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异能小农民 > 第404章 识时务者为俊杰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404章 识时务者为俊杰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义乌地处金衢盆地东缘,以丘陵为主,东、南、北三面环山,地势自东北向西南缓降,构成一个南北长、东西短的长廊式盆地。南部与永康市交界的大寒尖,海拔925.6米,为全市最高峰,北部大陈江边的瓦窑头,海拔41.9米,为全市最低点。境内山地、丘陵、平原呈阶梯状分布。东北部的大山海拔906.6米,南部的大寒尖海拔925.6米,西部的鹅毛尖海拔840.7米,这三座山成三足鼎立之势耸立在市域边界。中部为义乌江、大陈江、洪巡溪冲积而成的河谷平原。

    义市位于浙江省中部,属浙省金市。金衢盆地东缘,地理坐标为北纬29°18′,东经120°04′。

    以丘陵为主,东南北三面环山,南部与永康市交界的大寒尖,海拔925.6米,为全市最高峰,北部大陈江边的瓦摇头,海拔41.9米,为全市最低点。河流属钱塘江水系,境内最长的河流义乌江,还有长江和洪巡溪等河流。有岩口水库等。

    王小强和凌雪菲所处的位置,就在义乌的长江大桥。

    刑家在义乌的权势不小,刑家在义乌的政界、商界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刑正太的父亲,是义务的市`委书`记。刑家还有一个刑氏集团,经营房地产,销售业,化装品……是义务最大的一家企业,可能在别的地方,刑家就是一个渣渣,在义务,刑家就是土皇帝,谁惹了他,谁就得死。

    而刑正太,是刑家下的代的接班人,非常受重视,在义务。有太子之称。

    当这个太子听说自已的未婚妻在长江大桥上遭人非礼,一开始只是感到不可思议,当确认后便就是愤怒了,尼玛。这个真是活的不耐烦了,我一定要让他知得,得罪我的下场,我要让他后悔做人。

    于是,刑正太纠集了一帮手下,这帮手下,有他的保镖,也有狐朋狗友,也有都是义乌有名的混混……

    一共十三个人,十三个人。开了四辆车,两辆豪华跑车,两辆比较普通一点的车、

    四辆车,用了十五六分钟,终于赶到了长江大桥上。

    车子停下后。刑正太便跳下来,一眼瞅见未婚妻凌雪菲的红色跑车,并确认了车尾号后,便带着一帮人围了过去。

    这帮人有公子哥,有保镖,也有小混混,看上去龙蛇混杂。不过脸上的表情如出一辙。

    嚣张,跋扈,兴奋……

    就像是看到猎物的豹子一般。

    本来这帮人就是没事闲得蛋痒的惹事生非的主,突然有人欺负到头上来了,有充足的理由打脸踩人了,而且有刑正太带队。出了事又不怕担什么后果,所以这帮人像是打了兴奋剂一般,围住车里的二人后,目光便一齐盯在了王小强身上。

    “正太,你可来了。喏,就是这小子要非礼我,还要我跟他玩车震,而且,他还要当着你的面,让我给他吹啸……”凌雪菲故意作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什么???”刑正太简直不敢相信自已的耳朵,在义乌,在他刑家这一亩三分地上,有人敢调戏他未婚妻就已经是一个意外了,却不料,这小子居然还要逼他未婚妻玩车震,还要当着他的面,让他未婚妻给他吹啸。

    这,这也太不可思议了,难不成这小子是条过江龙,可就算是过江龙又怎样,强龙不压地头蛇,不管怎么说,今天非把这小子虐死不可,他刑正太又不是没杀过人,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

    “小子,我未婚妻说的,是不是真的?”刑正太不太敢相信王小强这样嚣张,他觉得,是不是凌雪菲故意添油加醋。

    “没错。”却不料,王小强道“你未婚妻说的一点没错,我就是要当着你的面,让她给我吹啸……”

