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异能小农民 > 第488章 并蒂莲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488章 并蒂莲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唐宛是刘菊忆的同学,不过,二人从下学后便多年未见,刘菊忆在住进江城的临江别墅后,才与唐宛在大街上不期而遇,老同学重逢,关系更加的近了。

    唐宛是一房地产公司的老总,事业很成功,只是身上却有病,妇科病,很严重,已经影响到工作的地步,这一次的例假,比以往的都要严重,痛经,量大,白带增多,还有血块……总之,痛不堪言。

    她把自已病告诉了刘菊忆,刘菊忆想到了王小强,王小强是修真者,想必会有法子。,

    唐宛现在有点后悔,后悔当初不该把青云道人赠与她的丹药扔掉,可后悔已经晚了,她总不能再登山向青云道人求药吧。

    听说王小强能治,唐宛便托刘菊忆,找到了王小强,想请王小强给看看,

    唐宛每天都住在私人别墅内,佣人齐全,管家,司机,保镖,守门保安,保洁,花工。

    怪异的是,除了门口的保安是男姓外,余下的都是女姓。

    唐宛私人别墅的所在地,没几个人知道。这也是为安全着想。刘菊忆带着王小强,二人开着车一路飙速,来到唐宛的私人别墅。别墅大门设有岗亭,高大威猛的保安在门口跨立,瞪着警惕的眸子,脚下是一条牛犊般大小的藏獒,光洁的皮毛黄中透红。这品类在藏省是比较中等的一类,价格在八百万以上,如果是全身红毛。那就是中上品,而上品的藏獒。则全身紫毛,如一团紫色火焰。是被称作“紫麒麟”的一种,这一类不要说全国,就是在藏省,都极为罕有,花再多的钱都买不到。

    见有车来,保安开门敬礼,却并没有立即放行,而是打电话通报主人,主人同意了他才能放行。不要说是闺密,、,就是家人来也一样。

    王小强显出几分不耐烦,道:“你这朋友这是哪朝哪代的规矩呀,她把自已当末代女皇帝了吧!?”

    刘菊忆无奈地耸肩,说:“她就是这样一个人,任何事情都一丝不苟,我也没办法。”

    五分钟后,二人才进入别墅的客厅。

    唐宛着一袭休闲居家连衣裙。白色棉布上锈着大朵荷花,清新淡雅,她慵懒地窝在沙发上,一双修长美腿并拢在一起。斜斜搭在沙发座沿,脸色苍白如陈年旧玉,一贯强势的面容。显出几分柔弱。

    比之唐宛,刘菊忆却是一脸红润。那红晕绝对不是脂粉可以装扮出来的,精神焕发。顾盼生辉,那脸色是刚过门的小媳妇才有的。闺密俩,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反差。

    一照面,闺密二人互相盯着对方,脸上都有错愕之色。

    唐宛明显发现,刘菊忆的脸色要比她本人的红润,皮肤要比往曰亮泽,两只眼睛要比往曰水润,眸光中闪着幸福的光彩。

    脸似红霞,艳比花娇。

    看着眼前的人儿。她就明白这是爱情的滋润,虽然她和王小强并没有动真格的,但能和王小强时时见面,都让刘菊忆青春焕发。

    刘菊忆也明显感觉到,唐宛的气色不佳,一脸苍白与倦怠,病殃殃的,没有一点精气神。

    “老同学,你身子还不舒服吗?”。刘菊忆坐到她身边,拉着她的手问了一句,却又惊叫道“手这么凉!”

    唐宛弱弱一笑,对王小强做了个请的手势,示意他坐下。

    王小强便在姐妹俩对面的单座沙发上坐了。

    二女坐在一起,俨然就是一对并蒂莲,让人赏心悦目。

    只不过,一个如红艳如霞,一个似雪白雪莲。”

    “老同学,去医院了没有?”刘菊忆关切地问。

    唐宛摇摇头:“不想去。”

    “不去怎么行?瞧你脸色多吓人。”

    “去医院也未必能解决问题!”唐宛苦笑摇头,眼睛下意识到瞟了王小强一眼。

    今天请王小强来,就是想请他给看看,她刚才的话并不准确,去医院还是能解决问题的,但去标不去本,如果王小强能彻底治愈这病,又何必多费事呢?

    唐宛见王小强干坐着,不插一言,似乎对她们的话不感兴趣。大感意外的同时,又有些怨怼——哑吧吗?难道还要本小姐亲自请你说?说实话,亲自请王小强为她冶疗,唐宛还真拉不下这个脸来。

    “老同学,要不让小强给您看看?”刘菊忆给了唐一个台阶。

    听了这话,唐宛美目流转,又瞟了一眼王小强。

    王小强就像是没听见似的,目光望向窗外风景。

    见此,唐宛心头气结,这一气,小腹又疼了起来,而且,她感觉下面又流出了很多。

    一双修长美腿非常不自然地又并紧了一些。

    “小强,你怎么了,成哑巴了?”

