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异能小农民 > 第474章 伸冤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474章 伸冤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入殓,所有儿女一起动手,铺垫好枕褥被衾,孙子辈全部跪在地上,由儿子、侄子等人把老人抬至寿材中停放妥当,但是不盖棺盖;悼念——去世头三天,老人在棺中接受众亲友、乡亲的吊唁,焚香焚纸、绕棺悼念;

    盖棺。第三天的傍晚,所有亲人最后见一面之后,盖棺,悲痛"gao chao",哭声震天;大殡仪式——从第四天到第七天,为大殡仪式第一阶段,主要内容为儿女准备饭菜招待前来吊唁的乡亲,准备各种纸车纸马,雇佣戏班、雇佣唢呐手等等相关的工作,老人停在原来的房间里,烧纸焚香不断,供桌上的供品为五碗菜、五种果、五种点心;移灵——第八天,大街上搭起巨大的灵棚,姥爷的寿材被移至灵棚之中供奉。灵棚分里外两间,里间女人哭灵,外间男人跪接吊唁宾客;灵棚门前摆了各种纸质扎成的房、车、马、人、家具、电器花圈有两种,一种纸扎的,一种是鲜花扎的,共约20余个。各个厨师、帮忙的进入状态,洗切煎炒,大锅大灶搭了好几个。戏班开唱、流水席开桌,一天六十桌左右,早饭时小米粥和烩菜,午饭是馍和烩菜,晚饭是打卤面条,据说这是规矩,家家都按这种规矩吃;晚上,戏班休息,换了一班打击乐的乐队,演奏的都是些乱七八糟的现代歌曲,有《西游记》、《月亮代表我的心》、还有《大海航行靠舵手》,到了晚上十点以后。还有两个靓女穿得很少,跳了几段现代舞,之间穿插燃放鞭炮礼花,一晚上,天上地上噪音不断,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到凌晨之后,众人散去,只留下儿女在灵棚守灵,商量大殡细节!十,哭灵——所有的孙男弟女一律要大声哭喊——大声的边哭边喊。不哭喊就是不孝。尽管很多人并没有眼泪,但是一定要惟妙惟肖的哭喊。开始哭和停下来,都要听一个类似司仪的女人的口号,一般来女客吊唁。女人哭喊。来男客吊唁男人哭喊。参与哭喊的亲戚个个训练有素,开始哭喊到结束哭喊到神态自若甚至嬉笑如常,也就三到五秒;开始的口令为“陪孝啦”。结束的口令为“拉拉哭”,意思是互相劝一劝;我光流泪不出声,是异族,很多人围观议论;

    十一,请姥姥回家——停灵第八天,四个亲属抬着姥姥的遗像、供品去五里地之外的坟地举行个请魂仪式,近百个直系晚辈手执招魂香、穿着孝衣浩浩荡荡;请姥姥回家后一起供奉,然后就算是合葬了;请灵之后,;姥姥的娘家人就来祭拜了,这种事情上娘家人是很牛的,可以指手画脚一番,挑挑毛病,大舅二舅唯唯诺诺,还礼也还得格外殷勤;

    十二,踏看坟地——第九天,也就是大殡这一天,上午大舅穿好孝服(大袍大褂的白布衫),拎着一篮饼干白酒跟着风水先生去姥姥的坟上踏看,选好开挖的方位,指定侄子辈的人按位置挖坑;十三,披布——上午很多女人从灵棚的后面钻进来,各送来一包布,两包饼干,我很奇怪,问了才知道,这是所有的媳妇娘家人送披布,就是大殡开始的时候,晚辈都要披布,儿媳、孙媳、侄媳娘家送来的披布各具千秋,谁家送的,谁就披走,一般男人披白布,儿媳披白布,侄媳、孙媳披条纹布或者花布。大部分娘家送来的都是家织粗布,只有大舅的二儿媳妇娘家条件好,送来的披布是大花的斜纹床单被罩,很是打眼,老二一披上,腰杆顿时直了很多;十四,女儿摆贡——两大桌,都是五样——猪头、鱼、鸡、兔子、水果篮;十五,大殡仪式——很复杂,女人不能凑上去看,是大舅二舅领着众子侄在灵车前完成的,女人排着队等在灵车后,要大声哭喊着烘托气氛,沿途不洒纸钱,每人拿一个招魂棒即可,一路上悲情的唢呐呜呜恹恹。到了坟地,有专门放寿材进坑的乡亲带着专用工具,按照坑侧露出的姥姥棺材的侧板位置比齐了,放下去,众人将手里的招魂棒、腰上的麻绳等纷纷扔进坟坑,然后,儿子填土。大舅二舅都哆嗦的拿不住锹了,泪如雨下,这个时候,所有的人,都真的哭了填了几锹之后,亲人后撤二十米左右,乡亲继续填土、起坟包、立花圈,都弄好了,亲人们再哭一场、祭拜一场,然后原路返回。十六,三七、五七、一百天——姑娘出祭品,全家大祭。因为王大成是青年,所以他的丧事,操办起来会有些出入。但也折腾了将近一个礼拜。

    在帮忙操办丧事时,王小强听到了一些消息,说这王大成死的冤,还说这王大成是跟二吊几个人一起喝的酒,现在喝死了,二吊和另外两个人,是要负刑事责任的。

    而且这王大成死的不正常,因为消息传出来说,现场只有两个空酒瓶,显然并没有喝多少酒,怎么可能喝死人呢?

