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异能小农民 > 第219章 一口断剑(求订阅)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19章 一口断剑(求订阅)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钟萍吃了王小强的香肠,王小强吃了钟萍的牛奶,接下来,王小强就要陪钟老爷子逛拍卖会了。

    经过王小强的灵气的治疗,又休息了一夜,老爷子的身体好了大半,一大早便精神十足地到外面散步,很快,王小强和钟萍开车到医院,见老爷子病情好完了,便给老爷子办了出院手续。

    老爷子以前健忘,只是昨天王小强答应他要陪他去拍卖行的事,倒是一点没忘记。一见面便拉着王小强,嚷嚷说要去拍卖行。

    临走,钟萍把一张卡交给王小强,交代说“小强,卡上有三千万元rmb,老爷子想要什么,你尽管给他拍就是了,你要是相中了什么物件,也可以拍下来收藏,就用姐的钱,如果钱不够,再打电话找我要……“

    “不不,萍姐,我怎么可能用你的钱呢,我也不差钱的,。”王小强摆手道,他可不是吃软饭的人。

    “哎……小强,咱们还分彼此吗?!”钟萍盯着王小强,眸中满是爱意,昨晚王小强要了她后,她就把自已当成了王小强的人了。

    王小强接过卡来,点点头。心道萍姐可真是阔气,一出手就是三千万。

    王小强和老爷子来到江城市最古老的一家拍卖行,恰好,这天,拍卖行举行一场盛大的拍卖会。

    老爷子早年便办有保元拍卖行的会员卡,可以自出入保元拍卖行,而且他是拍卖行的熟客,工作人员都认识他。也知道他的身份背景,所以他带一个人进去。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二人走进拍卖行。

    拍卖会上,到场有不少人。随着社会上刮起一股收藏热的浪潮后,古董,玉器,药草,书画。都逐渐地成收藏爱好者的视野,当然珠宝也不例外,在珠宝类中,珍珠绝对是最受人们喜爱的物件,尤其是对于外国人来说。都说东方赏玉,西方尚珠,这话很是不假,不过随着社会的发展。思想的逐渐开放,华夏人也对珠宝产生了极浓厚的兴趣。

    当然,稀奇古怪而有投资价值的物价,才能最吸引众拍客的目光。

    今天的拍卖会,因有一把青铜古剑要拍卖,所以一下子吸引了大量的拍客。收藏爱好者以及古玩投资商。江城各大电台、各大报社,以及站记者都纷聚在保元拍卖场,拍卖现场更是坐满收藏爱好者以及这方便的资深人士,西装革履眉宇轩昂的的男人。妆容精致气质不俗的女人,还有白发苍苍的老者,偶尔露出来的世界名贵腕表令人咋舌……这些人身份背景不明。虽不敢保证都是富豪,但绝对都不会是穷人。

    上午九点。拍卖会如期举行,现场如火如荼。

    “西夏褐袖小口罐。低价(万元……”

    随着拍卖师的一声高喊。一旁的侍应将一块碧绿的印托到了台上。

    “我出二十九万。”

    “三十万。”

    “三十二万。”

    “还有没有人出更高的价格……三十二万一次,三十二两次,三十二万三次……好……成交。”

    拍卖师手中的拍卖槌重重地敲下

    一口看上去再普通不过的小罐子,因年代久远,最终以三十二万的价格拍了出去。

    “一对鸡油黄翡翠镯……底价一百六十万,现在开始拍卖……”随之主持人喊话的同时,侍应把两只黄色的镯子托到了台前。这两只翡翠镯子通体黄色,看上去却有几分不雅。

    但这里都是懂行的人,知道这镯子的可贵之处,所以喊价者依然不少:

    “我出一百八十万。”

    “一百九十万……”

    “二百一十万……”一个白发老人生猛地喊道。

    突然,钟老爷子激动起来,扬手道:“我出二百八十万。”

    “老爷子,不是吧,,怎么会喜欢镯子,那可是女人带的玩意。”王小强震精地道。只是王小强才刚说完,下面没有人再叫价了,拍卖师喊了起来

    “还有没有人叫价了,没有了,好,二百八十万一次,二百八十万两次,二百八十万三次,好,成交。”拍卖师落了拍卖锤。

    “这镯子是我送给小萍的。”王小强以老爷子上了年纪,犯糊涂了,正焦急不已,老爷子却说了一句让他意外、和感动的话。

    “呃,老爷子不早说,不过,还是有点贵了,你没看,没人叫价了,”王小强替老爷子有些肉痛。

    “这镯子值这个价,如果我叫的低一点,还会有人竞价,到最后拍到手恐怕比这个还要高,索性我就来猛一点,直接开个高价封了众人的口。”老爷子得意洋洋地道。

    王小强想想,觉得很有道理,心道看来这老爷子是有点经验呀!应该是个行家。

    王小强这样想的时候,老爷子又道“小强,等会相中好物件了,告诉我一声,我拍下来送给你……”

    “我不要,老爷子,我不喜欢这个。”王小强摆手道。

    ‘哎,你昨天帮我看了病,我哪能不表示一下呢,’老爷子突然道。

    “,,是不是萍姐告诉的?”王小强惊疑地道。

    “当然不是,我知道你们都在瞒我,”老头子摇摇头“当老头子我傻吗,实话告诉你,我心里清明着呢,昨天在病房,你坐在我的身边时,我就感觉到一股气流进入了我的体内,然后,我舒服地睡着了,你敢说,那气流不是你所。”

    王小强闻言,差点没有魂飞魄散。

    妈呀,钟老爷子,察觉到了,这还得了。这要是传出去,还不把我推到生物研究室解刨了。?!

