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异能小农民 > 第216章 好弟弟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16章 好弟弟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两个胖墩大跳大叫,立即便把烧烤木屋内所有的吃客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所有人都用惊奇地目光盯着二人。

    老板见状立即又走上前来“两位先生,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我正要问你呢,你这店里有虫子,怎么搞的卫生?”谢顶的胖墩愤然对店老板大叫指责。

    “有虫子?,不可能,我这店每天都用杀虫剂杀两遍的,别说是虫子,就是连一只苍蝇都没有……”

    “哎哟妈呀,还说没有,又咬了……”

    “我草,什么玩意……啊,痛死我了……”

    突然两个胖墩又捂着裆部大跳大叫起来,边叫边狼狈朝卫生间跑去。

    一众吃客见这情形,不得哈哈大笑起来。

    “这两个混球……”王小强也笑了,木屋烧烤的卫生搞得还是不错的,哪里会有什么虫子,那不过是王小强导出灵气到他们裤裆里捉弄他们罢了。

    两个胖墩到卫生间脱掉裤子和内裤,仔仔细细地检视一番,连那一丛黑毛也拔开检查过了,结果,什么也没找到,而自已的小兄弟也没有被咬伤的伤痕,不得一阵莫名其妙,虽然没有什么,但二人颜面已失,这时候自然不好意思再回到座上吃烧烤,于是就灰溜溜从店后门走掉了,。

    见两个胖墩滑稽而又狼狈地溜走,张天玉和夏米也笑了,夏米在关注两个胖墩的时候就忘记自已还坐在王小强的腿上。

    夏米没反应过来,王小强也不会醒她,因那丰弹而又柔软的两瓣。坐在自已的腿上,那感觉相当的不错。

    当夏米反应过来时。才俏脸微红地赶紧挪开了屁股坐到了其中一个胖子的位置。

    感觉那丰弹的两瓣突然挪了开来,不禁一阵失落。王小强心道,怪不得那些大老板都喜欢让小秘坐在自已的大腿上,原来是这么的**!

    王小强回味着刚才的滋味时,夏米已经开始点烧烤了。

    张天玉有意无意地看了王小强,觉得这个老板很不一般。

    吃过烧烤天色已完全黑了下来,王小强把自已的两个员工送回到夏米的公寓,然后开车来到钟萍处。

    白天答应过钟萍要回她那里睡觉,总不能言而无信。让这个“姐姐”看轻自已。

    只是到了钟萍的别墅后,发现情形有些不大对劲。别墅里只有保姆,钟萍和屺莉都不在,问了保姆,保姆说“钟总出去办事去了……”

    王小强见保姆神色不对,又问“去哪里办事了?”

    “这个,我,我也不知道……”保姆支支唔唔地道。

    王小强在客体里走了一圈,发现家里的摆设有很大的变化,像是有挪动的痕迹。便问保姆“阿姨,家里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钟总不让说……她只说让我给准备晚饭……”保姆讳莫如深地样子。

    “呃,那我给萍姐打个电话吧……”王小强掏出手机要打电话。

    保姆开口道“王先生,其实。其实,家里今天发生了一件大事……”

    王小强停住手,问“什么事快告诉我……”

    “就是。中午午休的时候,家里失窃了……”

    “说起来都怪我。当时是萍姐不在,老爷子身体不好。萍姐去医院看他,我一个人在家里午休,谁知到让小偷钻了空子,翘窗进来,偷走了萍姐给老爷子买的一件鼻烟壶,那鼻烟壶是在拍卖会上拍来的,价值好几百万呢,还有萍姐的许多金银首饰,加起差不多二千多万呢……”

    “那萍姐呢……”王小强问言也是心头一沉,钟萍虽然有钱,但这一失窃就是二千万,也不是小数目了,难保不伤心,于是就问。

    “钟总去医院了,今天老爷子生日,钟总要在医院给老爷子庆生,那鼻烟壶就是给老爷子的礼物……”那保姆说不下去了,陷入到深深地自责当中,深悔自已今天中午不该睡觉。

    “嗯,我知道了,你不用给我准备晚饭,我吃过了,另外,告诉我,钟老爷子住哪家医院……?”

    “钟总她,她不让我说……”保姆犹豫道。

    王小强闻言也是一阵感动,萍姐怕**心,所以就不把这件事告诉我,不过家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老爷子又在医院,我说什么也要去看一下的,于是便严肃地对保姆道“她不让你说,你就不说了?快说,别耽误大事……”

    王小强在这里一直都是表现得非常随和,突然这么一严肃起来,保姆也被吓住了,只得道“是,是在第一人民医院……住院部三楼vip3-3病房”

    “好了,我知道了,”王小强缓了一下声气,道。说罢,王小强便驱车来到了江城第一人民医院,在医院门口的,王小强买了一个果蓝,然后进入医院,将车在住院楼处的停车场停下。

    着果蓝便向着三楼的3-3vip病房而去。

    3-3vip病房。

    “爸,放心,我一定还能再买一个同样的鼻烟壶……”钟萍在钟老爷子床前,苦口婆心地劝说。

    钟老爷子一生爱好广泛,爱养兰花,爱收藏,前些日子他喜欢上了鼻烟壶,于是就整天叨叨着要买一个,只是收藏的话,当然要买好的,可惜好物件难求呀,了讨老父开心,钟萍这段时间经常到拍卖会上碰碰运气,好不容易拍了一件清康熙年间的“玻璃胎画珐琅花卉图鼻烟壶”,胎体选用优质玻璃,或似羊脂白玉,或似蛋清,细润明净,具有明快、清丽、俊逸的艺术风格,非常的不错。

    只是可惜,这件鼻烟壶今天被窃贼给盗走了。一同盗走的还要钟萍这些年积下来的金银首饰,加起来价值小两千万。钱财乃身外之物,何况像钟萍这样的富豪呢。所以也不会放在心上,只是这刚刚拍来的鼻烟壶,钟萍已经前告知了老爷子,说是要等他生日这天再给他,可惜老爷子生日的这一天,鼻烟壶到了窃贼的手里。

    这叫她如何是好?

