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合体双修 > 第1205章 前辈请自重!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205章 前辈请自重!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雨,突如其来,十三脊椎忽然就下了一场雨,与宁凡无关,而是十三脊椎的天气导致。

    这不是普通的雨,硬要说的话,更像是蚂蚁分泌出的蚁酸。若是普通的酸雨,宁凡倒也不惧,可这酸雨,偏偏是蚁主脊骨世界分泌出来的,如此一来,便是宁凡这等肉身强度,都不敢贸然淋雨了,而是撑着一把玉伞,行走在细雨中。

    那伞,是宁凡之前灭杀光蚁融合准圣,缴获而来的斗天玉伞,先天中品的等级,可加成持宝者的攻防,同时它也是一件不可多得的雨师封号之器。

    此伞持在手中,有淡淡雨意扑面而来;此伞撑开,又有仙光化作万缕丝绦,将宁凡罩在其中,十三脊椎的细雨,半点也落不到宁凡身上。

    宁凡撑着伞,独自走在细雨中,他步伐看似不快,然而身形却如鬼魅一般,在血肉大地上飘忽闪烁。

    他好似在十三脊椎寻找着什么,时而停下脚步,从储物袋取出一张糊着泥巴的皮卷地图,细细观看,然后收起地图,继续行走。

    要问宁凡为什么一个人在十三脊椎找东西?这事说来就话长了。

    软泥怪太累了,她给宁凡熬了一千四百碗蚁种汤,心神损耗太大。于是乎,明明是她找宁凡帮忙,她却只甩给宁凡一张十三脊椎地图,就当起了甩手掌柜,跑到宁凡的玄阴界呼呼大睡了。

    雷泽老祖太拖油瓶了,明明是封号准圣,却派不上大用场,反而身负重伤,动一动都困难。雷泽老祖看开了,放弃了,他觉得自己大概真的没有资格保护宁凡了,反而需要宁凡保护…于是他终于钻回自己的风伯口袋疗伤去了,风伯口袋则往宁凡手上一递,意思是让宁凡拿着口袋带他赶路,他好省些力气…当然,这口袋暂时借给宁凡用用也无不可。

    也罢!大家都去休息吧,什么宁凡小队果然还是解散了吧…宁凡索性连阿芙洛等人也收回玄阴界休息,他自己一个人帮软泥怪偷功德就够了。

    宁凡开始独自行动,寻找十四脊椎——也就是地渊十四层的入口。有软泥怪的地图帮助,半个时辰后,宁凡抵达了目的地。

    入目处,一个贴满符纸的四指峰高耸入云,根据地图的介绍,在这四指峰下方,封印着十四层的入口。

    这四指峰远远看起来,就像是禽鸟的脚爪,峰头仙雾弥漫,有仙鹤虚影飘渺往来。

    “小泥巴说,她要偷的功德,位于地渊十五层…从十三层开始,想要进入下层,必须战胜每一层的封印真灵…”

    宁凡内心暗暗警惕,撑着伞,一步步朝四指峰接近,踏入此峰千丈距离的瞬间,此峰忽有一道神光冲天而起,化作一道遮天之巨的风鸟虚影,目光无情俯瞰着下方米粒大小的宁凡——这米粒当然是相对它的庞大躯体而言。

    这风鸟只是半圣修为,且并非活物,但带给宁凡的感觉,一点也不比末法一阶准圣弱多少。根据软泥怪的说法,这半圣风鸟生前是真界一大凶妖,倒霉得罪了全知老人,而后被全知老人斩杀,真灵被祭炼成了此地封山山灵。

    “蝼蚁!滚!十四层,不是你可以去的地方!”哎呦,这只风鸟脾气还挺冲,一开口就是嘲讽,骂宁凡是蝼蚁,让宁凡滚。

    宁凡微微失笑,他大致想象得出这风鸟的死因了。这倒霉货生前遇到全知老人时,多半瞧不起全知老人的元婴修为,嘲讽过全知老人,所以它死掉了…可怜之鸟必有可恨之处,古人诚不欺我。

    “不滚,死!太古阴风,疾!”

