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异能小农民 > 第465章 海底对敌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465章 海底对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王小强意念一动,将这些元青花全部收入的须弥戒中,然后又清理了一下船舱,发现再没有别的东西时,就此作罢。

    这时候,乔芷感到有些累了,于是二人与海龙告别,准备回到陆地上去,便在这时,突然海水一阵动荡,王小强体内的212颗灵泉,震动了起来,同时海龙也大叫一声“有修真者来了。”

    王小强放开神一查,果然有三名修者,一起朝这边过来了,王小强看出,他们都是元婴期的修为。

    王小强用八百颗灵泉组成的潜水艇,体内只剩下了212颗灵泉,相当于金丹初期的修为,如果那三个元婴杀来,要为难他们,这时候就必须撤掉灵泉潜水艇的。

    就在王小强考虑这些时,那三名修真者已经过来了,身体周围都有一层蛋壳状的灵气护罩,屏蔽海水。

    这三名修真者一出现,海龙便游动宠大身躯躲在了王小强的身体,显出极为忌惮的样子。它本来就受到王小强灵气刀的袭击,伤势不轻,哪里还能应该这三个元婴老怪。

    那三名修者看到王小强和乔芷,看到海龙,看到沉船,心中显出兴奋的光芒,一个筑基后期的小子,身边有一个毫无修为的美女,还有一个受了伤的海兽,还有沉船,这尼玛简直是桃花远和财运呀,这三名修真者此刻的想法,完全一致,干掉筑基期的小子,抢占美女,猎杀海兽,取其内丹,然后再到沉船上寻取宝藏。

    简直爽歪歪呀~

    这三人边想,嘴角都露出了得意的笑来。然后指着王小强道“小子,你是哪个门派的,为何会在此地?”

    王小强不答。

    另外一个人道“一个注定要死的,跟他啰嗦什么,不怕他变鬼缠你呀。”

    “切,叫他形神俱灭!”那人说着,已经向着王小强杀了过来。另外二人也争先恐后一般地一哄而上。

    王小强对着乔芷的耳朵,说了一句话,然后意念一动,乔芷的身体。陡地不见。

    那三名修真者见美女突然消息不见,不由得都是一阵惊讶,只是并没有停滞。三人一起亮出法宝,朝王小强杀来。

    王小强意念一动,灵泉潜水艇消失,身体周围出现一个蛋壳样的灵气护罩屏蔽海水,八百颗灵泉全部吸入到了体内。

    灵力瞬间飙升。

    那杀至跟前的三名元婴老怪,见王小强突然由一个筑基期的修者。变成一个比化神更高的存在。头皮都是一乍,然后眼中露出滔天恐惧。急剧后退,只是哪里不来得及。王小强双手开合,一分之下,三道灵气茅飙射而出。分别冲向三名修者。咻咻咻~

    灵气矛不受海水阻挠,咻地窜出,最终刺破了三人的灵力护罩,贯穿了三人的身体,将三人死死地钉在了地上。

    那三人还没有死绝,像三只被串起来的蚂蚱,滑稽地扭动四肢,双眼盯着王小强,眼中透出不甘、。

    王小强又打了三个灵气刀,将三人胸膛刨开,真元与灵力从三人胸腔散出,王小强放出一百颗灵泉出来,那一百颗灵泉分作三拔,分别冲向三人,将三人体内溢出的灵力吸嗫净尽后,那一百颗灵泉突然一分为二,

    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

    化作二百颗灵泉。二百颗灵泉,五色流转,在海水中显得美轮美奂,艳丽无匹。

    随着王小强意念动间,吸入到了他的体内,陡然,王小强体内的灵力,又攀升了一个层次,向着凝实之境,又迈进了一步。

    现在王小强体内已经有了1112颗灵泉。这1112颗灵泉如恒星沙数一般地在王小强体内,以夜空中的某种星座图势排列,玄之又玄,妙之又妙。

    “王小强,你好厉害,元婴期的修者,你都能秒杀,那么你的修为,已经达到了何种程度。”海龙惊疑地说。

    王小强没有理会海龙,意念一动,八百颗灵泉将王小强包裹,然后组结成灵泉潜水艇,意念又一动,乔芷从须弥戒中出来,眼前一阵迷茫。刚刚她感觉自已进入了一个黑暗的世界,如果不是有王小强的提醒,她早就吓坏了,不过此刻仍然心有余悸,王小强搂着她的纤腰,安慰了一番,才平抚了她的心跳。

    乔芷没有问什么,她现在已经明白,王小强不是凡人了,他是一个修真者,修真者的事情,自然不是一个凡人所能想明白的。

    “小强,我有点累了,要不,我们上去吧。”乔芷虽然还没玩够,却有点累了,想要去水上透口气。

    “好吧,我们上去。”王小强冲海龙摆摆手,要走。

    海龙突然道“王小强,你,你能不能带我到上面去,我想跟着你修行。”

    王小强道“那怎么行,你这么宠大,我如何带你?”

    “如果我没猜错,你手上戴的是一枚上品诸物戒子,这戒子可以容纳下一座山峰,不如你就把我收入戒子中,然后我在你的戒子中修练如何?”

