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异能小农民 > 第249章 教训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49章 教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见车胎上果然有一个深深的孔洞时,陈道年倒抽了一口凉气。

    修车师傅很快到来了,车胎被扒开后,结果大出所有人的意料,那个孔洞,穿透了外胎和内胎,只是车胎内,空无一物,没有意料之中的——枪子弹。

    “这是什么造成了呢?”几名警员百思不得其解,而陈道年却像是意料到了什么,目光下意识地扫了一圈人群,脸色一阵煞白。

    陈道年不敢再在现场停留了,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然后逃也似的朝养殖厂内走去。跑到养殖厂门口时,又返身回来把猪毛脸给拉回了厂子,那凄惶的样子,就像是待宰的膘猪一般。

    见陈道年惊慌失措地进了养殖厂,王小强便收回了目光,心中已然确定,这个老小子,就是给他养殖厂设风水杀局的人。而此事的主谋,分明就是猪毛脸了。

    不过,爆胎这个教训,虽然不重,却也让他成了惊弓之鸟,接下来,王小强就要对这件事的主谋猪毛脸,施行报复了。

    主意打定,王小强便饶着猪毛脸的养殖厂周围道路,走了起来,当走到猪毛脸养殖厂后面时,王小强发现,养殖厂后面,是田野,在养殖厂外的,有两块大的鱼塘。在靠近鱼塘的厂院墙上,有一个小门可以进出,可以想见这鱼塘就是养殖厂里的,不过此刻,鱼塘周边,不见一个人影。

    养殖厂配套鱼塘是有一定的道理的,家畜的粪便可以作为鱼的鉰料。而鱼塘的水可以静化空气,化解养殖厂内的秽气。资源互相利用。

    王小强望着那两块鱼塘,这两块鱼塘规模还真不小,比王小强的两个鱼塘要大上一倍,水面上波光粼粼,不时有鱼儿跃出水面,看个头已经不小了……

    突然,王小强有了主意,他伸出双手。分别对着两个鱼塘,然后将土系灵气,导向鱼塘里的水中。

    只有王小强可以看到的两道粗若儿臂的黄色灵气,射入到鱼塘的水面中,然后,只那鱼塘里的水位。迅速地下降了下去,准确地说,是鱼塘里的水量在快速地减少。

    土克水。

    土系灵气,可以迅速地将水消隔、瓦解。

    早在王小强种植山药时,他就有了发现,所以这时候很快就想了到了。并加以使用,只不过。第一次使用时,是为生产,这一次,是为破坏!

    话说人都有爱搞破坏的心理,搞破坏能让人感觉到爽,而如果被自已破坏的是仇家的东西或者事,那么。心里的爽感,就会倍增。

    看着渐渐干涸的鱼塘。看着如炸了窝的马蜂般,惊惶四窜的鱼儿,王小强心里爽翻了……

    半分钟后,两个鱼塘里的水,全部干涸,而鱼塘里的鱼,白茫茫、茫茫白地一片,现在可是大正午,三十七八度的温度,在大毒太阳下暴晒着,苟延残喘,可惜鱼儿不会叫,否则它们早就喊救命了。

    王小强想,等猪毛脸发现鱼塘干涸的时候,估计这些鱼都晒成鱼干了!哈哈~~

    得意地想着,王小强便离开了这里,到街道上找了一车三轮车,沿路而回。

    郑爽早就等不及了,一个人在车里等两个多钟头,也着实无聊,不过因为王小强是办“正事”所以她也不敢打电话给他,直到王小强回到车上时,郑爽才埋怨了一句“去那么久,叫人家好等……”

    “我这不办事去了吗,不让你来你偏来,”王小强也埋怨道。

    郑爽一双好看但有些生气的大眼睛盯着他,吸了吸鼻子,然后粉拳砸过来“你,你这么晚才回来,原来你喝酒去了……”

    王小强抓住郑爽的两只小手臂,道“好了,我喝酒是为了办事呀……”

    接着,王小强就把自已所经所见,告诉了郑爽,郑爽听了,美目圆瞪着,道“那一准是猪毛脸托陈道年干的,小强,咱们怎么治他们?……”

    “我已经治了他们了……不过,有些轻了……”王小强觉得,对于陈道年的惩罚有些轻了,不过想想庙官的话,王小强决定此事到此为止,不再追究了,必竟,那陈道年也是有些本事的人,如果你要搞他,而又搞不死他,那他肯定会回来报复,王小强是不怕,但他还有亲人呢,难保不会受到伤害,所以给他一个教训,也令他感到了害怕,这就足够了!

