们唐氏是很愿意为市政服务的。”…

    “嗯,这件事我一个人说了不算的,负责这项工作的还有赵书记呢!”

    高子义提醒似地道。

    “呃,只要高市长点头,那我们就感激万分了。”……

    这时候,高子义脸上再无一丝倨傲之态,哈哈一笑道:“我这边嘛,没有问题,通过通过……”

    说完,两眼转向王小强,这时候,高子义的目光中有敬畏也有敬仰,这种目光,也只有在面对省级领导时才有吧,现在,年纪轻轻的王小强在他眼中,完全就是一个大师级别的存在。

    不要小看有才华横溢而无身份地位的人。这种人往往能释放出让人无法想像的能量,不管别人相不相信,反正高子义是深有体会,因为他在结识h省省委副书记时,就是通过一个画家朋友认识的,那个画家朋友只是当地小有名气的一个人物,在h省可以说一文不名,但他在省委副书记那里,竟然比他这个市长级别的人还受待见,可以肯定的是,王小强的作画水平,完全在那个画家朋友之上,而且,要超出很多很多。

    所以,高子义现在不单是欣赏王小强的才能,他还想巴结一下王小强。

    只是,之前的一番冷落与诋毁,让他愧疚不已,这时候想奉承两句,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

    便在这时,唐宛道:“今天叨扰高市长这么久,真是对不起,我们告辞了。”

    高子义从王小强身上收回目光,道:“哪里哪里,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是我接待不周,还出言冒犯,不好意思……这样吧,马上就要晌午了,今天就在这里吃中饭……”

    周栖萍眼睛偷瞄着王小强,却对唐宛道:“是啊,好久不来一次,今天一定要在这里吃饭。”

    如果说高子义的盛意邀留是客套,那周栖萍的劝留却是真心实意,而且,可以说是还别有用心。

    多看王两眼,多接触接触,这就是她心底的想法

    王小强和唐宛却没有留下吃饭的意愿,礼送出去了,目地达到了,那就没有留下的必要了,然而,正要推辞,那周栖萍已经挽住了唐宛的胳膊,笑道:“小宛,你可别说推辞的话,说了也是白说,我不答应。”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