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 第三百七十四章 无颜面对江东父老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七十四章 无颜面对江东父老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看好戏的观众朋友们没想到剧情会发展得这样的跌宕起伏,也懵逼了,纷纷在心里暗搓搓的猜测——看来,傅槿宴这个优秀得让人眼红的男人,也有搞不定的女人呀!真是一物克一物。

    想到这里,他们对宋轻笑那些羡慕嫉妒恨竟然减轻了一些。

    不得不说,女人就是一种奇怪的生物!

    宋轻笑将后背抵在门上,半天没有动作,似乎害怕傅槿宴会突然从外面闯进来一般,心已经跳得快从嗓子眼里冒出来了。

    “呼……呼……”宋轻笑翻了个白眼,有气无力的说道,“这个男人突然发疯吗!现在搞这一出,我以后无颜面对江东父老呀!还怎么在公司混呀麻蛋,本来这个身份都够惹眼了,现在竟然还……那些人背地里绝对会笑话我的,哎。”

    不过,她也不得不承认,刚才听到傅槿宴告白那一瞬间,心里是极度喜悦的,然而,这份喜悦维持不过三秒,就被这群打眼的吃瓜群众消灭掉了。

    有种自己的家事、心事被众人窥探的感觉,很不爽。

    “叩叩!”

    突然响起的敲门声把宋轻笑吓得差点一蹦三尺高。

    卧槽,难道是傅槿宴不死心的又要追上来说一句喜欢她吗!

    那她该怎么办?

    在她办公室里,没有其他人,再来一次这种情节,那她是开口还是不开口?

    麻蛋,好为难的说!

    (不得不说,女主你想多了)

    “笑笑姐,你在里面吗?”

    门外,传来了方米朵的声音。

    宋轻笑听到这声音,松了一口气,同时,心底有些淡淡的失落。

    “我在。”她转身将门打开,往外看了一眼,只有方米朵一个人。

    方米朵进来后,先是看了她一眼,然后捂着嘴大笑起来,“哈哈,笑笑姐,刚刚的场面我也看到了,傅总真是对你用情极深呢。你干嘛要跑呢?”

    宋轻笑皱着小眉头,撇撇嘴,“哎,米朵,我也不想跑的呀,但是我觉得在大庭广众之下做这种事,总有种被人当猴耍的感觉。唔,我和傅槿宴是猴子,你们是参观的人。”

    “我觉得吧,这种事,回家找个没人的地方慢慢说就行了嘛,为嘛非要在公司,还要搞得这么轰动,有种扰乱公共秩序的感觉。”

    方米朵闻言,笑得见牙不见眼,“或许,傅总是觉得你喜欢这样,才这么做的。”

    “开玩笑,我这么低调的性子,怎么会喜欢在大庭广众之下被表白呢,感觉很没有面子的好不好!”宋轻笑气愤的反驳道。

    “呃……我想,没面子的怕是傅总了,可怜的他,被你一个人扔在那儿,好一会才黑着脸走了,我都不敢凑上去,害怕被冻成冰块呢。”方米朵故意夸大其词,为的就是要让宋轻笑愧疚。

    她看见两人这样子,心里憋得慌,实在是想帮他们一把。

    有"qing ren"终成眷属的不是吗?为什么要彼此折磨呢?岂不是消耗时光!

    单纯如宋轻笑,果然信了方米朵的话,一时间有点尴尬,也有点后悔。

    也许,她应该朝他温柔或者羞涩的笑一笑,或者至少也说一句喜欢他再跑?那样会不会显得有良心一些?

    “其实,我刚刚心理什么都想不起来,简直慌得没边了,我也是下意识才跑的,哎,你说傅槿宴这厮,选什么不好,偏偏要选这么狗血的桥段呢?”

    宋轻笑无奈的吐槽,“这种送玫瑰外加当众表白的桥段,早就过时了好不好,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知道这些的。他这人呀,比较高冷,平时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所以我今天也是乱了手脚,被他打了个措手不及,不然哪会有如此丢脸的反应呢。”

    “唔,米朵,你说傅槿宴会不会是被谁忽悠了呀?才会用这么老套的招数?那人用心也太险恶了吧。”

    此刻,被称为“用心险恶”的方米朵正无语的看着她,但她又不可能告诉宋轻笑,是自己给傅槿宴推荐的书,然后他拿来用了吧。

    不过,她是真的没想到,傅槿宴不仅认真的把这本小说看了,竟然还会一字不差的照搬作者的情节,现学现用。

    真是有心了。

    “笑笑姐,话也不能这么说,不管傅总是从哪里学到的桥段,但他至少是一片真心呀。像你说的那样,他平时这么高冷的一个人,竟然会为了你做出这种当众表白的事,可见,心里是下了多大一番决心!可见他是有多喜欢你呀。你是没看到,那些女人的眼光呀,差点没羡慕死你。”方米朵不停的为傅槿宴说着好话。

    宋轻笑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愧疚的说道:“你说得也对,不过我的小心肝还承受不了那么大的刺激,哎,今天这事,算是让我给搞砸了。晚上回去给槿宴道个歉吧。”

    “女人不都喜欢这种么。”方米朵调皮的说道。

    “好哇,你个小丫头,竟然说我不是个女人!”宋轻笑丢了一个眼刀子过去,阴测测的磨着牙。

    方米朵见状,动作夸张的怕怕的往后退了一步,很没诚意的笑起来,“哈哈,女侠饶命,小的口误,小的自行掌嘴。求刀下留人。”

    宋轻笑翻了个白眼,顿时也忍不住笑起来,刚刚的害羞加郁闷的情绪顿时无影无踪。

    她觉得,她又能扛着煤气罐一口气上五楼了(什么鬼)!

    这边,傅槿宴回到办公室,脸色比上午回去的时候还严肃,还冷淡。

    看见他的人纷纷退避三尺,害怕殃及无辜。

    陈盛见状,大吃一惊,他知道傅槿宴是拿着玫瑰向宋轻笑表白去了,这下回来手里没有玫瑰,说明宋轻笑接受了。

    But!他家BoSS大人黑着个脸是为哪般?

    难道夫人既承认又拒绝?

    呸呸呸,这是什么说法!

    “陈盛,你点头又摇头的是想干嘛?”傅槿宴突然注意到他的动作,站到他面前,淡淡的看着他。

    “啊?”陈盛被抓了个正着,哆嗦了一下,差点吓尿了,口中不自觉的就问了出来。

    “傅总,您的玫瑰……”

    说完了,他好像才回过神来,自己这是问了不该问的,踩到雷区了,顿时懊悔得恨不得当场扇自己两耳光。

    叫你多嘴,叫你嘴比脑子快!

    傅槿宴挑起眉头,眼神莫名的看着他,“玫瑰送人了。”

    陈盛呼出一口气,就知道是这样,但是为何他如此脸黑?简直跟包公有得一比了。

    ,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