    那半圣风鸟被宁凡的无视态度激怒,张口喷出滚滚阴风,此风在真界名头不小,等闲准圣遇到,都不敢硬接的,一个不慎,一阶准圣都可能被这阴风摄走、击伤,端得是厉害无比。

    宁凡何等眼力,哪里看不出此风厉害!这阴风之中,无数透明符文明灭不定,吸力无穷,以宁凡的实力,都有些稳不住脚步,几乎要被这阴风直接摄走了。

    好熟悉的风,和阴母身上的风是同一种…宁凡在幻境之中强占了阴母半个月,对她身上的风之气息再熟悉不过了。

    倘若被这风摄走,宁凡虽有信心不死,却也难保不会被这风击伤的,那可就不美了。

    “呵呵,雷泽前辈派不上什么用场,他的风袋倒有些用…”

    雷泽老祖将风伯口袋借给宁凡,宁凡自然不会放着此宝睡大觉,此刻面对这只风鸟,正是风伯口袋逞威的时候。

    于是,宁凡一手撑伞,另一手从容不迫张开了风伯口袋,将风鸟喷出的风全部吸走了,一物降一物,正是此理,任风鸟本领高强,却无法凭借风术伤到宁凡半分。

    “不、不可能!这是什么口袋,怎么恁得厉害!太古阴风,再起!”

    更多的太古阴风喷了出来!

    而后…再度被宁凡吸光!

    “再来!太古阴风!十倍速!”

    “再一次!太古阴风!百倍速!”

    “这不是真的!太古阴风!太古阴风!太古阴风!千倍速!”

    风鸟不记得自己攻击了宁凡几百次了,它不愿承认,却不得不承认,它的阴风真的伤不到宁凡半分!它…输得毫无脾气!

    “可恶的小家伙!你…赢了!你有资格进入十四层!”风鸟不敢再和宁凡打了,它体内一大半太古阴风都被宁凡收走了,也不知为何,收走的阴风根本收不回来,皆成了宁凡的战利品,殊为可恨!

    可…它只会太古阴风这一招,一招被克,它就拿宁凡没办法了,只能认栽!

    “承让了。”

    见对方真的放行了,宁凡也乐得省事。对于收走的太古阴风,则不甚在意。他又不是风修?要那风何用?反正是用雷泽老祖的风袋收到的风,送给雷泽老祖算了,就当借用此宝的利息吧。

    随着风鸟认输,四指峰自行挪开了位置,露出其下封印的通道。

    宁凡沿着通道一路前进,很快就来到了地渊十四层。

    同一时间,正在风袋世界疗伤的雷泽老祖,忽然大喜!

    “这是…这竟是太古阴风!我不过将口袋借了宁老弟一小会儿,他居然给我吸进来了这么多太古阴风!好生恐怖的数量!若能吞尽这些阴风,我身为封号风修,不仅可是伤势痊愈,更可修为大进!福星啊!宁老弟真是我的福星!我卡在瓶颈,已有数百万年修为毫无寸进了!宁老弟,你真是一个好人!”

    …

    扶苏尘似乎和光蚁族达成了某种交易,最终,他在光蚁族强者的带领下,来到了十三脊椎的入口,跨越血脉门,进入到十三脊椎的血肉世界。

    同样进入十三脊椎的,还有扶苏尘带来的石兵傀儡仙石。他撑着一把大油伞法宝,给扶苏尘遮雨,这里的酸雨腐蚀太强,他可不敢让扶苏尘受伤,否则必受惩罚。

    仙石很生气!他是高高在上的水宗傀儡,可以替小道子撑伞,却不愿替光蚁族办事!他凭什么要帮光蚁族抓贼!就算此事是为了找回斗天玉伞,他还是不爽!

