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异能小农民 > 第246章 风水局(求订阅)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46章 风水局(求订阅)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这是火系灵气!

    王小强心里惊叫道。

    就在那火系灵气射入许小雅眉心时,许小雅彻底地安静了下来,神志渐渐地清醒了。

    她感觉体内的那股冰寒之气,那股让他毛骨悚然的冰寒之气,被一股火热之气给化解掉了,渐渐地,原来冷得瑟瑟发抖的身体,渐渐地火热了起来,原本眼前的可怕事物(幻觉)也都消失了。

    当眼前所有的幻觉完全消失,现出王小强的脸时,许小雅禁不住一下子就扑到了王小强的怀里,哭泣了起来“小强,吓死我了……”

    王小强还是第一次给许小雅抱,因为她的用力,感觉胸前的两团紧紧地挤压自已的胸。

    偏偏这时王小强又不能推开她,而且为了体现一个公司老总的宽大胸怀和爱护员工之心,王小强伸出双手,轻轻地抚着许小雅的香肩以示安慰。

    “喂喂……”郑爽走近来,对王小强使了使眼色示意王小强放开许小雅。语气里满是酸劲。

    这妮子真的很爱吃醋。

    温玉在怀,王小强还真舍不得放开,只是许小雅在看到郑爽的表情后,自觉地推开了王小强。

    王小强有些怅然,心道郑爽要是不在就好了,不过这个念头只是在心里一闪而过,很快他的注意力便回到了正经事上……“小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王小强郑重而严肃地问。

    许小雅回忆了一下,然后回答道“昨天夜里。我一个人在厂东面的那个园子里散步,突然感觉一股风吹到身上,那股风很凉,那股凉风一下子钻进了我的身体里,然后我就感觉如掉入了冰窖里一般,冷得受不了,赶紧跑回了宿舍,用被子将自已裹起来,身上还是冷。而且我发现我屋子里好多的鬼影子,耳朵里还有鬼叫……一整个晚上,都是这样……折磨死我了……”

    王小强和郑爽闻言,都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这许小雅还算幸运,跑回了宿舍。这要是在外面不定又发生什么呢?!

    “难道说,那个南园子里有邪气?”郑爽颤音道。

    王小强闻言,脑海中浮现出南园子的情景,许小雅和郑爽所说的南园子,就在养殖厂的面,因为厂区在效外。又比较大,用不到的地方很多。就像南园子,以前是片空地,后来种了些四季青,花子,观赏树,渐渐就成了一个花园,工人们饭后可以去那里休息。

    只是晚上工人们大多回家。所以晚上那里几乎没人。许小雅是学医的,不相信鬼神之说。所以晚上一个去那里也不觉害怕。

    “有什么邪气……别胡说。”王小强道“我去看一下……”

    王小强说着,便让郑爽照顾许小雅,下楼一个人朝南园子走去。

    这时工人们都在上班,没有人到南园子来,王小强一个人在南园子里走动起来,感觉这大白天园子里居然阴气森森的,走在院子里有一种走在阴沟里的感觉,走着,走着……

    ……突然,体内的五行灵泉,动了起来,八个灵泉,全部都动了起来,再往前一步,震动更加的剧烈,王小强停步细细地感知,发现五行灵泉的震动,与刚才在许小雅宿舍里震动时一样的状态,有一种萧杀之意,而且那种号角般的声音,那种铿锵之间,再次响起……

    王小强心头一凛,看向前方,前方空空的什么都没有,地上只有一片矮草。

    王小强又向前走出一步时,陡地右腿上的五行灵泉,震动最剧,同时从右腿上射出了一道红色的火系灵气,射在前方一米处的草地上。

    见这情景,王小强哪里还不清楚,那片草地下的古怪!