    “你想的还挺美的嘛,不过你总不能一直在我戒子中修练吧。”

    “我可以变化的,我的身体,可以随意变大变小的,不信你看。”海龙说着,咻地一下,就变成了一个老虎大小的兽了。

    这倒是把二人给惊了一跳,这变化也太大了吧,它居然由一个宠然大物,变成这么小。

    “还能不能变小?”王小强期待道。

    “可以呀,变!”海龙一声大叫。

    咻地一下,它的身子变成了猫那么大。

    乔芷拍手叫道“太好了,这就像是一个宠物耶……”

    “也好,就当是宠物养得了。”王小强道“这要其实不用收入须弥戒中吧,就这样不错呀。”

    王小强说着,手一招。那海龙一跳,到了王小强的手上。道“主人。以后海龙就是您的宠物了,跟着您到陆地上受享一番人间繁华。”

    “不过海龙,你太过诡异,如果有人的时候,你还是要到我戒子中闭一闭的,。”

    “没问题,主人,我明白了,您放心好了。”

    于是王小强便带着海龙,上岸了。

    当晚。在酒店的包房内,王小强点了一桌的菜,将一坛酒从戒子中取出。打开来,然后把海龙也从戒子中放出来,然后,与乔芷,海龙,一起尝那沉船中的美酒。

    酒才一开启。就闻到一股醇厚的酒香。非常的诱人,即便是一个鼻炎的病人。这时候也能闻到那酒的不凡来,王小强倒出一杯出来。用手沾了沾,然后手指一撵,立即便出现了一个明亮的酒带。

    哇!

    乔芷和海龙都叫了一声。这酒少说也得有上千年的历史了。

    当下,便喝了起来,一坛子很快告罄了。喝完酒,海龙便到须弥戒中睡觉了,而王小强也和乔芷去睡觉了。

    次日,王小强和乔芷回到了别墅,然后王小强决定把一件元青花拿到拍卖会场上拍卖掉。最主要是还是想看看,那比绸到底是何种东西,请专家给鉴定一下。

    香港保元拍卖行是一家历史悠久的拍卖行,在香港有很高的知名度。

    当王小强将那丝绸带到了保元拍卖行,立即便令保元拍卖行的鉴定师、拍卖师们都惊了一大跳,因为那不是普通的丝绸,而是少有的绿蚕丝绸,是一种比较特殊的蚕吞出的丝,这种丝入水不腐,可以存放千年不腐。这种丝绸,他们还真是头一回见,惊奇之下,一众鉴定师围着那丝绸,就像是会诊的大夫们在对着病人,立即进行鉴定,谨慎再谨慎,认真再认真,最后确定就是那一种绿蚕丝 非常罕见!非常之可贵! 即便是见多识广心思沉凝的鉴定师们,这时候也都暴发出一阵惊呼声 拍卖会这日,到场有不少人,随着社会上刮起一股收藏热的浪潮后,古董,玉器,首饰,书画,都逐渐地成为收藏爱好者的视野,当然药草也不例外, 拍卖会开启的这天上午。香港各大电台,各大报社,以及网站记者都纷拥的保元拍卖场,拍卖现场更是收藏爱好者以及这方便的资深人士,西装革履眉宇轩昂的的男人,妆容精致气质不俗的女人,还有白发苍苍的老者,偶尔露出来的世界名贵腕表令人咋舌……这些人身份背景不明,但绝对都不会是穷人。

    上午九点,这场盛况空前的拍卖会,接照举行,如火如荼。

    “白奇楠沉香3克,底价三百万。”

    随着拍卖师的一声高喊,一旁的侍应将一块沉香木托到了台上。 “我出三百三十万。”

    “三百五十万。”

    “三百八十万。”

    “四百万。”

    “四百五十万。”

    “还有没有人出更高的价格……四百五十万一次,四百五十万两次,四百五十万三次……好……白奇楠沉香木,四百五十万成交。”

    拍卖师手中的拍卖槌重重地敲下

    ……

    只有3克的一块沉香,最终以四百五十万的价格拍了出去。

    “千年野山参,重达七斤……底价一千万,现在开始拍卖……”随之主持人喊话的同时,侍应把一只大块头的人参托到了台前。这株人参看上去并像是一整株,倒像是四株人参的合体,只是连在了一块,虽然块头挺惊艳的,但看上去却有几分不雅。

    喊价者依然不少:

    “我出一千一百万。”

    “一千二百万……”

    “一千三百万……”

    “一千六百万。”一个白发老人生猛地喊道。

    “一千八百八十万!”一个商人打扮的大胖子喊了一声,并暗自得意:“妈的,讨个吉利数……来年好运道。”

    大胖子喊完下面便没有了声音。再往上就超出估算了。

    “还有没有出更高价的……一千八百八十万一次,一千八百八十万两次,一千八百八十万三次……成交!”

    一捶定音!

    这时候,已经到了拍卖会的结尾时候了,拍卖师突然停顿了一下,像是在酝酿情绪,然后,以响亮的嗓门和夸张的表情喊道:“元青花鬼谷子下山图罐,底价2亿……”

    这个元青花鬼谷子下山图罐子,自然就是王小强拿来的拍卖品了,那些丝绸,王小强是不会拍卖的,因为那是世界上已经绝迹的东西,无价无市之宝。

    “我出两亿五百万………”

    “二亿一千万……”

    “二亿两千万……”

    “二亿五千万!”前排的一位中年先生直接喊道,他觉得这个价位应该没人跟他争了吧。

    果然,半天没人叫价。

    拍卖师也以为竞价到此结束了,便喊了一声:“这位先生出二亿五千万,还有没有人出更高价的?”

    “我出二亿八千万!”一位年轻女士提高了三千万。如果大家仔细观察,会发现这女人虽然年轻,但并不是本地人也非纯正的z国人,而是一个尖鼻蓝眼睛的混血儿,参加上一次的拍卖会的人还记得这个出手非凡的女人,她以五个亿的价格把那张沉香床竞到了手,后来听说她转手时赚了一个亿。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