    “小道子!你为何要向光蚁族妥协!他们太过分了!我们替他们办事,已经很憋屈了,他们居然还不放心我们!竟以秘术分割掉你半壁元神,以此为质!那可是元神啊,怎么能轻易与人!”仙石愤愤道。

    “哼!不这般妥协,怎么获得他们的信任进入此地,追寻斗天玉伞的下落!师父说过,这地渊十三层乃是光蚁族的禁地,莫说是我等外人,就连他们本族之人进入此地,都有极大的约束。你我只是外人,对方留个后手倒也不足为奇,只是没想到,他们居然敢割掉我半壁元神为质,简直欺人太甚!若非光蚁族太强,这笔账,我是一定要和他们清算的!说起来,我更在意他们分割元神的秘法,居然能在不伤及元神的情况下,将我元神一半分割出去,想必是真界的不传秘术…”扶苏尘的脸色有些苍白,神情有些阴冷。

    他被分割了半壁元神,留在光蚁族手中当人质,纵然没受什么损伤,气息还是有些虚弱,对这光蚁族,却是有了一丝恨意,隐忍在心。

    “哎,不说这事了,还是想想怎么抓住那个小贼吧。也不知那偷了斗天玉伞的小贼,躲到了十三层何处。小道子,你何不取出斗天玉伞的标记罗盘,查查此伞方位?”仙石道。

    “嗯,我正打算这么做。”

    扶苏尘强忍身上的虚弱感,取出金色罗盘,确认斗天玉伞的方位。

    在看到罗盘上的碧绿光点时,扶苏尘露出满意的笑容,看起来,光蚁族的娘们没有撒谎,斗天玉伞真的在此地!

    可旋即,扶苏尘就笑不出来了!

    罗盘上的碧绿光点,忽然移动了!根据罗盘的感应,居然是朝着更下层地渊移动!

    “该死!那贼子躲到十四层去了!小道子,这下怎么办!光蚁族的臭娘们只准我们进十三层,严令我们不许进十四层吧!否则就要对小道子的半壁元神动手…”仙石大急!

    “怕什么!我有秘宝遮掩天机,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我们去过更下层!且这十三层似乎本身就有遮掩天机的神效,这就更可方便你我行事了!师父一向对光蚁族的秘密很感兴趣,倘若我们能潜入十四层,窥一窥光蚁族的大秘,回去后,师父必定会重奖你我!”扶苏尘冷笑道,完全没把对光蚁族的承诺放在心上。

    “哈哈哈!就这么干!我们偷偷潜进十四层,窥探光蚁族的隐秘!”仙石一听可以报复光蚁族,登时激动不已。

    “错了,不是我们,而是你一个人潜入十四层!十四层凶险未卜,我修为本就不高,更暂时失去了半壁元神,贸然前往险地,一旦有所闪失,你付得起责任吗!”扶苏尘冷声道。

    “这…好吧,等到了十四层入口,小道子就留在原地,老夫一个人进十四层抓小贼。”仙石脸色有些不好看,但还是给扶苏尘赔笑道。堂堂准圣,活成这幅狗样,还真是憋屈。

    有罗盘定位,二人很快就来到了四指峰所在。

    一见四指峰仙气冲霄,美轮美奂,仙石顿时诗兴大发,“好山!好一座四指仙山!此情此景,我想吟诗一首!”

    “好个四指山,

    他妈真不错!

    神仙山上住,

    俺也坐一坐。

    床前明月光,

    老子喝米汤。

    喝了一大碗,

    晚上脲裤裆!”

    “哈哈哈哈!痛快!痛快!小道子!老夫这诗如何!”

    “这诗似乎有点…有点…”扶苏尘正不知如何评价,忽见四指峰神光大现,一只虚幻巨鸟现于云端,顿时目光一凛。

    “哼!别玩了!想不到十四层的入口,竟有山灵把守,风鸟么?还真是少见的妖种啊,且似乎还修出过真灵,可惜只是半圣修为,不值一提!仙石前辈,看你的了!给你一炷香,干掉此鸟!”扶苏尘冷声道。

    “小意思!区区半圣,也敢拦路,真是找死!哼!让你见识见识仙石爷爷的厉害!”

    仙石见敌人出现,顿时诗兴全无,将大油伞往扶苏尘手中一递,而后恢复到以往鼻孔朝天的姿态,大手一挥,一把青石巨剑现于手中,扛着巨剑飞上天空,淋着漫天雨幕,就要斩了这只风鸟。

    这仙石好生恐怖的肉身防御!这蚁主酸雨腐蚀极强,连宁凡都要忌惮三分,他却丝毫不惧,以肉身硬撼酸雨,毫发不损,当真了得!