    刘菊忆嗔怪道。

    王小强这时才回过头来,摊手道:“看病和做生意是一样的,得双方同意,这买卖才成,何况,你同学这病我看不了。”

    “什么?”

    刘菊忆美目圆睁,气呼呼地道:“不可能,你,我看你是不想看……”

    唐宛齿咬朱唇,用无所谓的口气冷然道:“他不想看,就算了!”“你们没明白我的意思,不是我看不了这病,而是我这个人看不了这病。”

    听了这段像绕口令的话,二女更是一头雾水。

    “什么?你说明白一点。”刘菊忆道。

    “妇科病嘛,还是请个女大夫来,这样看病比较方便。”王小强明了直接地道。

    听了这话,二女俩明白过来,彼此对视一眼。眼中都有无奈之色。王小强的话,是事实。但也有例外。

    刘菊忆振振有词道:“妇科也有男大夫,医患之间。不存在男女之别。你,你这是老封建……”

    王小强耸了耸肩头,目光盯着唐宛:“如果病人不在乎,那我这个医生,还有什么可在乎的呢。”

    刘菊忆问:“老同学,你在乎吗?”。

    有人不在乎,有人却在乎,唐宛直视着王小强,问道:“我想问的是。你用什么疗法?”

    “按摩疗法!”

    “什么?按摩疗法!”

    听到这话,二女同时惊呆。刘菊忆的反应比唐宛的还大:“小强,你又胡诌是吧!这妇科病,我还从没听说过按摩疗法的。”

    可能是被王小强的话给刺激的,也可能是病情严重到了一定程度,唐宛感觉腹部一阵疼痛,不是隐痛也不是生疼而是绞痛,与此同时,她感觉一股热流从下体急涌而下。如开了闸门的水龙头,根本没有停止的迹像。

    腹绞痛,如果不及时冶疗,会要人命的。

    为了不致失仪。为了不在王小强面前弱了声色,唐宛极力压抑着那疼痛,巨大的疼痛。使得她玉脸煞白,额上大汗淋漓。

    “也有别的方法。可以吃我刚刚炼制的固元丹,”王小强道:“不过这种方法见效慢。如果你想尽早康复,最好是用按摩疗……”…

    他一个“法”字还未出口,唐宛已经捂着肚子弯下腰来,不过,到此时,她还是不肯痛叫出声。

    “啊,老同学,你肚子疼吗?”。刘菊忆惊呼一声扶住唐宛,又急唤蒋峰道:“小强,你快过来看看……”

    王小强似乎早已料到,却并没有从沙发上站起来,只是平静地道:“她现在的情况是腹绞痛,经血不止,如果不及时冶疗,会有生命危险。”

    “啊……那,那你还不给她治。”

    王小强道:“根据现在的情况,只有一种疗法可以治,那就是按摩疗法。”

    听了这话,唐宛恨得牙痒痒……到了这时候,他还文绉绉的,一点不急的样子。

    “菊忆,别听他的,我们去医院。”唐宛干脆地道。

    “你这种情况,到不了医院的。”王小强下结论道。

    “姐,别倔了,听他的吧?不少字”刘菊忆规劝道。

    剧烈的疼痛让那副娇躯冷汗直冒。唐宛心底生起了丝悲哀,人再要强,在病魔面前在医生眼里,终究是个弱者。

    终于,她点了点头。

    见此,刘菊忆欣然吐了一口气,立即叫道:“小强,快来按……不……快来为她治疗。”

    王小强点点头,站起身来,干脆地道:“把你姐扶到卧室,然后把衣服脱掉。”

    “啊!”

    “什么?”

    俩人同时惊呆。

    唐宛还没说什么,刘菊忆已经道:“还……还要脱衣服呀?”“那当然,你见过有不脱衣服按`摩的吗?”。王小强自然而然地道。“那啥……要脱光吗?”。刘菊忆弱弱地问。

    “那当然,”王小强理所当然地道:“穴位在隐秘处,不脱光怎么能按到。”

    “啊——”刘菊忆立即道:“那,那可不行……”

    她心爱的男人,为她的朋友按`摩,还要脱光衣服,这要她如何接受?

    唐宛没了力气讲话,不过,她心里自然也是不愿。

    俗话说得好,脱帽见父,脱衣见夫,那后半句的意思是说,女人的私`处部位,只给自己的丈夫看,外人是不允许的。

    虽然这些都是陈规旧俗,但一个女人的身体,怎么能轻易给一个刚刚认识不久的男人看呢?

    王小强无奈地摊摊手,意思是你不脱衣服配合,我也无能为力。“那啥……内……内衣不脱可以吧?不少字”

    刘菊忆用祈祷似的口气弱弱地问。

    。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