    “我操尼玛……”刑正太差点没气吐血出来,满腔的怒火化作一拳,向着王小强的脸,直接就捣了上来。

    结果,王小强身子一闪,那一拳就打在了凌雪菲的脸上。

    砰。

    这一拳不轻,直接就将凌雪菲的粉颊给打得红肿了起来。

    “哎哟……你,你长没长眼。”凌雪菲无故吃了一拳,气得大骂刑正太。

    刑正太一拳没打中王小强却打在了凌雪菲的脸上,心里又是心疼又是气,当下又打出一拳。

    这一拳直奔王小强的脑门。

    王小强这一下没躲,直接就用头接了他一拳。

    结果是,王小强的头没事,刑正太的手,直接就报废了。骨头脆响,鲜血淋淋。

    “啊,这,这特玛不是不是人,”刑正太终于有点害怕了,“都愣着干什么,操家伙干他。”

    刑正太能看出王小强是个练家子,其它人当然也能看出来,闻言立即跑回车上,取出管制刀具,钢管之等的。

    王小强对凌雪菲道“坐在这里别动,否则我把你丢到长江里喂鱼……”

    凌雪菲身子抖了一下,吓得怔住了。

    刑正太能看出王小强的不凡,她又如何看不出来。

    王小强下了车,伸手一指,一道灵气洞穿了红色宝马跑车的一个车轮胎,咻……只听一声放屁似的大响,那个车轮胎直接暴了。

    王小强刚刚做完这些,刑正太一伙手下,便挥着手中的家伙,向王小强头上招呼过来。

    结果……

    王小强根本就不躲闪,任由那些刀具、棍管打在身上,随手操起一个个高体大的小混混,双手一举,将那个将近两百斤的小混混,高举过顶,然后在那小混混的啊啊大叫中,双手一抛,仍向了大桥。

    啊……

    小混混的身体在空中划过,然后向着长江大桥下落了下去。

    桥面与江面有五十米的落差,这样掉下去,即便不死也得摔个重伤。

    见这情景,剩下的人全部傻眼了,一时间都怔在那里,不知道是该进攻还是该后退。

    王小强箭步前冲,随手又抄起一个小混混,那小混混剧烈挣扎,却无论如何都挣不脱王小强的手,然后王小强以同样的方式,将他仍下大桥。

    “啊……”剩下的十一个人齐齐大叫一声,然后轰地作鸟兽散。

    王小强冷笑一声,瞅准了刑正太,身形一闪,便到了撒腿大跑的刑正太的身后,一把抓住,像提小鸡似的,提到了红色跑车前。

    “好汉饶命,爷爷饶命……”刑正太完全吓破了胆,未婚妻算个屁,自已的命才最重要。他才二十三岁,有大把的青春可以挥霍,大把的钱可以花,大把的女人可以玩,就这样死了,多可惜。

    “放心,只要你乖乖听话,我不会杀你的。”王小强道。

    “好汉爷爷,我一定听你的话。我一定……”

    “嗯……”王小强将提到跑车的后座上,道“坐在这里看戏,你要是敢跑,就不是丢到江里那么简单了……”

    “好汉爷爷,你放心,我一定不跑,”刑正太也知道王小强要干什么,更清楚他是逃不掉的,所以这时候,打死他他都不会跑。

    凌雪菲想跑,刚才在王小强对付刑正太一伙人时,她就想跑掉,可看到王小强将两个小混混丢到江里时,她硬生生地打掉了逃跑的念头,乖乖地坐回到了车里。

    此刻,她失魂落魄地坐在车里,一副不失所措的样子。

    王小强回到车里,玩味地盯着凌雪菲,道“怎么样,我说地的事,就一定能办到,现在开始吧……”

    “啊,开始,干,干什么……”凌雪菲装傻道,目光下意识地瞟了一眼后面的刑正太,只见刑正太吓得身子还在瑟瑟地抖动。

    见凌雪菲的目光盯上来,刑正太脸上带着一副凄惶的笑,道“小,小菲,识时务者为俊杰,你就给好汉爷爷吹吹啸吧……我,我真的不在乎的……”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