    按理说,以他这等强大实力修理一只半圣风鸟,应该占有巨大优势才对。可不要忘了,这风鸟可不是什么末法半圣,而是真界半圣!此鸟实力,完全不能用末法时代的标准来衡量,而是要用乱古大帝同一时代的标准来衡量!仙石终究还是大意了!

    在那个时代,仙帝、半圣并不一定就是弱者,干死远古大修都是极有可能的事情!

    “区区石傀儡,也敢造次!你以为你和前面那个口袋小子一样克我吗!你以为你挡得住本妖仙的太古阴风吗!”

    太古阴风,千倍速,起!

    有了宁凡的教训,这一次风鸟一出手便是最强风速!随着太古阴风铺天盖地卷至,原本鼻孔朝天的仙石,顿时面色大变,掉头就跑!

    太古阴风有多厉害,他不是不知!正因知晓,他才会一见阴母展露太古阴风气息,就立刻怂了!这太古阴风不是杀敌之术,而是降敌之术,且还是那种越级降敌之术!仙石自信不会被此阴风斩杀,但却不认为自己能挡得住此风吸附擒拿之力!

    果然!

    风鸟只一招,就把仙石强行摄走了,摄到了它祭炼多年的阴风界中。

    反倒是扶苏尘机警,在那太古阴风临身的瞬间,整个人忽然散作水滴,洒落一地,和满地雨水混在一起,再也分不清了。

    雨遁术!水宗最负盛名的逃遁之术!逃遁速度不快,但却可以用来闪掉很多一击必杀的神通,颇有几分厉害!

    “啊啊啊!小道子,你怎么一个人跑!不带老夫一起!啊啊啊!好疼啊,这只死鸟的阴风界内,风刃好强啊…可恶!老夫又不是它杀鸟仇人,它为何一见面就对老夫痛下杀手,连个缓冲都没有!”仙石的惨叫声从无人半空频频传出,吓煞人心。

    “哼!一群蝼蚁!你们和刚刚那个口袋小子根本不能比嘛,太弱了!这次只给你一个小教训,再敢擅闯十四层,取你狗命!”风鸟不屑一哼,散去虚影身,缩回四指峰内沉睡。

    不知过了多久,四指峰上空忽得空间破碎,继而仙石浑身是血,从中逃了出来,既惊且惧。

    厉害!太厉害了!这就是太古阴风的威力!除非修为远超操风者,否则根本挡不住此风吸附之力!

    仙石一路逃出四指峰范围,才停下逃跑脚步,抹了抹脸上血污和雨水,松了一口气。

    “这下怎么办,小道子,凭我们的本事,根本挡不住太古阴风,闯不进地渊十四层!”仙石不甘道。

    他明明是在对无人空气说话,但那里,却诡异有了回应,“哼!还能怎么办!就在这里等着吧!我就不信,那小贼下了十四层就不上来了!他一定还会上来的!”

    嗤!

    毫发无损的扶苏尘,撑着油伞现出身形,看起来,他没有被太古阴风伤及分毫,但气色却似乎比之前更虚弱了。

    显然以雨遁术闪避掉那等程度的攻击,对他的负荷很大,并不真的像表面上那么轻松。

    “哎,这风鸟太厉害了!老夫尚且挡不住此鸟阴风,那贼子究竟是如何杀到十四层的,莫非竟是二阶准圣不成!”仙石仍有些不忿,一直一直碎碎念。

    “前辈不敌风鸟,只是恰好没有克制阴风的手段罢了,那贼子则不同,多半是持有应对之法,才能顺利通行吧,前辈不要把那贼子想得太厉害了,倘若贼子真是二阶准圣,又何必惧怕光蚁族,躲入此地,地渊他可来去自如才对,早已逃之夭夭了!也怪我们事先准备不周,倘若出宗时,向师父求一两个克风手段,也不至于如此狼狈。风伯雨师,本是一家,师父对于克风一事,可是有不少手段的…”扶苏尘遗憾道。