    于是一步跨过去时,八个灵泉全部射出火系灵气,几乎是打草地上的一个碗口大的地方。

    王小强移步上前,蹲下身子,见那碗口大的一片草有些异样,扒开草丛时,发现那一小片草,早就被拔掉了,现在只是虚掩在上面的,而草下面的土,也是新土,显然这里被人刨挖过。

    果然用手一拔时,那土松松软软的,王小强将手上带一些金系灵气,然后他就用手挖起土来,那手附带了庚金之气后,就像是个小刨子一般地锐利……

    在他刨土的时候,体内的五行灵泉像八个探测器一般,不断地震动着,而且越发地剧烈、

    不一会,便挖出一尺深的土来,突然,手破到一个硬物,拿出来看时,是一个圆扁形的木实小盒子,形状似一个饼干盒,只是当王小强打开盒子时,

    一股冰寒之气,兜脸扑来,侵入到头脸中时,被王小强印堂处的灵泉发出的火系灵气给化解掉了。

    王小强心下大惊,如果打开盒子的不是他而是别人,那后果不堪设想。

    定睛看时,只见那盒里居然是一个画满咒文的符箓,符上面是一个阴阳太极图案,诡异的是,阴阳鱼的阳面,被抹成了阴面……

    是一个全阴的太极图案。

    就在王小强心头惊疑之色,一道红色的灵气射出,打在那符纸上,呼地一下,那符纸被火系灵气点燃,片刻化为灰烬。

    与此同时,几里外的一家养殖厂的一间房内,一个六十多岁的唐装老者,突然脸色涨红,哇地喷出了一口鲜血……

    他盯着地上自已喷出的鲜血,脸上显出一副不可置信的神色,嘴里喃喃地道,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

    王小强盯着那盒中燃烧的灰烬,一阵惘然,因为这时候他根本就控制不了体内的灵泉,就像遇到野山参时的情形一样。

    反应过来后,王小强转身四顾。见周遭无人,便悄悄地将那木盒藏于怀中,将挖出的土坑用土填了,然后用草又将上面盖好。

    然后,王小强怀揣着那木盒,出了场,开车来到三庙村外的河神庙。

    河神庙里的庙官,经过上次王小强的救治后,脱离了生命危险后。经过一段时间的将养,身体渐渐地康复,后来身体越来越健朗,这让他自已都感觉蹊跷,当然更让他感到蹊跷的是,救他的居然是不足二十岁小青年王小强。

    他自已的身体自已最清楚。当时他练习导气术练差了气,虚弱将死,像他这种风烛残年,即便当时送到医院恐怕也没得救了,但是王小强却给他救活了,而且他的身体在康复后。居然比以前还好。

    这都在说明,王小强的本事。非凡一般。

    不过这庙官讳莫如深地人,心有蹊跷却不为外人道也,想想一个落魄的少年,不到两年工夫就干就了这样一番大的事业,如果没有点异人的能力,那无论如何是办不到的。

    王小强来到庙里时,恰是午时。庙官在睡午觉,庙官平时很注重养生的。像这炎炎夏日,睡午觉的好处那是不言而喻。

    王小强到了庙里见庙院里没有庙官的影子,如果是平常他就会回去了,只是今天这事让他满心蹊跷,不弄明白他心里始终是不塌实,于是就在院子里喊了一声“庙官爷爷……”

    庙官虽是八十多岁的高龄,可眼不花耳不聋,王小强一声喊便把他从睡乡里给拉了回来,睁开眼透窗一看,见是救命恩人王小强时,立即赤脚跳下地来,小跑出屋。

    王小强见庙官赤脚跑出迎接,意外的同时也是受宠若惊,要知道这庙官可是个清高之人,别说是普通百姓,就是当官的来烧香,他也一样爱理不理的。

    不过王小强很快就想到,自已曾救过这老头的命的。

    “小强,你来啦,真是不好意思,我刚睡着了,没看到你,快,快,到屋里去吧……”庙官殷勤地,把王小强让到了屋里去。

    王小强问了一下庙官的身体“爷爷,你的身体还好吧?”