    钟老爷子是个固执的人,尤其是这些年上了年纪,越发地固执,见女儿在他生日没能兑现承诺。便大发脾气,来就有心脏病的他,哪里经得住气,一气之下心脏就受不了了,这不才刚刚抢救过来,不过还在怄气……

    钟萍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不劝不是,劝又不是。把这个女强人给难得,直想抹眼泪。

    “……”老爷子两眼直勾勾地望着病房的天花板,腮帮子鼓得像青蛙,在女儿的劝说下就是不发一言。似乎今晚女儿不把鼻烟壶拿给他,他就不再理她。也不吃饭,更不睡觉……

    钟萍在劝老爷子的同时。也在不断地往警局打电话,询问失窃案的进展。并交代如果抓到窃贼,找到那鼻烟壶。要及时地送到医院来。

    今天,香榭丽舍三家失窃,价值上亿,面对如此重大案件,全市的警力都出洞了,还从外地调来了破案高手,争取在24小时内破案。

    就在这时,王小强走进了病房。

    “噫,小强,你咋来了?”钟萍意外地站起身来。

    “我来看看……”王小强微微一笑,然后就要走上前跟老爷子问候一下,却不料,钟萍摆摆手,示意他不要过去,

    王小强有些诧异。

    钟萍又向王小强使个眼色,示意他出来说话。

    王小强随钟萍走出病房,钟萍把老爷子生气的事,告诉王小强。

    王小强闻言一阵恍然,却道“萍姐,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你也不告诉我一声,还让保姆瞒着我,你还说我没把你当姐,你分明没把我当弟吗……”

    钟萍闻言心头一暖,眼泪便出来了,左右一望,见走道无人,便将头靠在了王小强的肩头,抽泣起来。

    王小强一时有些手足无措,没想到这女强人还有如此脆弱的一面,惊讶之下,不得拍了拍她的香肩,安慰了一番。

    “萍姐,我有个主意,”王小强压低声音,对着钟萍的美鬓道“古玩市场现在还没有打样,我跑去老爷子买一个鼻烟壶……”

    “不行的,老爷子眼光很独到的,古玩市场的东西,根不入他法眼,你去也是白去,”钟萍从王小强肩头抬起脸,冲王小强摇头,此刻钟萍就像是一个脆弱的小女生,脸上显出可怜和依赖,王小强不得捧住了她的脸“萍姐,老爷子是什么病呀?”

    这时,王小强就感觉,年近四十的钟萍,脸上的皮肤光滑紧致,竟无一丝的皱纹,和少女的脸,竟是毫无区别。这一感应让他很是意外。同时也替钟萍感到骄傲,这女人,竟是躲过了岁月的刻刀,驻颜有术!

    被王小强这么一捧脸,钟萍心中像是找到了依靠,情不自禁地将头埋在了王小强的怀里“老爷子一身多病,脑萎缩,心脏病,高血压,糖尿病……”

    钟萍罗列了一大堆病,有些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王小强道“萍姐,要不我用气功给老爷子治治……”

    钟萍闻言心头一震,她当然不是没想到要王小强老爷治病,只所以没有开口,一来是因怕麻烦王小强,二来也是见老父亲一身多病,而且都是大病,终身疾病,觉得王小强的气功未必能起到作用,现在见王小强开口,显然是有把握的,否则以王小强的性格,没有把握的事他不会轻易开口的,于是又从王小强怀里扬起脸“小强,那姐真要谢谢你了……”

    “萍姐,你忘了你说的话,咱姐弟俩,不能谈谢字的,,”王小强一正经地道。

    “嗯,好弟弟,”钟萍情不自禁在王小强脸上亲了一口。

    王小强一下子懵了。

    “不好意思,小强,姐,姐太激动了……”钟萍见王小强有些反应不过来,觉得自已的行有些过了,这时候也一阵尴尬。

    “这有什么呢,萍姐,姐姐亲弟弟,这天经地义的事情呀,再正常不过了……嘿嘿……”王小强摸着被钟萍亲过的地方,“我巴不得萍姐天天亲亲我呢,那样我不美死了……”

    “去,坏死了!”钟萍媚了王小强一眼。

    “好了,萍姐,我这就去老爷子治疗……你呢,就不要进去了,免得影响我行功……”王小强郑重地对钟萍交待。

    “嗯,”钟萍认真地点点头“我就在门外,如果老爷子不配合,你就叫我……”

    王小强点点头,然后走进病房,并且把门给带上了。

    钟老爷子静静地躺在床上,大睁着双眼,一脸生气之色,对于王小强视而不见。现在他就想要鼻烟壶,对其它的人或事,一点兴趣都不起来。(未完待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