    “也对!那贼子怎么可能是二阶准圣!整个北天一共才几个二阶!不过十指之数罢了!没有什么贼子是仙石爷爷一拳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两拳!”仙石哈哈一笑,又恢复了鼻孔朝天的傲气,淋着酸雨大笑,像一个傻瓜一样。

    …

    宁凡不知道扶苏尘的倒霉遭遇,也不知道雷泽老祖正为意外收获的太古阴风欢喜。

    他撑着玉伞,来到地渊十四层,入目处,是一望无际的海。这海并非湛蓝,而是纯净无色,散着幽芒。这是一片光海,在光族地盘见到如此光海,宁凡并不是多么惊奇。

    他取出地图看了看,通往十五层的路,似乎不太好走了。

    十四层的地图之上,标注了诸多记号,颜色各不相同,代表着各个区域不同的危险程度。

    根据软泥怪的说法,蚁主被镇压的血肉,有一部分诞生出了自我意识,演化成了自主生命个体,以海兽的身份在这片光海之中生存,极难对付。若能悄悄前往十五层,再好不过;若是路上遇到海兽,能逃就逃,能不战就不战,毕竟这些海兽的棘手程度,连全知老人都有些头疼,恨不得将它们杀光,奈何这些海兽却是近乎不死不灭的存在,只能镇压,不能真正毁灭…

    “原来这里生活着一群不死生灵么,有趣。它们最好不要惹我,否则…”

    宁凡笑了笑,撑着伞,贴着海面疾驰飞行。天空仍旧在下雨,雨水打在海面,好似无数幻梦在水面破碎、幻灭。

    命运就是这么讨厌,你越不想惹麻烦,麻烦越要找上你。

    宁凡明明不想理会此地海兽,他甚至专门挑危险程度低的远路走,可他的到来,还是吸引了一些海兽的注意。

    一只仙王修为的海龟异兽,潜伏在水面之下,尾随宁凡已不知尾随了多久。

    为了不打草惊蛇,宁凡的飞行速度并不快,为的就是减少声势,但还是被敌人盯上了,这有什么法子!

    “滚!”

    宁凡冷冷一声,朝那海龟喝令道。

    那海龟好似作威作福惯了,自恃不死生灵强大,俨然不将宁凡的威胁话语放入眼中,不仅不退,反而发出怪吼,呼朋引伴。

    不多时,更多的海蛇、海鱼、海怪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模样千奇百怪。

    那海龟更是首当其中,一跃跳出水面,巨大的体型好似海面凭空多出一个小岛。它太嚣张了,宁凡越是不搭理它,它越以为宁凡软弱好欺,喷出一道光之水箭,欲取宁凡性命。

    “真是麻烦!”

    宁凡皱眉,一手撑伞,另一手则召出逆海剑,一剑劈碎了光之水箭,又一剑,劈死了那狂妄海龟。

    仙王又如何!可能挡宁凡一剑之威!

    不死生灵又如何!当宁凡剑中蕴有斩命剑意之时,这点不死程度,只是送人头而已!

    小岛般的海龟,被劈成两半,残躯继而被天勾玉引爆,血染光海。剑芒将海面劈开,好似两道水帘向两边退却,而后,海中裂缝愈合。

    “这群孽畜应该知道厉害了…”宁凡自语,继续前行。

    可他错了!

    他斩杀仙王海龟的行为,不仅没有震慑到此地海兽,反而引起了海兽们的公愤!

    这里的海兽是蚁主血肉所化,它们生来就有圣人程度的傲气,当然,他们并没有与圣人相匹配的实力。

    但这并不妨碍它们傲慢!宁凡敢斩海龟,等同于向圣人挥剑,自诩圣人的海兽们,怎么能忍受这种挑衅!

    吼——

    更多的海兽从四面八方追击过来,原本气氛沉闷的十四层,变得无比吵闹。

    “非得找死是么,那好,我便将小泥巴的事情放一放,先顺手收几只葫芦血灵好了!”