    “快说说,你是怎么治他们的……”郑爽饶有兴趣地问。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找个地方吧……”王小强敷衍说。

    “切,跟我还神神秘秘的,”郑爽看看左右,大街上全是人,也意料到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于是便道“快到饭时,不如去我家吃饭吧……”

    “当然没问题!”

    “切,一听说吃饭你倒是答应得挺爽利,一看就是个吃货……”郑爽在王小强肩头,拍打了一下。

    “快到饭时了,谁不饿呢……”王小强不经意地说着,一双贼眼在郑爽低领裙装下那半露在外的两团雪白上,紧紧地盯着。一副很饿的样子。

    郑爽被他如此近距离地相着,芳心一阵暗跳,白玉般的面颊上飞起了两团红霞,不由得下意识地转了转身,丢给王小强一个俏背。

    王小强意犹未甘地收回目光,吞咽了一口吐沫,然后发动了车子。

    到了郑家,郑爽把有人给养殖厂设风水杀局的事向父亲郑大拿说了,郑大拿立即便道“这事根本就不用查,绝对是陈道年所为,别人不知道陈道年,我却知道,当年我建养殖厂时,在选址看风水时,有人向我推荐陈道年,我就把他请来了。老小子果然很有些本领,就连我去年厂子有大劫都算到了,当时他就说让我破一下,我没有信,不过还真给他说中了,我们这一带,就这老子还懂些风水……”

    “郑大哥,那我就不明白了,像这样一位高人。一个风水名师,为什么要干这种阴损的勾当?”王小强说出了心中的疑问。

    “如果主使人是猪毛脸,那就没什么好怀疑的了,因为陈道年和猪毛脸算是远房亲戚,而且据听说,陈道年祖上贫寒。曾被猪毛脸家给救济过……我想也许应该是因为这个原因……陈道年一为报祖上的恩德,二来,也应该是收了猪毛脸的钱财……”

    “郑大哥,你说的不错,我想应该是这样的,反正现在陈道年就在猪毛脸的养殖厂里。”王小强道。

    “这就是对了……唉……”说到这里郑大拿叹了一口气“小强,不管你有没有打算报复。我都要劝你一句,退一步海阔天空,像陈道年那样的人,少惹为妙……”

    “呵呵,一个破算命的,有什么了不起的……”王小强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其实我已经给了他教训了,以后估计他是不敢再放肆了……”

    郑大拿闻言一边暗赞王小强的勇气一边暗暗替王小强担忧。苦笑了一下没有说什么。

    不一会儿郑家饭好了,王小强就蹭个肚圆。酒足饭饱就想睡。歪在沙发上眯起了眼睛。郑大拿喝得醉熏熏的也去睡了,本来王小强也不是什么稀客了,所以也没什么好客气的,大暑天人都有睡午觉的习惯,一家就都回屋睡午觉了。

    郑爽陪着说话儿。

    郑爽见王小强要睡,便拍了他一下“哎,别睡呀,你还没说你是怎样惩治陈道年和猪毛脸的呢……”

    王小强闻言一阵无语,这妮子怎么还记着这事呢?

    偏偏这事他又不能说出口,只得敷衍了一句“我,我把陈道年的车轮胎给放了气……”

    “就这样惩罚的呀……这也太便宜了他了吧……干吗不把那老小子扁一顿,看他还设不设什么风水局……咯咯~~”郑爽说笑着,便将脸伸过来,目光注视着王小强。

    盈盈两只水润美眸,笑眼千千,细长粉嫩的玉颈便在王小强眼前展露无遗了,尤其是王小强不经意地一低头间,便可以看到衣内的两团,饱满,圆润,雪白,那有那画龙点晴似的一点红,格外的鲜艳……

    关键是……两人靠得很近,那诱人的体香,直往王小强鼻子里钻。

    见郑爽把脸越伸越近,双眼还隐约有点含情脉脉的味道,王小强这时候心里也跟猫抓似的,一阵痒痒,于是便大着胆子道……“哎?小爽,我觉得,咱在这里说话耽误你家人休息,要不,咱去你卧室里说吧……”

    “嗯,好吧,不过,你可不想打坏主意哟……”郑爽声音低了一些,白了王小强一眼。

    “切,我还怕你打坏主意呢……”王小强一副正人君子样。

    “那,走吧……”郑爽悄声说着,便拉着王小强的手,进了卧室……

    ……

    话说陈道年和猪毛脸回到养殖厂办公室内,猪毛脸见陈道年脸色凄惶,不由得问道“陈先生,您,您怎么了?”