    “哎呀,小强,我的身体健康着呢,不过这都托你的好处呀,如果不是上次你救了我,别说健康了,命都没了,”庙官由衷地感激道。

    “爷爷不用客气了,”王小强摆摆手,将怀里的小木盒掏出来递给庙官“爷爷,你看看这个……”

    “这是……”庙官拿在手中,翻转着看了一下,道“这是阴阳师定符用的……哎?小强,你怎么会有这物件……”

    “爷爷,是这样的……”王小强将许小雅中邪,到他挖出这物件,讲了一遍,当然五行灵泉的事没有讲。

    “呃,这,这是阴阳师设的风水局呀……”庙官惊奇地道“这,这也太歹毒了吧,这是叫你的厂子人畜不兴呀!……幸亏这风水局只是设在了厂区,如果要是设在人家里,那还不叫人家破人亡……”

    庙官气愤地叫道。

    王小强闻言,心弦震颤。

    “爷爷,你说这是什么局,风水局??”

    “没错,这是破宅基地风水的一种惯常伎俩,根据你的描述,这只木盒中定的是九阴煞符,这九阴煞符极大程度地影响宅基地的阴阳平衡,屏蔽阳气,吸收阴气,这在白天还好一些,到了晚上,满宅子都会被阴气笼罩,人在其中,就如同在地下的古墓里一般,很快就会被阴气侵袭,阴气袭身不但侵害人体健康,还会干扰人的思维,让人产生幻觉……”

    王小强现在明白了,许小雅并不是中邪,也没有遇鬼,而是被阴气侵袭,产生了幻觉。

    “爷爷,你是说,这是有人故意而为之的……”

    “那当然,”庙官非常肯地道“小强,你一定是得罪人了……”

    “得罪人了……?爷爷,我刚从国外回来,没跟人结梁子呀……”王小强一副无辜和茫然之色。

    “那就是有人眼红你的事业,或者说你的产业,影响到了别人的利益,而这人明面上不敢把你怎么样,背地里找阴阳师对付你……”庙官分析道。他小时候就在一个道观长大,后又持操这种事业,一生中经见的净是些神神道道的事情,所以像这种风水杀局,对他来说,是屡见不鲜了,而且他能根据这风水杀局,分析出设局的前因后果来。

    “爷爷,你说的有道理,不过这人搁背后阴我,我却不知道他是谁呀……”

    “嗯,杀人不动刀枪,这就是风水杀局的高明之处,小强,别说你不知道那人是谁,就是知道是谁又怎样?警察不相信这一套的,警察破案,根据的是科学而合理的依据,而风水局它没有任何的科技依据,所以即便你去告发对方,对方也能逍遥法外,甚至还能反咬你一口……”

    “好高明,也好狠毒……”王小强愤然起身道。

    “爷爷,真的查不出来主谋……”王小强有些不甘心地问。

    “查的话,说容易也容易,说难也难,就比如你小强,你一辈子恐怕都查不出来,但换了我,立即就能想到是谁………”庙官说着,显出一脸的高深之相,言语间还有几分得意。

    “爷爷,能否告诉我……”

    “可以,咱们这关系,我当然可以告诉你,其实像现在能设这种风水局的人,在全国都不多了,而别人要害你,自然不可能跑大老远去寻风水高人,只能找就近的,而我们这一带,能设这种风水局的人,只有陈道年一个人。”

    “陈道年……”王小强喃喃道,这名子他可是从来没听说过。“他哪里人呀?”

    “你当然不认识他,像他这样的人物,在风水界是鼎鼎有名的,但在世俗中几乎就像是一个隐士般,甚至于他自已的家人都不知道他有这样厉害的本领……”庙官道“必竟,有时候他们也会干一些阴损的事情,这于他们本人和家人都是不利的,有时候在别人破掉风水局后,他还会遭到反噬的……”

    “嗯,爷爷,我明白了,这是有人花钱请陈道年设局搞我的厂子……”

    “没错,你只要找到花钱的人就行了,至于陈道年嘛,小强,我奉劝你一句,你就吃个哑巴亏吧,这样的人,不要去招惹他,他可以杀人于无形,比如还有比风水局更凶险的符咒、厌镇术,让你防不胜防……”说到这里,庙官摇摇头,叹息一声。

    王小强不答,却捏紧了拳头!(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