    一头自负强大的仙尊海鱼,破浪而来,以腐毒攻击宁凡,而后,它的腐毒被宁凡直接生吞入腹,显然这等腐毒,无法对宁凡造成丝毫伤害。

    而后反手一剑,仙尊海鱼陨落,剑气横扫三千里!许多弱小海兽还来不及欺近,就被那剑气波及,斩成碎片!

    宁凡头顶的天意红名,更加鲜红了!就仿佛杀人越多,那字就越鲜红!

    一只仙帝修为的海蜈蚣浑身长满利刃,直接朝宁凡撞了过来,但仙帝,又如何!一剑落,仙帝蜈蚣半边躯体都被砍爆了!它剩余半边躯体之所以尚在,也不是因为宁凡失手,而是刻意留它半条性命!

    他必须活捉仙帝!

    只有拿**祭炼,才能制作葫芦血灵,斩杀的话,只能制作不灭鬼卒,这二者是无法同时进行的。

    倒霉的海蜈蚣,被黑风葫芦吸走,它体内的斩命剑意正在疯狂肆虐,这让它根本无法调动法力抵抗宁凡的捕捉,只能无奈任命。

    幸运的是,它是不死生灵,黑风葫芦想把它制作成葫芦血灵,并不是一件易事。

    不幸的是,宁凡随后在葫芦内灌注了斩命剑意,使得葫芦当即有了扼杀不死生灵的力量。

    这只蜈蚣仙帝是宁凡今天抓的第一个血灵,但不会是最后一个!

    宁凡数了数,此地仙帝海兽不少,他凑齐十个下等葫芦血灵戳戳有余!

    许久…

    宁凡浑身血污,撑着同样布满血污、雨水不化的斗天玉伞,来到了十五层的入口处。身后,是满目浮尸的海,令全知老人头疼的不死生灵们,被宁凡屠戮一空!

    前方的海面,漂浮着一座海岛,岛上有仙山,同样是四指峰的外形,好似鹤爪插天,自带一股子睥睨天地的傲气。

    当宁凡来临,此山山灵顿时显化而出,欲阻止宁凡前往十五层的道路。

    这是一只半圣山魈,同时它还有不死生灵的身份!所以,它并不是被全知老人杀死后封印在这里的,它是带着生命封印于此的!

    与风鸟相同,它也是真界生灵,同样在真界凶名不小。它不仅身具不死身,它更精通一式防御术,可结合不死躯,令自身防御暴涨数十倍,便是二阶准圣,也难以将它击杀!

    也就是说,只要它镇守在这里,强如阴母这等二阶准圣,也是没有办法越过它的防守,闯入十五层的!

    在它的防守下,十五层向来都是一片处女地,无人可以踏足…好吧,全知老人是一个例外,但这只山魈自信,这世上不会有第二个例外,能自由出入它的守地。

    它始终这般深信着!

    直到…它看到浑身血污的宁凡,以及宁凡身后的浮尸连天!

    天可怜见!那些浮尸不是普通生灵啊,那可都是不死生灵!居然…居然被宁凡成片成片的屠戮!

    山魈有些发抖,宁凡带给它的危机感太大了,它从宁凡的剑意之中,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如此临近!它有了一种诡异直觉,它的不死防御越强,此子剑意的杀伤越大,斩它足矣。

    当它对上宁凡杀气未平的冰冷目光时,那发抖抖终于到了极致,将它亘古以来的骄傲全部扫碎一地!

    宁凡看了看山魈,没有对它特别在意。

    在宁凡看来,这山魈的不死力量也就比鬼卒化以前的尸奴王强上一线,但和鬼卒化的尸奴王相比,就差得多了。

    因为鬼卒化以后,尸奴王可是吸收了冥界鬼花的不死力量,这种程度的不死力量叠加在一起,已经不是单一的斩命剑意可以重创的了…

    “我想去十五层,方便让下路吗?”

    “方、方便,当然方便,前辈请自便,前辈请好走,前辈请自重…”山魈怂了,哭丧着猴脸赔笑道。

    宁凡满头黑线,这是他听过最怂的话!他是借路,又不是强抢民女,自重毛线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