    “老爷子。其实那是我在用气功帮治病……”王小强敷衍道,也不知道老爷子会相不相信他的话。总之心头一阵忐忑。

    老爷子摆摆手“我可不管你用的什么方法,总之是把我的病给治好了,让我这个糟老头子还能再多活几年,这就足够了,我这个人看一件事情,只重结果,不讲究过程的……”老爷子摆了摆手,示意王小强不要解释,对此他也见怪不怪。

    拍卖继续。

    接下来。每拍卖一件物品,钟老爷子都会问王小强喜不喜欢?王小强都会摇头否决。

    拍卖会进行到了最后的阶段时,一个工作人员,捧着一个木匣子走到台上,将木匣子里的东西呈给大家看,只见那是一把生满绿绣的古剑,有点像春秋战国时期的青铜剑,只是可惜的是,这口古剑。是口断剑,从中间一折二,不过折断的部分仍然。

    “什么情况?是口断剑……”一个女人惊牙地瞪圆了金丝边眼镜后面的美丽双眼。、

    “这,这不是糊弄人吗。我是奔着古剑来的,原来是一把断剑……早知道我就不来了……”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有些愤愤地道。

    “可惜了,这是把好剑。估计是战国时期的,唉……”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望着台上的古剑,叹息摇头。

    众人议论了一番后。拍卖师才开口道“诸位,想必大家都看到这把剑了,这把剑乃是战国时期一位大将军使用过的一把剑,当然这把剑可是上过战场的,饮过血的,所以它的辟邪作用我就不多说了,大家或许认,这把剑是把断剑,觉得不完美,但我要告诉大家的是,像这样的战国时期的青铜剑,除了京城博物馆,别的地方寻不到了,所以虽然残缺不全,但贵在稀有,而且大家不觉得,而且它并不是残缺,它只是断了而已……”

    拍卖师的话,显然有些夸张了,虽然说得很诱人,但下面坐着的诸位,可都不是傻子,一把断剑,没有任何完美性可言,收藏价值自然也是贬值了一大半,所以,任拍卖师说得天花乱坠,下面愣是没有人竞拍。

    一时,有些冷场。

    钟老爷子是资深收藏爱好者,这时候与大家的认知是一样的,一把断剑,无论是收藏还是投资,都没什么价值可言,所以这时候也没有叫价的意思。

    全场,只有王小强,紧紧地盯着台上的青铜古剑,心头翻起一阵波澜,不得开口问钟老爷子“老爷子,说实话,如果那把剑不断的话,是把完整的剑,它能值得多少钱?”

    “这个吗……”老爷子捏了捏下把上的胡须,沉吟了一下,道“这剑假不了,应该是战国时期的青铜剑,如果是完整的一把剑,至少要上亿,或许在大家伙的竞价下,可以拍到两亿也不止……”

    “这么多呀?……”王小强惊叹道。同时心中暗自兴奋了一把。

    “小强,你别忘了,拍东西存在两个价值,一个是投资价值,一个是收藏价值,这里来的人,有一半是投资者,低价拍来东西高价卖,或者是今年拍的东西,放家里涨值后再出手,但还有一些人,是专收藏而来的,那么这部分人,就不讲究什么钱不钱的,他喜欢,他觉得值得收藏,于是就要拍下,无论花多少钱……当然这部分人可都是有钱人……”

    “那,钟老,觉得,现在这把断剑,多少钱能拿下……”王小强有些急不可待地道。

    “这个嘛,撑死了也就是三千万吧!”钟老爷子摇摇头“有人拍就不错了。”

    虽然,是把断剑,但在一阵的冷场后,仍然有人出价了,一个中年胖子举手道“我出六百万……”

    听到有人叫价,现场一阵唏嘘,同时大家的目光都盯向了叫价的胖子,眼中的含义很明了了,这分明就是一个投资者。

    “八百万。”那个戴金丝边眼镜的女人叫价了。

    好一会没人叫价,拍卖师估意地拖延时间。

    果然,就在拍卖师觉得,不能再托时,准备开口时,一个老人开口“我出一千万……”

    一千万喊出后,没有人再叫价了。

    过了好一会,拍卖师又准备落锺时,有人又喊价了“我出一千六百万……”

    显然,这把剑虽然是把断剑,但是,在保元拍卖行拍卖,它绝对假不了,所以还有投资价值的,虽然竞价不踊跃,但其实这是一种沉着气博弈的方式。

    王小强觉得钟老爷子拍那副镯子时的方式就很好,于是这时候也想试一下,等那老人喊过价后,好一会,王小强扬了扬手“我出两千八百万……”

    场下一阵唏嘘,显然,这个价格够高了,再离就超出了断剑的价值了,拍到手不但没有收藏价值,更没有投资价值,所以没有人再叫价。

    像王小强刚才劝钟老爷子那样,钟老爷子也是一阵焦急地对王小强劝道“小强你干什么,一把断剑有什么好拍的……”

    周围人听了这话,自然都以王小强年纪不懂行,意气用事,枉自叫价,把身边的老人都给气着了,所以这时候当然不会步他的后尘,犯同样的错误,以至于,没有人再叫价了。

    等了好一会,见没有人再叫价,拍卖师的声音响起“好,这位先生出价二千八百万,还有没有更高的,好,没有了,二千八百万一次,二千八百万两次,两千八百万三次,好,成交……”

    一锺定音。(未完待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