    这其中肯定有什么阴谋。

    得到这些零碎的消息后,在王大成入殓后的这天晚上,王小强悄悄来到王大成家,见只有李瑞芳一人在家,便进了门。

    李瑞芳见王小强进门,不由吃了一惊,然后很恐慌地把他拉起屋内“小强兄弟,你咋这时候来呀,给人看到了会被骂死的。”“瑞芳嫂子,我给你送点钱花……”王小强递给李瑞芳一张卡“这里面有十万块钱,秘密是孩子的生日……”

    李瑞芳见状,泫然欲泣,道“俺不要。俺不能再要你的钱……”

    王小强有些尴尬、。

    李瑞芳从床上抱起孩子,递到王小强面前,道“抱抱你儿子吧。”

    王小强接过来抱了,顺便把银行卡就塞在了儿子的袄兜里,小家伙像是知道爸爸在给他塞钱似的,裂开嘴笑了。

    见这情形,李瑞芳脸上划过一道温馨,不过那道温馨很快就消失了,然后她鼻子一酸,就捂着嘴,嘤嘤地哭泣起来。

    王小强开口道“瑞芳嫂子,我听说,大成哥是在二吊家喝酒喝死的呢……”

    “是的。”李瑞芳点点头。

    王小强道“按理来说,大成哥是在二吊家喝死的,那么一起喝酒的人,全部都要负刑事责任的……”

    “是吗?”。李瑞芳一愕“俺没听说过,俺不懂这个……”

    李瑞芳虽然上了初中,但真不懂法律。

    “没错,而且,我还听说。大成哥死的冤枉……”

    “这,这俺就更不知道了。”

    李瑞芳脸色一变,“你听谁说的。那,是谁害的他?”

    “谁说的不要紧,关键是谁害的他?”王小强道“您现在告诉我,那天跟大成哥一起渴酒的,都是谁?”

    “有二吊,张驴,王登山。”

    王小强一听这三人的名子,心里便是一震,这三个人,前两个是光棍,后者是刚离婚不久的。要说品性,都是好吃懒做之辈。

    说不好听点,就是村里的二流子。

    “大成哥怎么跟这些人混在一起了?”王小强道。

    “唉,自从有了这孩子后,王大成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到处的张扬,再加上你给的那十万块钱,他便狂花起来,经常跟人喝酒,打牌,也不干活了。”

    李瑞芳道。

    “哎?瑞芳嫂子,现在那十万块钱,还剩下多少呢?”

    “我哪里知道,一直都纂在王大成手里呢,这几天忙,我也没心思查……”

    王小强道“那你现在查查,家里还有多钱,明天再去银行查查王大成的帐户……”

    李瑞芳点点头,道“我妹子在县城,明天我让她帮忙查。”

    “好吧,那我先回去了。”王小强道“你也不用太伤心,今后这孩子我不会不管的。另外,如果有事,给我打电话……”

    李瑞芳点点头。“那你明晚还来吗?”。

    “对,我明天还是这时候来,我要把王大成的死因查清楚,我要给他伸冤,让他死的瞑目。”

    李瑞芳点点头。

    次晚。

    王小强来到李瑞芳家门口时,就见一个人影钻进了李家,王小强的眼何等尖,一眼便看出是光棍汉,二吊。

    见二吊进了门,王小强便没有直接进门,一个隐身符打在身上,隐了身子,然后也跟着二吊进了门。

    二吊一身酒气,醉熏熏的,嘴里还哼着歌“姑娘你要嫁人,不要嫁给别人,一定要嫁给我……如果你要嫁人不要嫁给别人一定要嫁给我带著你的妹妹带著你的嫁妆坐著那马车来……”

    “谁呀?”二吊走到门前时,李瑞芳颤音问了一句。

    “呃,嫂子,是我,二吊……”

    “这么晚了,你有啥事……”

    “当然有事了,没事我也不来,”二吊说着,便推门而入了。

    王小强跟着走了进去、。

    “二吊,我让你进来了吗?”。李瑞芳面色不悦地道。

    当地人串门,如果人不请你进屋,你就不能直接进屋。

    二吊这分明是强行入门,不合规矩的。

    “嘿,就凭我跟大成哥的关系,你也不能不给我进……”二吊嬉皮赖脸地说着,就直接一屁股坐在了椅上,然后掏出一只烟点上,一边吞云吐雾一边上下打量李瑞芳,小眼睛中放射出赤果果的色光。

    。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