    陈道年将门关上,抖抖颤颤地道……“三毛呀,咱们这是得罪高人啦,想办法脱身跑吧……到外面闭闭风头再说……”

    “陈先生,高,高人在哪?”猪毛脸还犹自不知情地迷糊道。

    陈道年白了猪毛脸一眼……“我的车轮胎你没看到吗,警察都察不出来,你说那是什么造成的……?”

    “那,那……”猪毛脸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陈先生,您是说,对方和您一样,是个世外高人?……”

    “何止是高人,比我高多了……”陈道年道“神不知,鬼不觉,将人家的车胎给爆了……我可没有那个本事……我想那人还是留了几分情面,否则那一下如果不是爆车胎,而是冲着我来……”

    猪毛脸听到这里,浑身一颤,脑子里鬼使神差地幻想出陈道年爆头时的惨状……“那,那,陈先生,我,我们走吧,我跟你一块走,咱们躲得远远的……”

    便在这时,猪毛脸的手机响了起来,那铃声把猪毛脸吓得跳了起来,而陈道年也是面色大变,猪毛脸平静下来后,才掏出手机,先看号码,当看到是熟悉的号码时,才敢接听“喂,老于,什么事?”

    “老板呀,你快来鱼塘看看吧,咱们的鱼塘……”打电话的是养殖厂负责鱼塘那一块的老于。

    “鱼塘,鱼塘怎么了?”猪毛脸闻言心头一沉。

    “鱼塘里的水,没了,鱼全部晒死了……”

    “什么?什么没了……”猪毛脸不敢相信自已的耳朵。

    “哎呀,老板,您快来看看吧,我,我头皮发麻,我感觉快要晕了……”

    “好了,等会我过去……”猪毛脸应了一下,就挂断了手机,其实老于是他其中一个女人的父亲,如果不是这层关系,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早被他骂得狗血喷头了。

    “养殖厂出事了吧?!”陈道年两眼盯着猪毛脸,道。

    “是,是鱼塘出事,老于头说鱼塘里的水没了,妈的那一大鱼塘的水,用抽水机抽也得一大长天时间,不可能说没就没了吧……”猪毛脸有些抓狂地道。

    陈道年闻言身子一颤,脸色唰地就苍白了,大暑天头上冷汗直冒,嘴张了张,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陈先生,您,您在这等我一会,我去看看就来……”猪毛脸心里也怕,陈道年在这里,他还有主心骨,陈道年要是走了,他就会阵脚大乱。

    “我和你一起去看看……”陈道年突然冒出这么一句,看那样子,似乎是不太相信老于头的话。

    “好好好,我们一起过去……”猪毛脸见陈道年一起去,心里便有了底。连声答应。

    二人一起来到了鱼塘边。然后,二人都石化了。

    鱼塘里,不见一滴水,只有一鱼塘的白亮亮的鱼,只是全池的鱼,这时候都被晒成了鱼干,泛出了浓烈的腥臭味……

    “这,这……”好半天猪毛脸才反应过来,所谓无知者无畏,因为不明原因,所以猪毛脸只是震惊,并没有太大的恐慌,而陈道明就不同了,他懂的多,知道这世界上有一些异术法门,就像他设的风水杀局,要灭人满门根本就不须动一刀一枪,而眼前的情景,下面的小兄弟都能想得到,这就是异术造成的,而能够将一池之水在短时间内抽干,或者说弄消失,这,这本领可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别说是他陈道年,就是他祖师爷在世,也没有这个本领。

    陈道年反应过来后,双眼快迅地在四周查找起来,当见鱼塘周围不见一个人影,也不见这鱼塘的风水有任何异常时,陈道年才彻底地害怕了,骨子里都冒出了恐惧,然后这个风水高人竟是双腿一曲,扑通一下跪倒在地上,嘴里嘶声呜咽起来……“前辈,饶恕小辈的冒犯和无礼吧!!(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